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瑩穎家人:出現在塞勒姆鎮的女孩並非本人

章瑩穎家人:在塞勒姆的女孩非本人。

​當地時間11號,在美遭綁架的中國大陸訪問學者章瑩穎家人向央視記者表示,他們確認曾出現在伊利諾伊州塞勒姆小鎮的女孩並不是章瑩穎本人。

根據鳳凰網報導,此前,距離章瑩穎學校所在地香檳市200公里的伊利諾州塞勒姆小鎮當地,有多位目擊者向趕赴塞勒姆小鎮查找的章瑩穎家人表示,曾「見過章瑩穎在當地出現」,時間為6月16號。7月11號早上,塞勒姆警方將一段攝於5月19號的影片出示給章瑩穎家人,據悉,影片中的女孩與6月16號在小鎮上現身的女孩確認為同一人。但經章瑩穎家人辨認,影片中的女孩並不是章瑩穎。章瑩穎家人據此判斷,6月16號現身塞勒姆小鎮的女孩並非章瑩穎。

早前報導:

隨著越來越多圍繞中國大陸訪問學者章瑩穎在美遭綁架案的事實浮出水面,關心章瑩穎的人們也發出了越來越多的疑問。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既然嫌疑人克里斯滕森已經落網,為什麼不能對他加以審問,獲取章瑩穎的下落呢?據有人在社交網站上所提供的資訊,一位疑似章瑩穎的留學生曾在其失蹤一個星期後出現在美國伊利諾州塞勒姆小鎮,這條線索可靠嗎?負責為章瑩穎家人提供法律諮詢服務的芝加哥華人律師王志東對這些問題做出了回應。

律師:嫌犯不說章瑩穎下落在美國無人能強迫

目前,嫌疑人克里斯滕森已經落網,為什麼不能對他加以審問,獲取章瑩穎的下落呢?律師王志東表示,在美國刑事案件的偵查當中,嫌犯有權利保持沉默,任何人沒有這個能力強迫嫌犯提供口供,尤其是對他自己可能不利的口供,這是美國的司法體制。

嫌疑人拒不交代下落,為案件偵破增加困難,不說話不等於不能定罪,但是一定要有相關的人證物證。

章瑩穎家人赴塞勒姆鎮尋找其下落

當地時間9日,負責為章瑩穎家人提供法律諮詢服務的芝加哥華人律師王志東,代表家人向央視記者證實,章瑩穎家人曾於6日趕赴距離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約200公里的塞勒姆鎮,查找章瑩穎的下落。

他們在當地沿街走訪了眾多商家,有七個人分別證實了他們曾見過章瑩穎。其中有人提供了非常明確的資訊,認為章瑩穎是在6月16日,也就是章瑩穎失蹤七天後出現在塞勒姆小鎮,她背著在失蹤當天所背的雙肩包,在當地向商家兜售首飾。

美聯邦調查局質疑消息的邏輯性 將進一步調查

當地時間7日,美國聯邦調查局召集章瑩穎的家人開會並作出回應。聯邦調查局調查人員稱:他們對有人說在塞勒姆見過章瑩穎的事情曾有了解,但他們對該資訊提供者的動機表示懷疑;他們表示會派探員去做進一步的調查。聯邦調查局還對該消息的邏輯性及合理性提出質疑,認為章瑩穎在失蹤一個星期後出現在距離兩個多小時車程的地方並兜售珠寶,卻沒有和任何家人聯繫,這在情理上完全解釋不通。

章瑩穎家人對聯邦調查局的答覆表示不滿,他們敦促聯邦調查局對此事進行跟蹤調查。

律師:此案存在諸多不合情理之處還需調查

王志東律師認為,在本案中,不合情理之處其實有很多,而這些仍需要進一步的證據才能解釋。


章瑩穎家人前往塞勒姆鎮尋找其下落。

比如聯邦調查局在6月30日宣布,他們確信章瑩穎已不在人世,但至今卻拿不出有力的證據來支援他們的判斷。王律師表示,在塞勒姆小鎮上發生的事情究竟將對該案產生何種影響,在案件所有證據都呈現出來之前,做判斷還為時尚早。對於小鎮沿街商鋪的錄影,章瑩穎家人要求聯邦調查局做進一步調查。

此外,王志東表示,從嫌疑人的角度看,沒有人想到他會是一個嫌疑犯─過去沒有任何犯罪記錄,在讀博士生,做助教三個學期,三個學期都被評為是優秀助教,平常周圍的人都認為這個人聰明友善,他居然涉嫌做了這樣的事情,這都說明不合情理的地方還有很多。

聯邦調查局稱,他們認為這個人已經不在人世了,但是又一直拿不出證據來,這些也都是非常不合情理的事情。


嫌疑人克里斯滕森。

章家人與FBI產生衝突?不同立場有不同考量

章瑩穎家人找女心切,在已知範圍內爭取著每一個可能,而美聯邦調查局卻認為家人的擅自行動會對案件調查以及家人心理產生負面影響。這是不是意味著雙方產生了衝突?王志東對此表示,這只是他們站在不同立場上的不同考量而已。對於章瑩穎家人來說,找人,始終是第一位的,只要有任何希望,都要去尋找。

而美聯邦調查局認為,章瑩穎家人做這樣的事情應該與其先協調,其實這裡面並沒有任何衝突。王志東說:「這個線索FBI以前也並沒有認真去追尋過。我相信在今後的一兩天,兩三天,一定會有新的發展,這個案子會有新的發展。」

不管怎麼樣,仍然期待著章瑩穎能夠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