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書店24小時不打烊 伴隨每個深夜遊蕩的靈魂

安徽省合肥市三孝口24小時新華書店。

兩年來,每到深夜,當大部分顧客離去,有一些人卻走進書店。他們中有喜歡夜讀的市民,有自習的大學生,有外來務工人員,也有流浪者和拾荒者。

根據新華網報導,書店從來不驅趕任何人,工作人員說:『有些人經常看著看著就睡著了,但他們只要來看書,哪怕只看一頁、只看一行,都是我們的讀者;甚至有的人只是進來休息,我們也覺得自己的工作是有意義的。』 ——2017年高考山東卷語文考試作文題目

這是一家24小時不打烊的書店,這是一個成為了高考作文題裡的書店,這更是一家你有故事它有書的書店。今年,安徽省合肥市三孝口24小時新華書店,成為高考山東語文作文題目的材料,讓這家書店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明星書店』。

晚間,城市的喧囂逐漸散去,三孝口新華書店依舊燈火通明,愛閱讀的市民、自習的學生、購書的讀者匯聚於此。24小時營業模式為市民提供的不僅僅是一間書店的功能,更多的是為人們提供了一個晚間閱讀、安靜休憩的場所。

每個來到書店的顧客都有著他們與書的故事,每每當我們閱讀時,或被書中那精彩的文字所吸引:或沉浸於書中那動人的情節,亦或者是勾起我們初讀最愛的那一本書時美好的回憶。

清晨,60歲的劉曙光正在書店4樓落地窗前閱讀一本介紹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將帥的書。他說在這裡看書算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的愛人在多年前去世了,孩子在離此地近20公里的濱湖新區成家立業。

不愛喝酒打牌的他把書店當成了第二個家,一周有一半的時間耗在這裡,『歷史類、傳記類每天看上一本,書架上的看完一大半』。最近,這個『留守』老人『粉』起了千里之外與他年齡相仿的普亭,『讀了關於他的書,覺得他是一個真男人』。

上午,在合肥一所高校學法語的張雯在書櫃旁的U型角落裡又完成了一次學習型『刷夜』,身邊的法語書壘成了『小山』。兩個月前的一天,因為在市區玩得太晚,沒有公車回學校,她無意中闖進這座少數『0點後還亮著燈』的大廈,猶如發現了一個新大陸,從此成了老主顧。『讀書意味著可以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她笑著說,這裡沒有網路,手機也只用作查單字。『在這裡過夜,我只想看書,什麼都不用想。』

清晨6點書店5樓的一隅,迎來了今天清晨的第一位顧客——54歲的劉蕾,她正在閱讀一本《清朝二十六后妃》。2015年12月劉蕾退休,她的孩子在武漢讀大學,這讓她前所未有的放鬆,早上醒得早她便散步來此,有時一呆就是整整一天。『我一直喜歡看書,以前因為家庭、工作,壓根沒有完整的閱讀時間,現在我想補回來。』

上午,44歲的陳明松正在閱讀一本經管類圖書。猶如電影《幸福終點站》裡的東歐人維克多·納沃斯基陰差陽錯被困在紐約甘迺迪機場,陳明松卻自得其樂的在這個濃縮的物理空間裡發現了一個豐富的人生世界,在這家書店的4樓『挖掘』著自己的人生。這天,是陳明松住在書店滿月的日子,他合上通宵看完的一本企業家回憶錄,顯得有些激動,扳起手指數著自己一個月來的閱讀『戰果』,『馬雲、劉強東、任正非、王健林……這些都是我的榜樣』。

小學五年級就輟學的他一直懷揣著做企業家的夢,然而除了上世紀90年代經營過售賣瓜子香菸的小賣部外,他的這半生似乎與企業並不沾邊。一個月前,他帶著一部損壞到只能用來看時間的直板手機鑽進了24小時書店,再也沒有與家人聯繫。在他看來,家人不理解他,但成功學一定能讓他邁向成功。他向記者討了一些錢用來買早點,『這錢算你借給我的,等我發達了十倍奉還』。

合肥六中的學生王瑞龍正在合肥三孝口24小時新華書店內自習。王瑞龍幾乎每天都來這裡,他說沒有24小時書店的時候經常會去臨近的圖書館,但是圖書館晚間開放時間短,不夠學習時間,24小時書店這種安靜、並且配備靠窗閱讀的桌椅讓他喜歡得不行。王瑞龍每天帶上一盞小台燈,在車水馬龍的窗前坐下,自習至夜裡11點左右。

28歲的書店工作人員王婷正在整理書櫃。王婷2013年底加入24小時書店運營團隊,成為了五樓社科館的一名『閱讀顧問』,這裡有社會科學、經濟管理、歷史和人物傳記等方面的藏書2萬餘冊。與一般的導購不同的是,王婷的工號牌上印著自己的微信二維碼。『解決讀者疑問、傳遞圖書價值、引導客戶購買』,是她入職之初倒背如流也銘記於心的工作準則。

40歲的沈作成在書店四樓的長椅上睡著了。此時,他已經在長凳上睡了40分鐘,一天的勞累讓這個四處找活幹的鋼筋工有點支持不住,手上薄薄一本口袋漫畫書沒翻完就掉在地上。他被保安叫醒,明顯有些不知所措,睜著布滿血絲的眼睛一個勁兒發愣,緩了好半天才從身邊的行囊裡到處翻找證件。他來自山東煙台,已經在合肥的工地上工作了半年,明天天一亮,就將啟程去蕪湖找新的活幹,『今晚就在這裡湊合一夜,有空調吹還有書看,多難得!』

30歲的孫曉明(中)正在書店內看書。孫曉明來自邯鄲,在合肥一個工地上工作了4個月,每天在工地上穿梭的孫曉明總能看見這個不熄燈的大樓,他很好奇,今天來看個究竟,發現這是一家書店。孫曉明說自己是個打工的,看的書少之又少。

但有一本書讓他如數家珍,是他初中時在學校閱覽室借到的一本《上下五千年》,他說歷史很有趣,有很多很多的故事,至今他還能記得那本書上的很多的細節。他說自己可能來書店的次數很少,平時工地做工太辛苦了,下個月他就要離開合肥到下一個工地,而他會記得曾經來過的這個書店。

晚間,50歲的保安張洪正在看書,張洪平時是白晚班輪替,不上晚班的時候喜歡來書店看看書、選書。『平時在家除了看電視沒有別的選擇,自己電腦和手機都「玩」不好,最近發現了這個24小時書店,白班下班後就喜歡來這裡看看書。我最喜歡歷史故事了,特別是歷史人物故事。』

趙加坤(左)在閱讀間隙依靠在女友周海燕身邊休息。他倆說,兩人平時白天工作很忙,有時候還會加班,相聚的時間不太固定,有時就算見了面也很晚了,來不及逛街,更不能看電影。喜歡閱讀的兩人便將相會的地點定在了書店,一般會一直呆到近12點。安靜、舒適、能夠閱讀是他們喜愛這裡的理由。

如果你也熱愛閱讀,就留言說出你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