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我的前半生》反映家庭主婦婚後的命運

《我的前半生》宣傳照。

《我的前半生》都看了嗎?看到第幾集了各位,許是小編的腦子被雷劈了,一路花生配著快進,竟也前前後後看到了當前播出集數。

想聊的,很多。

對,是個狗血劇沒錯。尤其是打著亦舒大IP來吆喝的,沒什麼可比性。

根據台灣網報導,很多人說何苦披一個亦舒外殼進行版權購買啊,跟書裡的魂魄相差太遠了。差到什麼地步呢?所有亦舒粉,一頭轉到劇裡,絕對撐不過半集,就要憤然罵街!

瞧瞧亦舒筆下的女性時髦又得體,貫穿靈魂的是『體面』二字,是寧死也不肯丟掉面子的,萬變不離其宗的要旨只有一個『做人至要緊姿勢好看』!

而馬伊琍作為書中女主,先不說出場穿的衣服何止談不上得體,簡直醜到爆炸,還上來就撕破臉皮,說什麼『如果經歷了婚姻,就知道尊嚴和教養不值一提』。

真是在扇亦舒耳光啊!

可『劇粉』持什麼態度呢?

『我沒看過原作,可演員演技好啊』、『人物性格不討好,但演員演技好啊』、『馬伊琍衣服真醜,可演技好啊』、『劇情拖是拖了點,狗是狗血了點,但和民眾共鳴深啊』!

至此,『書粉』和『劇粉』撕成了麻花,中了劇毒的人以一句『不喜歡別看啊』作為結語。

總歸這劇,壓根不是拍給『書粉』看的。

編劇聰明,知道亦舒的小說難搬螢幕,畢竟她書裡的人,不管遇到多大的事,一概沉著冷靜,天大的事,睡醒再說,絕不失態。

這樣的人放在影視劇中,太過單一,觀眾看不了兩集就會換台,塑造的人物不立體也沒戲劇性。

所以編劇在一開始,為了塑造馬伊琍飾演的子君有前後反差,很低能的,對,原諒我用這個詞,就是很幼兒的將前期的馬伊琍塑造成了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闊太太,對人勢利講話刻薄,整日遊手好閒,一切以老公為中心,調查一切和老公有工作往來的女性,簡單說來就是一個五谷不分四體不勤,頭腦簡單無聊透頂還疑心病重的家庭婦女。(此處對家庭婦女無貶損之意!)

相應的,在子君前期的人物刻畫上,為了突顯她的蠢,給這個人搭配出的衣服,醜出宇宙!

這兩件,像村婦一樣的毛衣是怎麼回事!土大款都沒這麼土的好嘛。

馬伊琍皮膚偏黑,給她一身淡粉加深粉的套裝又是想幹嘛?

以及,這種,走在街上,民眾都會頻頻嘲笑的紅配綠,奇怪到了極點!

先不說和亦舒筆下『白襯衫卡其褲加羊絨』的高級派頭大相徑庭,拋開原作,起碼作為一個審美不錯的闊太太,萬萬是穿不出這種紅綠燈的。

相較之下,同劇的好閨蜜——袁泉飾演的唐晶,可就高級太多。

質感極佳的灰色大衣搭配小巧精緻耳環,幹練聰慧的性格,呼之欲出。

她出場,衣服就沒錯過。所有人驚呼『子君明明就該穿成這樣才對嘛』!

所以不是劇組服裝化不行,明明是刻意為之。為的只有一個,不這樣就突顯不出後期子君遭遇婚變後的蛻變!不這樣,觀眾就看不出人物的前後反差感!

對,離了婚後的女主,瞬間成為美衣專業戶,衣品來了大轉彎!簡直精明又能幹,還聰慧到不行!

當然,戲劇一點是沒錯的,可也太低估了如今的觀眾智商。怕觀眾理解無能,用最膚淺的方式,表現出女性的涅槃重生。

誰說蠢人,就一定得是村婦附體,就一定得土掉渣,蠢人為什麼不能穿著得體?再者,誰說被老公劈腿的女人,前期一定是作到極點,蠢到極點,智商為負呢?婚變後,即刻神仙附體,哪哪都能幹了,哪哪都厲害了,時刻手握人生贏家的入場券,不搞笑嗎!

你們自己去看看前期馬伊琍塑造的子君,多麼討人嫌,恨不能讓她分分鐘原地爆炸!

婚姻終止,明明兩個人都有責任,在原著那,那個時期的子君不過是『以前四平八穩,像美麗的石頭,沒了生氣』,可一放到劇裡,成了毫無內涵,不作不死的女性。

拋開原作不說,這個時代,塑造的女性依然如此臉譜化,就像壞人永遠都面相猙獰一樣,說到底,還是對這個時代的觀眾沒信心,或向市場過度妥協。

還有一點讓小編氣婚頭的是,子君被老公『拋棄』後,從衣食無憂變成『階下囚』,從什麼都不會幹事的家庭主婦,一舉走向職場女性,是閨蜜唐晶幫她和社會重新接軌,讓她重新樹立人生價值,而後,子君竟然搶了唐晶的老公!?

有沒有搞錯???搶閨蜜老公,這不是狗血劇的標配套路?刷到劇透的彈幕時,差點昏厥當場。

可,不爭氣的小編邊看邊罵,還是一口氣追上了全民進度。洩恨完槽點,來說點亮眼的。

一句話,俗是俗了點,還是很爽的。

最要命的是請來了一流演技派,連陳道明這樣的演員都友情出演,演員配置實在服氣!

不知道為什麼這段有一種《深夜食堂》原版高仿號上位的迷之喜悅:

還有那個雷佳音,之前從未喜歡過這個男人,這次好感竟多過了靳東是怎麼回事(或許是靳東同質角色太多導致審美疲勞。。),總之,雷佳音是大驚喜。

被他收了心是他在『小三』和太太間進行兩難選擇,那種『天要塌我頂不住』的愁苦,被他演繹地太過生動。五官扭在一起,連連發出『誒誒誒』的哀嘆,那種大山般的壓抑和不知所措,全在那了。

吳越演的『小三』凌玲沒話說,外表楚楚可憐人畜無害,實則城府極深,從不刻意逼宮,卻暗地裡一步步將陳俊生推向離婚深淵。

再者,作為戲裡的女一女二,馬伊琍和袁泉自是演活了人物靈魂,怎麼說呢,忽覺70後女演員怎麼都那麼會演。包括嗓音、身段等先天條件,全都是沒得挑的。

說來說去,演員的好演技對追劇的群眾來說是最大加持,另外,除了上述劇情的幾處狗血外,很多人口中的接地氣,其實在這。

下面這段話開篇提到過,雖與原作展現的內核南轅北轍,但女主角的這段台詞,說是中國大陸家庭婦女的真實寫照一點不為過。

好多在家相夫教子的女性看完這劇,都瘋了,都想出去工作了!

你想想啊,亦舒筆下的女人大多沉著冷靜,離婚雖難過,但到不了哭天搶地的地步,大不了咬牙從頭來,但這種個性,不是所有女性的特性。

在中國大陸,沒固定經濟來源,一切開銷仰仗老公,意味著幹什麼都要老公點頭,久而久之,到哪找底氣!加上切斷了社會資源,離婚後,一沒經濟來源,二沒社會人脈,就算老公劈腿,也不敢離婚,這種社會地位不對等的夫妻,離了婚大都是弱勢一方淨身出戶。這婚姻一結束,跟要命沒兩樣。

可這並不代表家庭婦女就該亂棍打死啊!我們對全職太太是不是誤會也太深了!

像小編這種每天頂著大素顏和油頭埋頭苦寫知音體的,多少還是羨慕過家庭主婦的生活,不用擠人流,沒事和閨蜜喝個下午茶啊,興致來了做做甜點、煮煮咖啡,好不愜意,當然也從沒覺得她們放在小孩和老公的經歷比職場女性,輕鬆多少。

只是說來說去,目前中國大陸的社會經濟發展水平,家庭婦女還沒形成穩定的圈子。要知道外國女性,嫁做人婦後相夫教子,太過正常,且認為女性在撫養子女、照顧家庭上的貢獻更多,所以——離婚時讓女性在財產分割中獲得更多利益是理所用當的。

畢竟家庭哪能使用於社會的成功學標準呢,誰說賺錢賺得多就比賺錢少的人成功呢,你的錢換來妻子打造的家庭無憂,大家明明是各取所需。

可我們的傳統掛念和經濟水平,不允許我們這麼想。

說到底,所有的家庭婦女都會面臨離婚的境地嗎?

當然不是,當初老公許你的『我負責賺錢養家,你負責貌美如花』也不是狼心狗肺的謊言,只是,我所理解的,貌美如花,是人終歸是要找到除了家庭以外的自我價值,在自己感興趣的領域繼續精進,賺不賺錢不重要,是你這個人是否有不依托任何人的人格完整性,而不是整日老公長孩子短,日日打牌,夜夜追劇,格局不能降,審美不能低。

不然和在外打拼的那個男人,也終究能聊的越來越少。對應著劇裡的台詞不外乎是:兩個人在一起,進步快的人,總會甩掉那個人,原地踏步的人,因為人的本能,都是希望能夠更多的,探求生命生活的外延和內涵!

可事到如今,看劇看到一半,所有人都教女性一定要獨立的話聽起來也很厭煩,說什麼『只要女性精神經濟獨立,就會有男人來愛你這種屁話』,讓我很氣!

作為一個獨立的人,先不論男女,探尋自我價值就為了取悅另一個人嘛,一個女人自我充盈也僅僅是為了能夠吸男人嘛,能不能就是,老娘我,單純的,只想取悅自己,我獨立也好上進也罷,都只為了自己更服帖不行嘛。

我靈魂有趣不是為了讓你愛我的內涵,而是我對世界充滿好奇,跟你愛不愛我,無關!

另外,作為一個感情悲觀派,對於情變後,女人不依不饒覺得『騙子,你會愛我一世的』態度,也很無奈,畢竟任何真心都沒什麼好懷疑的,真心本就瞬息萬變。

還記得原作中,唐晶和子君說:

『自然,以前你四平八穩,像塊美麗的木頭,一點生命感也沒有,現在是活生生的,眼角帶點滄桑感』

『失去丈夫,得回美麗,嘿,這算什麼買賣?』

『划算的買賣,丈夫要多少有多少,美麗值千金』。

姑娘們,記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