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賈躍亭的下半場

賈躍亭7月6日在他個人微信公眾號發表了「我會盡責到底」的公開信。

當賈躍亭7月5日踏上飛往洛杉磯航班的那一刻,他人生的上半場其實已經結束。未來的樂視和賈躍亭漸行漸遠,未來的法拉第(Faraday Future)和賈躍亭漸行漸近。人們關心的是:和賈躍亭捆綁的法拉第,會因為賈躍亭的到來而更有未來嗎?

根據快科技報導,7月6日,賈躍亭在他個人微信公眾號發表了「我會盡責到底」的公開信,稱「會承擔全部的責任,並懇請大家給樂視一些時間,會把金融機構、供應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還上」。並稱,「再大的擠兌,也擠不垮我們變革汽車產業的夢想。」

當天晚上,樂視網發布公告:賈躍亭辭去樂視網董事長一職,孫宏斌、梁軍、張昭成為樂視網非獨立董事。

據隨後的媒體報導,就在賈躍亭發表公開信及樂視網發布公告的前一天,賈躍亭已經登上飛往美國的航班。

賈躍亭的離去,帶有幾許「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色彩,甚至還會讓人聯想起徐志摩的《再別康橋》:「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

然而,現實沒有這麼浪漫。人們想知道的是:而今已是兩手空空的賈躍亭,拿什麼為金融機構、供應商、樂視員工「盡責到底」?又拿什麼拯救他的法拉第未來?

賈躍亭離職 實為拯救樂視之策

辭去樂視網所有職務,看起來更像賈躍亭保護樂視網的最後一招。與此同時,他也徹底失去對金融機構、投資者、樂視員工負責的資本。賈躍亭「我會盡責到底」,實際上是一句空話。

賈躍亭的離去,意味著他人生的上半場已經結束;當然,樂視的上半場也隨之結束。

可以預見的是,沒有賈躍亭的樂視,將逐步放棄所謂「生態模式」。生態模式是賈躍亭的情懷,決不是孫宏斌的情懷。對於目前的樂視來說,活下去才是頭等大事。也許不久,孫宏斌就會揮舞起他的大刀,果斷砍去樂視體育、樂視手機(包括酷派手機)、樂視金融等非上市板塊,最終能保留下來的也許只有樂視網、樂視致新(即樂視電視)、樂視影業。同時,不排除孫宏斌再次為樂視三大塊輸血的可能。

賈躍亭尚在時,孫宏斌要求樂視上市公司必須與非上市板塊切割;可以斷言,賈躍亭離去之後,孫宏斌將要求樂視三大塊(樂視網、樂視致新、樂視影業)與賈躍亭切割,以期盡可能淡化賈躍亭對樂視帶來的負面影響。畢竟,繼續貼著「賈躍亭」的標籤,對樂視百害而無一利。

試想:如果一個公司無論融資多少錢都不夠折騰,那一定是這個公司的模式設計出了問題。因此,賈躍亭的模式崇拜心態,到了必須扔進垃圾桶的時候。

賈躍亭並不認為他的樂視生態模式是一場「龐氏騙局」,但是今天的樂視系看起來確實和當年崩塌前的德隆系有幾分相似。

有人說得好:如果蘋果手機消失了,很多人會感覺不適;如果微信和支付寶消失了,很多人會茫然無措;如果淘寶和京東消失了,網購族會發瘋抓狂……如果樂視消失了,你沒有什麼感覺。

賈躍亭神話的破滅,足以警醒全社會反思:這幾年,我們對新商業模式的迷戀是不是到了該檢討的時刻?過度放大新商業模式的價值,已經毒害了很多中國大陸企業。

回頭看,樂視奇蹟更像一場人造夢幻!

法拉第不會因為賈躍亭的到來而擁有未來

我不知道當賈躍亭抵達法拉第未來總部時,人們會以什麼樣的眼光看著他:「這就是那個在中國大陸欠了一屁股債然後過來拯救我們的人嗎?!」

是的,這就是聲稱「再大的擠兌,也擠不垮我們變革汽車產業的夢想」的人造英雄賈躍亭。

賈躍亭的到來 對於法拉第未來究竟是福是禍?

就在6月28日的樂視網年度股東大會上,賈躍亭坦承,「汽車因素是資金問題的首要因素,手機業務是第二因素」。但是在7月6日的公開信上,他堅稱將把汽車夢想堅持到底。

早在樂視危機總爆發之前的7月3日,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即對樂視汽車的未來做出預判:「樂視做汽車成功的可能性接近於零」。現在,我要稍稍修正一下我的表述:「賈躍亭做汽車成功的可能性接近於零」。

賈躍亭的下半場

著名財經自媒體「懂懂筆記」主筆董軍持相似的觀點,她說,法拉第未來做汽車太難了,「賈躍亭除了一屁股債,還有信譽徹底壞掉了。」

法拉第公司試圖與樂視實施切割,其高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身在硅谷的法拉第和樂視是截然不同的兩家公司,樂視危機並未影響到自身製造電動車的業務。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耳熟,此前樂視網也曾對媒體表示,「樂視手機和上市公司樂視網是兩家公司,公眾不應產生錯誤聯想」。

雖然人們至今說不清楚法拉第未來和賈躍亭到底什麼關係,但樂視和法拉第未來背後都站著賈躍亭卻是不爭的事實,這決定了樂視和法拉第未來不可能是兩家不相幹的公司。

事實上,法拉第未來正在經歷和樂視相似的遭遇,只是法拉第未來看起來還沒有像樂視那麼糟糕。

賈躍亭的下半場

法拉第未來在內華達州的工廠 目前處於停滯狀態

目前,法拉第未來位於內華達州的工廠專案仍處於停滯狀態。此前,內華達州官員公開質疑樂視並無實力支援該專案,甚至稱樂視模式為「龐氏騙局」。

3月7日,賈躍亭曾在其微信公眾號上高興地宣布,「前寶馬集團全球CFO(首席財務官)Stefan Krause,出任法拉第未來全球CFO。」

然而4個月過去了,Stefan Krause光鮮的經歷並沒有給拉法第未來帶來它想要的資金。

法拉第會因為賈躍亭的到來而變得更加美好嗎?沒有人敢給出確定的答案。

在6月28日的樂視網年度股東大會上,賈躍亭再次重申:「樂視汽車板塊要快速完成A輪融資,盡快拿出量產車」。事實上,早在今年年初,賈躍亭就曾對外釋放類似的消息。

問題是,拿什麼「快速完成融資」?拿什麼「盡快拿出量產車」?我相信賈躍亭心中並沒有答案。這些年,將願望當做事實來表述,已經成為賈躍亭的表達習慣。

我對賈躍亭的汽車夢想一點都不樂觀。這其實是一個顯而易見的結果。

對於當前的法拉第公司來說,沒有什麼比缺錢更讓人著急了,然後,融資何其難也!淡化賈躍亭標籤的法拉第未來尚無法實現融資,貼上賈躍亭標籤的法拉第未來憑什麼融資?

一個必須承認的現實是:今天的賈躍亭,事實上已經變成樂視和法拉第未來共同的負資產。賈躍亭以為他趕往美國是來拯救法拉第未來的,事實上,他嚴重高估了自己。

美國媒體同樣有類似憂慮,認為賈躍亭介入越深,法拉第未來融資越難,「如果賈躍亭的計劃是在法拉第公司擴大自己的存在,那麼投資機構真的有興趣投資法拉第嗎?」

事實上,將法拉第未來放在全球新生代汽車版圖下來看,很難說它有什麼綜合優勢。人們依稀覺得,那場在CES上看起來玄之又玄的新車發布,背後可能隱藏了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平心而論,FF91未必比同樣由中國大陸人投資的蔚來汽車更有優勢。

法拉第未來本來是一家很有創新基因的公司,卻因為賈躍亭的介入而變得華而不實。

賈躍亭的下半場

賈躍亭到了「夢醒時分」

稍一留意你會發現,即使遭遇如此重挫,人們仍然看不到賈躍亭做出深刻反省,人們看到的是賈躍亭繼續「蒙眼狂奔」。

有道是,在同一個地方栽倒兩次的人最愚蠢。

對於今天的賈躍亭來說,或許坐下來想一想「我錯在哪裡」,比繼續蒙眼狂奔有價值一萬倍。

「只要模式足夠領先,錢不是問題」,這是賈躍亭平生最得意的一句話。

賈躍亭還有一句話,同樣廣為流傳:「樂視模式一般人看不懂,看懂樂視模式需要15年」。

仔細一想,你會發現這兩句相互矛盾。要讓人認識到樂視模式的領先性,才有可能融資(所謂「錢不是問題」);如果人們看懂樂視模式需要15年,那誰還會投資樂視呢?

這就是樂視體系陷入資金危機背後的邏輯鏈條。

在6月28日的股東大會上,賈躍亭這樣有一番表述:「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如何能夠協同?如何能夠生態化反?這是我們在高度關注的事情,其實樂視的成功在於互聯網生態模式,不同的產業之間打破產業邊界所創造的全新的價值,看似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是兩個體系,其實我們會把非上市公司當中有價值的資產逐步整合到一起。」

大家請注意,賈躍亭的表述裡出現了「樂視的成功在於互聯網生態模式」,以及「不同的產業之間打破產業邊界所創造的全新的價值」。顯然,賈躍亭仍然沉浸在樂視生態模式成功的幻象之中,公眾期待賈躍亭對樂視危機做出深度反省幾乎是不可能的。

正因為樂視危機的根源在於頂層設計錯了,因此,我們可以預測,堅持生態思維的賈躍亭還會在同一個地方再次栽倒。這實際上意味著,賈躍亭的汽車大夢依舊不容樂觀。

賈躍亭的下半場

樂視危機甚至已經累及融創中國大陸,據媒體報導,其市值最近4天縮水逾80億港幣。

聰明如孫宏斌者,也有看走眼的時候;固執的賈躍亭,只會摔得更慘。

賈躍亭的下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