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鐵與印度槓上 難道是「圍魏救趙」?

巴鐵與印度槓上,難道是圍魏救趙?

印巴交火,大概從未如此引人關注過。

根據鳳凰網報導,本月8日,印巴軍隊在克什米爾對區激烈交火,雙方均指責對方無故向己方開火拼造成人員傷亡,雙方均表示進行了有效回擊並責令對方恪守2003年達成的停火協定。

這份如今寫作機器人都可複製的「新聞」中,不少人似乎讀出了些許「圍魏救趙」的味道。畢竟,中印尚在喜馬拉雅山東頭的洞朗對峙,而我們的巴鐵,已在喜馬拉雅山西端的克什米爾向敵人開炮了。

那麼,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與中印洞朗對峙的聲勢浩大卻懸而未決不同,印巴交火,從來都是不期而至、又悄然退場,很難留下什麼記憶點。

雙方對這種交火已經司空見慣,當然也各執一詞。2015年,印度聲稱,據他們統計,2003年印巴達成停火協定後的12年間,巴方破壞該協定超過500次;與之對應,巴方則指責印方無端開火紀錄達到近200次。

上一次印巴雙方較大規模的跨境炮擊,發生在2016年底。巴基斯坦官方稱,印軍的炮火導致包括平民在內的17名巴基斯坦人喪生。
實際上,從去年9月起,印巴克什米爾實控線上空一直炮聲隆隆,幾乎每個月都有人員在「打炮」這種相對原始的戰爭手段中傷亡。相較之下,倒是去年印方以報復為由、對巴方展開的「外科手術般」的特種部隊奇襲更為顯眼。不過,這次印度引以為傲的越境精確打擊,卻並未得到對手的認可,巴軍方認為那是印軍放肆的「臆想」。

翻開你手邊能找得到的世界地圖,你會發現一個明顯的現象。大多數的國家和地區,都用彩色在地圖上標注;唯獨有一塊,是白色的─此次印巴發生衝突的克什米爾。

這當然需要從歷史上講起。

「克什米爾」的原意,只是喜馬拉雅山西端的峽谷地帶。近現代時期內,也泛指包括克什米爾谷地、查謨、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和拉達克等在內的、約17.3萬平方公裡土地。這裡自古是東西方貿易及交通要道,也是多種民族和文化匯集之所,更是歷代王朝更迭之際的必爭之地。

1947年印巴分治以來,兩國之間,已經歷了3次大的戰爭,小的戰役更是不計其數。向克什米爾己方實控線的另一頭炮擊,更好似抱拳行禮般具有儀式感。

畢竟,在大部海拔超過4000公尺的克什米爾地區,敵對雙方多數時候靠扔石頭或罵髒字洩憤,得到的,也多數是空谷回音。
從這個意義上講,「向敵方開炮」成了印巴雙方在爭議克什米爾地區宣誓存在的最慣常手段,而克什米爾也在「人間仙境」、「世外桃園」等美麗外衣下,散發著揮之不去的硝煙味道。

1947年,最後一任英印總督蒙巴頓提出,將印度一分為三:印度教徒的印度,伊斯蘭教徒的巴基斯坦,再有就是各自為政的王公土邦。而當時英印全境約500個王公土邦中,克什米爾是最大的,卻也是最「擰巴」的,其總人口中的近80%是穆斯林,但土邦王公卻是印度教徒。

猶豫不決之際,第一次印巴戰爭已經開打,為的就是克什米爾的所有權。結果,原本有獨立希望的克什米爾,被新生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一分為二,停火線成了克什米爾的分裂線。停火後,克什米爾北部和西部的約1/3土地和1/4人口歸巴基斯坦;包括原克什米爾首府斯利那加在內的其餘土地和人口,則被印度占領。

此後,1965年第二次印巴戰爭、1971年第三次印巴戰爭中,克什米爾均成為爭奪焦點和制勝關鍵。以致於上世紀90年代末,克什米爾實控線印方一側的卡吉爾地區還爆發了「准第四次印巴戰爭」的激烈武裝衝突─那一次衝突,讓世人再次關注到,在海拔超過5000公尺、平均氣溫低於零下30度的錫亞琴冰川戰場,印巴兩國的交鋒仍如此火熱。

大打傷身,小吵怡情。印巴這對冤家已年近70,回望過去,或許最應記起的是那份實屬難得的「2003年停火協定」─

2003年11月23日,時任巴基斯坦總理賈邁利宣布,巴軍隊將從穆斯林的重要節日開齋節(26日)開始,在克什米爾印巴實際控制線的巴方一側實現單方面停火。24日,印度對這一建議表示歡迎,並於25日做出積極回應。25日,兩國軍方經磋商決定,自當天午夜起,在克什米爾多處爭議前線實現停火。雙方同時表示,希望停火永久持續下去。

事實證明,停火協定更多只是雙方交火後聲討對手的說詞,但畢竟有這一張紙在,印巴間就多了一份偃旗息鼓的理由。炮聲依舊,別說外人,恐怕印巴自己都不知道那條永久和平的客船何時到來。

至於此次衝突是否是「圍魏救趙」?島叔覺得也沒必要做過多的解讀,畢竟印巴兩國在西線的衝突早已是家常便飯,也不會牽制印度太多兵力。如果你非要解讀出別有意味,那就權當這場衝突是「純屬巧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