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首要任務是什麼?

即將成立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4年前設立的「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的升級版。

即將成立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4年前設立的『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的升級版。區別在於,它的工作方式從各平級部門之間的協商變成了更高層面的統籌。

根據鳳凰網報導,如果不是『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橫空出世,上周末召開的全國第五次金融工作會議也許不會有太多人關心。

然而這個似乎來頭很大的新機構究竟是個啥?它究竟會有多大的作為呢?

1

首先,你不要把『全國金融工作會議』與『中央金融工作會議』搞混了。

一年一度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是中共中央舉行的關於金融工作方面的會議,它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央農村工作會議』等會議性質相同,主要目的是對接下一年的金融工作的主要安排,即提出基本目標和任務。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每5年才召開一次,旨在於定調未來五年金融業的發展方向。過去它是國務院系統內的會議,一直由國務院總理主持。今年的全國金融會議,規格之高則是前所未有。

null
人民日報解讀全國金融工作會議。

回顧過去20年,幾乎每一次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後都會推出一些極為重要的實質性改革舉動,往往相伴隨的是一些重要機構的誕生:

1997年,第一次,四大行剝離不良資產,成立四家資產管理公司;

2002年,第二次,加快推進四大行改革上市,中國銀監會也在此後成立;

2007年,第三次,深化國有銀行的股份制改革,中投公司成立;

2012年,第四次,放寬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服務領域。

2017年7月14日至15日召開的已是第五次全國金融會議,它確定了未來5年金融工作的三大任務,即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與深化金融改革。

從近期形勢以及各方面的資訊來看,『防範金融風險』毫無疑問是當下及今後一段時間內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

null
金融改革是當下重要命題。

2

近年來,隨著宏觀經濟和金融行業中出現的新形勢,特別是債務激增、杠桿率顯著升高等嚴峻問題,在專家學者中,關於設立一個更高層面的金融工作專門協調機構的呼聲日隆。

目前,中國金融業實行的是分業經營和分業監管。銀行、保險、證券基金等各有各的經營牌照,由銀監會、保監會和證監會分別監管。

然而,近幾年許多新型金融產品如雨後春筍般湧入市場,銀行將大量資產放到了券商、信托和基金的表上,保險業中的許多投資性險種則越來越相當於變相的吸儲,從而導致所謂『影子銀行』的膨脹。

null
中國人民銀行、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合稱『一行三會』。

這些通道業務的本質,是逃避對資本監管的約束,但是在分業監管模式下,銀監會無法有效監管位於券商等帳戶上的銀行表外資產。

金融業分業經營和分業監管的目的原來是為了確保銀行、保險、證券三者之間有嚴格的防火牆,以確保將風險隔離在獨立的領域內,避免系統性的金融風險。但形勢的變化卻不僅使得這種制度設計的初衷難以落實,甚至走向了其對立面。

為此,一些專業人士認為,當下需要強調協調式監管,向混業監管方向改革。

2013年8月,國務院建立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由人民銀行牽頭,央行行長擔任聯席會議召集人。這個由央行主導的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在防範金融風險、維護金融穩定方面發揮了一些作用。

但由於聯席會議不刻制印章,不正式行文,缺乏明確的決策機制與落實機制,在實際操作中,更像是一個交流、建議和協商平台,監管協調的效果有限。

由此可以看到,即將成立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這個4年前設立的『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的升級版。區別在於,它的工作方式從各平級部門之間的協商變成了更高層面的統籌。

有人不無道理的指出,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成立,標誌著金融混業監管邁出了決定性的第一步。

之前市場層瘋傳好多個金融監管機構改革方案的版本,其中包括『一行三會合併』等。但從這次會議的結果來看,還是採用了震動最小的方案,一行三會仍然相對獨立。

null
證監會。

3

但接下來的問題是: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跟現有的一行三會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它是一個協調單位還是一個決策機構?

這次會議並未提及金融穩定委員會的具體職能、機構設計和負責人。目前明確的是,將強化央行在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範方面的責任,落實金融監管部門的監管職責,並強化監管問責。

null
會議現場。

許多人預計,未來的金融穩定委員會將會由國務院領導擔任負責人,央行在該委員會中會有突出的地位。暫時看起來,促進一行三會之間的資料共用和監管合作,將是新成立的金融穩定委員會的首要任務。

會議指出,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恆主題,要把主動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這意味著,未來幾年裡,執行穩健甚至偏緊的貨幣政策、推動國有企業降杠桿、嚴控地方政府債務,這三項工作將是新生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當務之急。

有報導說,自今年春節後郭樹清擔任銀監會主席以來,銀監會已經出台了一系列加強監管的新政,銀行業監管改革也正在疾步推進之中。這些不同方向傳來的資訊或許可以幫助我們勾勒出一副未來中國金融監管新格局的拼圖。

其實,在我看來,問題的本質並不是分業監管還是混業監管,我們也很難說中國大陸現有的金融監管規則有多麼落後,只是紙面上的制度在實際經濟邏輯中不一定能夠發揮真正的作用。

這其中,國有企業和國有金融機構剛性兌付的問題就是當下繞不過去的第一道坎。它所引發的道德風險不僅足以使好的制度失效,甚至還會利用現有的制度鼓勵更大的金融冒險行為。

null
銀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