歷史探密/滬上「被平移」的老建築已超過十個

滬上「被平移」的老建築已超過十個。

上海發展得太快了,10年就足以讓曾經熟悉的地方天翻地覆慨而慷,歷史建築保護與城市更新似乎是一個永恆的矛盾。但越來越多人明白,保護歷史遺跡便等於收藏了上海曾經的珍貴歲月。

根據鳳凰網報導,很多面臨地塊規劃的老建築,都靠著「平移」這個大招,逃過了被拆除的厄運。很多老上海都未必知道,自1993年第一次對外灘天文台進行平移以來,目前上海被平移過的老建築至少有12個!

1933年—外灘天文台

魔都第一個平移的老建築

移動距離:24.5公尺

坐落於中山東一路和延安東路口的「外灘天文台」,雖然現在聲名不再,但要是追溯到130年前,人家可曾是外灘最著名的建築之一。

1843年上海開埠後,黃浦江上往來船只(尤其是國外商船)成倍增長。為了方便了解天文水情,法國人在1844年通過徐家匯天文台在外灘建了一座氣象信號台,成為了外灘名副其實最受「矚目」的建築。

這座天文台一運轉就是83年, 1927年天文台進行了擴建,並在塔樓的邊上建了一座長方形的群房,塔高升至48.8公尺。白色的塔身上有三段用紅磚鑲嵌,頂部也用紅磚裝飾,遠遠望去非常醒目。

1938年上海外灘信號塔照片。

1993年,外灘的道路要進行改擴建,而天文台正處於規劃後中山東一路中央,為了保護這座當時已近150歲的國寶級老建築,相關部門決定將它整體東移動。

當時還沒有成熟的老建築平移技術,天文台一天也只能移動幾厘公尺。即便如此,最後這個重達450噸的天文台還是成功移動了24.5公尺,而且沒有絲毫損壞,這在當時簡直是一個空前的創舉。

如今,外灘天文台的一層為歷史陳列館,陳列著許多老上海的照片,從中可以了解到外灘和上海的歷史文化。

二層咖啡廳氣氛懷舊,老式的留聲機播出三、四十年代的爵士樂,還有定時的鋼琴演奏,是個很雅致去處。

三層是一個圓形平台,周圍用欄桿圍著,站在平台可以眺望黃浦江和南北外灘,也是一個理想的攝影地點。

1998年—四明公所

存世220年的公所門樓

平移距離:23公尺

人民路上的四明公所門樓,是曾經轟動一時的四明公所僅剩的一部分。但它原來也並不在這兒,這個門樓是繼外灘天文台之後,上海第二個移動的建築。

四名公所又叫寧波會館,是1797年寧波旅滬同鄉集資建成的。最早的時候占地達到30多畝,建築面約800平,這裡主要用於寧波同鄉「寄柩(寄存棺材)」「供關帝(供奉關公)」,「義塚(收埋無主尸骸)」。


四明公所戲樓,現遷至青浦大觀園。

1874-1898年期間,法租界公董局曾先後兩次以築路等為由,強迫公所遷移,30萬寧波同鄉群起反抗,卻先後被槍殺24人。事後寧波同鄉掀起了大規模罷市罷工鬥爭,法領事迫於上海人民的反帝怒潮,才最終放棄了侵占四明公所。

1951年左右(解放後),四明公所「存放及運輸靈柩」的職能逐漸消失,公所也逐漸沒落。1959年四明公所原址被列為上海市文物保護單位,保存公所的紅磚門樓,上面刻下定海賀師章書「四明公所」,並立碑說明。

1998年,上海籌建中國人壽大廈,為了給大廈讓位,僅存的四明公所門樓又被整體平移了23公尺,西側用新設計建造的屏風玻璃跟相接的人壽大廈高樓相隔離。2002年4月27日被調整為上海市紀念地點。

2001—劉長勝故居

紅色革命聖地的兩次平移

平移距離:133公尺

中共上海地下組織鬥爭史陳列館,愚園路81號「劉長勝故居」也許很多人都去參觀過。不過這個建築原本也不在這裡,而且還平移不止一次!

1946-1949年,時任中共中央上海局副書記的劉長勝扮作「榮泰煙號」的小老闆,住在這棟洋房的二樓。以商人的身份秘密從事地下工作,當時的中共上海局書記劉曉常來這裡與他接頭。洋房當時就是中共中央上海局的秘密機關之一。

2001年,靜安規劃開發九百城市廣場,當時已經有著80多歲的劉長勝故居需要被保護性平移。這個時候建築平移技術已經相對成熟。採用採用轉角平移法,只用了30多個小時就完成了33公尺的平移。

但由於故居的隔壁還有房子未拆遷完成,影響建築平移軌道,劉長勝故居的整個平移工程不得不分為兩期進行,而二期工程整整讓建築移動了100公尺。

2004年,劉長勝故居作為中共上海地下組織鬥爭史陳列館正式對社會開放。927㎡的建築內設有三層展示區:底樓主要為30~40年代三個上海地下黨秘密聯絡點的場景介紹。

二樓、三樓是從「中共上海地方組織成立」、「前赴後繼、不屈不撓的鬥爭」、「開展抗日救亡運動」、「爭取和平民主、反對內戰」、「裡應外合解放上海」五大內容陳列展示。

2003年—上海音樂廳

平移和「長高」並行

平移距離:66.46公尺

建於1930年的上海音樂廳是全國第一座音樂廳。最早的時候這裡曾是南京大戲院,後來還做過電影院。1959年改為上海音樂廳後,數十年一直是上海最主要的音樂活動中心之一,在這裡表演過的大陸外音樂、藝術家數不勝數。

2003年,為了配合延安路高架的拓寬建設,上海音樂廳開始了平移工程。而這次的平移與以往不同的是,上海音樂廳是一邊升級改造,一邊平移的。

工程過程中,先在原地頂部加高了1.7公尺,然後開始向南平移,平移66.46公尺以後,又在新位址上,又往上頂升了1.68公尺,音樂廳面積足足增加了4倍。短短兩個月的平移完成後,呈現在世人面前的就是一個嶄新的上海音樂廳了。

平移期間,上海音樂廳還同時完成了內部整修,建築外觀未變,內部設施卻修繕一新。音樂廳裡大理石立柱、漢白玉石階、羅馬式吊燈、鏡框式舞台及浮雕裝飾都「修舊如舊」。而圓形穹頂貼上了800多塊金箔,更加富麗堂皇。

據說這座重達5650噸的上海音樂廳,平移工程總耗資1.5億元,成為了當時上海歷史上耗資最多、規模最大的文物保護建築平移工程。

2008年—瑞華樟園

中國大陸第一家昆曲傳習所重生

平移距離:95公尺,旋轉35度

矗立於上海市曹家渡以西的蘇州河畔的瑞華樟園,最早的時候名字很詩意,叫「水雲鄉」也叫「小蘭亭」,是昆曲藝術家徐凌雲在清末民初時期為了研習和傳承昆曲藝術而建的老洋樓。

這棟具有具有濃鬱民國時期中西結合建築風格的楊樓,曾是徐凌雲與梅蘭芳等藝術大師、愛新覺羅.溥侗等著名票友「雅聚切磋」的地方,曾被後人稱為「南伶傳習所」。

1930年-1997年期間,這裡數次易主:曾是「美麗牌」香煙陳楚湘的私人府邸,也曾是復旦大學藥學院創始人宋梧生的大中化工廠,還曾是「南林中學」,最終歸屬華東師範大學。

隨著周邊「復興村」舊村改造工程的立項,擁有百年歷史,承載了數不清的蘇州河故事的老洋樓,因年久失修一度面臨被拆除的尷尬境地。2008年,為了留住這段彌足珍貴的歷史,地塊開發商決定將老洋樓「平移保護」。


平移前的老洋房。

那年7月,老洋樓不僅成功「平移」95了公尺,同時還頂升2公尺,旋轉了35度。為了再現老洋樓的晚清風韻,此後幾年時間,集團邀請了無數專家潛修建築內外,讓老洋樓再次成為蘇州河畔標誌性景觀。

重生後的老洋樓正式冠名為「瑞華樟園”,簡樸而對稱的棋盤式建築展現出恢弘高雅的文化韻味。珍稀紅木屋頂包梁,精雕細琢梁下棹木,優美複古石材家具、精細銅質扶欄等,無不散發著優雅高貴的上海灘老建築韻味。

2009—福新第三麵粉廠

蘇州河畔「民族工業標本」

平移距離:50公尺

上世紀20年代初,「三新財團」是個讓人眼前一亮的辭匯,是著名紅色資本家族榮氏兄弟數十年打造的茂新、福新、申新的統稱,財團雄踞麵粉、棉紗兩界,分別占據全國麵粉、棉紗產能的1/4和2/7。

如今矗立在蘇州河畔的「福新麵粉廠」就是榮氏家族在上海的產業之一。這棟建於1916年的古老建築,承載著榮氏家族的昔日輝煌,被建築專家稱為「上海民族工業起源和發展的標本」。

2009年,蘇州河畔的光複西路需要拓寬,麵粉廠正好位於拓寬工程範圍內,同時建築因離西康路橋過近而被遮擋,觀賞效果不佳。因此這次的工程不僅包含了平移,還要旋轉,才能將建築更醒目地矗立在蘇州河畔。

麵粉廠先向西平移動了10公尺,到位後再順時針旋轉16度,使老建築達到了外界觀賞視角的最佳點。這次工程平移總長達到了50公尺,整個施工規模僅次於音樂廳平移。

2010—民立中學校舍樓

第一個爬坡升高的歷史建築

原址:向西南方向平移57.6公尺

民立中學校舍樓原本不屬於民立中學,而是上海灘著名顏料巨賈邱信山、邱渭卿兄弟的超級豪宅,而且是兩棟!如今僅剩的一棟,還位移了50多公尺。

1920-1930年間,發家後的邱氏兄弟,本著「友愛彌篤,有分有合」的理念,出資建造了有著同一式樣,四周臨空獨立、但園內相通對稱的「雙子花園洋房」。


洋房室內實景。

這是兩幢中西合璧的花園洋房:清水紅磚牆,人字形屋面,紅色平瓦鋪蓋。正面為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巴洛克式山牆、歐式外廊;北立面則有江南水鄉建築的特色,被建築界的行家們成為藝術品。


民立中學校舍樓老照片。

西側的洋房因在抗日戰爭期間出賣給漢奸顧煥章,抗戰勝利後收歸公有,在做了一陣子「新生活」俱樂部後被拆除。東側的建築在1940被民立中學買下,成為現在大家熟知的民立中學4號樓。


民立中學校舍樓。

2010年2月,因地鐵13號線以及大中裡(今興業太古匯)專案的規劃建造,這棟近百年歷史,面積達1780㎡的大宅整體東南方向整體平移了57.6公尺,同時還升高了0.4公尺。這也是魔都第一例採用爬坡升高的建築物平移。


南立面修復效果圖。

平移後的大宅由興業太古匯專案方修繕維護,修繕後被重新命名為「查公館」,日後將經營公尺其林餐廳以及高定品牌。


室內修復效果圖。

2010年—大洋房

史上最脆弱的大樓平移

平移距離:39.1公尺

浦東東方路11號有個叫大洋房的假四層(三層+閣樓)老建築,正經名字叫「上海市江海北關驗貨場辦公樓」。1906年,因為通商貨物多,為了對檢驗工作進行管理而建成的,如今大洋房已經111歲高齡。

2010年,為了配合博配套工程、浦東濱江大道的建設,已經104歲高齡的上海浦東大洋房開始了「平移」歷程。相比較之前那些老建築的平移,年逾古稀的大洋房的搬家過程格外不易。

因大洋房二三樓內部幾乎沒有支撐牆(內部是木隔假牆,不是磚牆),而一樓的房間縱向牆體又不在一條直線上,結構出乎意料的脆弱。為加固而交錯架設的鋼桁架讓大樓看上去猶如一座盤絲洞。五花大綁後的建築推進力仍然很難平衡。

大洋房的平移也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向南平移36.1 公尺,第二階段再向東平移3 公尺,並整體頂升0.9公尺。雖然這時候的建築平移技術已經十分成熟,但大洋房當時平均每天只能移動4公尺左右。

2014年—梅林正廣和大樓

上海最大的老建築平移工程

平移距離:38公尺

1935年,原英商正廣和集資建造了正廣和大樓。這棟6層,總面積達到7000㎡的龐然大物,據說當時總共花費了1.5萬兩白銀,主要作為公司的汽水倉庫使用(1996年被改造為梅林正廣和集團辦公大樓)。

最初建築位於當時的英租界內(福州路上),這是一棟清水紅磚牆的框架式結構建築,各立面縱橫線條構韻味濃重,在那個年代十分罕見。

1999年被列為「上海市優秀歷史建築」的同時,還被登記為「不可移動文物」。

2010年左右,大樓所處的地塊面臨整體開發,而正廣和大樓正處在地塊中央位置,一度成為地塊開發的一大難題。經過兩年多的研究討論,最終還是決定將將老建築保護性平移至濟寧路路口。

2014年11月,魔都有史以來平移體量最大的一棟建築,啟用了了近30台200噸的平移千斤頂,最終順利平移了38公尺。據說平移這棟面積7000平方公尺的老建築,費用甚至超過了重建一棟全新建築。

2014年—啟秀實驗中學東樓洋房

路線最複雜的建築物平移

平移距離:49公尺,旋轉93.73度

百年老校啟秀實驗中學內,思南路37號,有兩棟90多歲磚木結構的3層老洋房。由於他們在1925年與皋蘭路1號的張學良故居同期建設,因此這兩棟洋房也被稱為張學良樓的姊妹樓。

除了是張學良樓的姊妹樓,兩棟洋房與孫中山故居也僅有一牆之隔。因此雙雙被列為衡山路—復興路歷史文化風貌保護區內的保留歷史建築。

雖然從未涉及市政改建與商業開發,但東樓洋房與擴建後的啟秀實驗中學教學樓距離太近,給學生們帶來了安全隱患:兩棟樓最近相隔僅0.9公尺,幾乎能推窗握手,一旦發生火災,消防車都開不進去。


另一棟雙子樓。

2007年中學第一次提出東樓洋房的平移申請, 但因洋房距孫中山故居太近而擱淺。此後校方請來了多位文物專家,論證東樓平移方案的可行性。這一等,就是7年─2014年9月,老樓的平移申請終獲通過。

最右側樓原本在中間大樹左邊。

不能影響孫中山故居,還要避開地鐵10號線,老樓的平移路線頗為複雜:先沿橫軸向東南方平移36公尺,再順時針轉動93.73度,然後向東北平移11.641公尺,最後向東南平移2公尺。歷時3個半月,工程最終於12月19日完工。

2016年—沈宅

上海百年民居「第一移」

平移距離:100公尺

沈宅,一幢始建於1860年,157年歷的大宅院。它位於上海的老城廂─花衣街116號,外灘萬國建築群落當中,它的主人沈義生是晚清「朱、王、沈、鬱」四大沙船巨商之一。


平移前的沈宅。

沈宅具有濃鬱的江南民居特色,保留傳統的基礎上在細部採用了西方古典建築風格。從現今留存下來的紅磚拱券、磚作儀門、鏤雕精細的翼狀木飾,細緻精美之處仍能讓人感受到當年那個盛極一時的沈家大宅的風采。

見證了上海民族商業的百年變遷的沈宅,可能是150年前上海外灘的房子的唯一一個記憶節點了。

老宅所在位置,正好位於「綠城黃浦灣」園區紅線邊界。如果原址修復必然會突破用地紅線,涉及規劃調整,困難重重,為了更好地保護這座百年建築,綠城對這座宅院進行了整體平移。

平移工程共耗時一個月,先將老宅旋轉90°,再平移百公尺。平移後的沈宅將修繕保護並永久留存在黃浦灣住區之內。雖然魔都平移建築不少,但年逾古稀的「民間老宅」平移,在上海還是首例。


平移後的效果圖(二排白牆建築)。

2017年—玉佛禪寺

百年古剎的5年修繕之路

平移距離:30公尺

擁有百年歷史的玉佛寺,在上海人心目中的地位不亞於外灘。很多市民初一、十五必到玉佛寺燒香祈福,比我們上班打卡還要准時。這座百年古剎也將被平移,不過這次不是因為外部規劃,而是內部安全原因。

寺院始創於1882年,現存建築是寺院從江灣遷到安遠路後建成的(1928年左右)。因為建築年代久遠,玉佛寺一度存在建築結構安全和消防安全等多重隱患。為了消除這些隱患,古剎於2014年開始了預計長達5年的修繕工程。

根據市級優秀歷史建築的保護要求,玉佛寺保留了天王殿、大雄寶殿兩座建築,另外還增設了觀音殿。為了騰出更多的公眾活動空間,室內的寺內的大雄寶殿將借助現代科技向北平移30公尺。

雖然2014年就提出平移,但大雄寶殿的平移工程今年才會啟動,平移後的玉佛寺殿前廣場面積將增加近一倍,原本約495平方公尺擴大到了995平方公尺。而在建築平移期間,寺院仍對外開放,正常宗教活動也不會停止。

除了以上12個老建築,據說西宮也將被整體保護性平移。這些先人珍貴的留存,不僅會讓城市充滿土地的厚載感和文脈傳承,也會給後人留下追溯歷史的永恆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