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在剛果(金)被抹黑 西方媒體為利益上演的把戲

中企在剛果被抹黑。

「充電5分鐘,通話2小時」,這是一則很火的手機廣告語,做到這一點靠什麼?靠鈷─這種礦物質是鋰電池的關鍵組成部分,智慧手機、新能源汽車甚至火箭發動機等尖端產品都離不開它。位於非洲中部的剛果民主共和國(剛果(金))以礦產資源豐富聞名,那裡有全球近一半的鈷礦,而中企是當地礦業開發的重要參與者。

根據台灣網報導,然而,2016年「大赦國際」出版名為《不惜賣命的真相》的調查報告,指責中國大陸礦企收購剛果(金)童工手採礦。今年2月一家西方媒體拍攝的影片更將中國大陸礦企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西方媒體大肆炒作之下,蘋果、三星等下游企業紛紛與當地中企「撇清關係」。《環球時報》記者關注相關報導後發現該事件疑點重重,進一步調查發現:中國大陸企業被抹了黑!

礦產、童工、中企與一則影片

「我已經兩天沒吃飯了,儘管每天工作12個小時,還是掙不夠飯錢」,8歲的多森說;而11歲的理查德則說,「長年的體力勞動搞得我每天渾身酸痛。」

多森和理查德是一家英國媒體攝制的影片中的人物。大雨磅礡,他們在剛果(金)鈷礦區勞作,用孱弱的肩膀扛起裝滿礦石的麻袋;他們蹲在地上,用髒兮兮的小手篩選礦石……像他們這樣的「童工」沒有鞋,沒有任何保護措施,最小的4歲。悲慘的不止孩子,還有人因喝了被污染的水喉嚨上長了腫瘤。

在這則報導中,沾滿「童工」血淚的鈷礦被賣到一個中國大陸人的集礦點「蔣志倉庫」,集礦商不問來源,統統收購,轉賣給中國大陸礦企,再由中企出口海外。

該影片一出,很快引來西方媒體炒作,不絕於耳的指責聲湧向包括中企在內的整條供應鏈。一些國際大公司為自證「清白」,拒絕供應商採購手採礦,甚至減少剛果(金)的礦物來源,同時敦促中國大陸企業對手採礦石進行認證。

《環球時報》記者看了影片後也很震驚,礦區「童工」那含淚的眼眸和幹癟的身軀令人印象深刻。可中國大陸企業真像報導中說的那樣嗎?這與記者了解到的中企在非洲的情況差別巨大。一些常駐非洲的中國大陸記者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他們「不相信」這個影片,中企駐非工作人員也稱有關報導「胡編亂造」。 

當事人回憶「遭偷拍」經歷

影片描述的場景發生在剛果(金)第二大城市盧本巴希西北部的科盧韋齊,它是該國重要的銅鈷礦採煉中心。影片裡兩個小男孩的家在當地一個名為齊弗帕的村落。

和當地大多數村落一樣,在齊弗帕,木樁上搭幾片塑膠布,就是一間房子。不同的是,這裡居民不多,除了兩三個抱著嬰兒的婦女,記者只看到兩個七八歲的孩子。從村子去礦區只能靠步行。儘管剛果(金)正值冬季,成年人在土路上走半小時也開始冒汗,實在難以想像兒童能往返這麼長距離「打工」。

「看,就是那個礦區」,當地自由礦業顧問艾里亞斯指著一個目測約200平方公尺的礦區對《環球時報》記者說。確實和影片裡一模一樣,它的規模在遍地是礦的剛果(金)勉強算個採礦點。

「那個影片一看就是擺拍的」,艾里亞斯說,「他們犯了兩個重大錯誤:第一,我們的習俗忌諱雨天開工,因為會加大事故概率;第二,這裡分明是個銅礦,他們說是鈷礦。」艾里亞斯說,「這個礦區屬於國家礦業總公司,所有的礦都歸它,不可能賣給中國大陸企業。」

「當時兩名英國記者找到我,說要給我們建醫院和學校,但前期需要拍些照片和影片」,一個名叫莫西阿蘭的當地人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你看到了,這裡沒有多少孩子,影片裡的小孩是我幫他們找的。當時給了每個孩子250美元的報酬,教他們怎麼說,怎麼演。」

莫西阿蘭是當地酋長的小兒子,據他講,完事之後那兩名英國記者再沒出現過,多森和理查德以及他們的家人後來也莫名其妙「消失了」,據說是那兩個英國人偷偷把他們帶走了。

當地「蔣志倉庫」的管理員朱春友是這起事件的重要當事人,按他的說法,他莫名其妙就「被採訪了」。在英媒拍攝的6分18秒影片裡,朱春友出現了6秒鐘,有兩個鏡頭,一個是他在收礦,填寫單據;一個是他在玩手機。

回憶起「一舉成名」的經歷,朱春友很不忿。「看到影片我嚇了一跳,琢磨一個禮拜才想明白是咋回事。」朱春友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今年1月的一天,3個黑人闖進辦公室,向他詢問鈷礦價格。因為門外貼著價目表,而且礦石含量不同價格也不同,朱春友就讓他們出去自己看。可這3個人不去,硬是跟他聊了半個小時。「我的那個鏡頭肯定是偷拍的。常來的客人我都認識,那幾個卻從沒見過,當時就覺得有點奇怪。」

「我們收的每批礦都問來源,有單據,實體保存一年。到期後全部電子化,保留3年。」「蔣志倉庫」負責人劉先生說,從採礦到收礦要過幾道關─礦區礦警檢查,運輸路上2至3次礦警突擊抽查,集礦商詢問核查。「我們集礦商和當地政府配合,收的礦都是合法來源的,肯定不收童工的礦」,劉先生說。

影片裡出現的另一處鈷礦區,經查證是當地一個名為金派斯的金礦區。那名「喉嚨上長了巨大腫瘤」的村民馬特巴住在距金派斯礦區約2小時車程的地方。32歲的馬特巴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他的腫瘤十幾年前就有了,「我不知道病因,我也是這麼告訴英國記者的。」可在影片裡,馬特巴的原音被消去,配上的是另有含義的英文字幕。

被潑髒水,中企動了誰的奶酪?

客觀來說,由於管理漏洞以及生計所迫,兒童從事一些採礦輔助工作,即成為「礦童」,在非洲確是一個問題,剛果(金)也難例外。當然,由於礦產資源豐富,一些剛果人在自己家挖礦,小孩則在附近玩耍或幫忙,這種情景也常被西方媒體拍攝並剪輯。對於後一種情況,剛果(金)礦業局局長吉恩馬里耶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說,剛果(金)已於今年3月頒布一項新法規,禁止在家門口挖礦,採礦必須去正規礦區。

相比這些明顯的問題,這起將中企卷入其中的所謂「童工醜聞」則反映了更複雜的利益之爭。鈷礦供應鏈龐大繁雜,蘋果、戴爾、微軟等國際知名公司都在整條鈷供應鏈中扮演重要角色,而中國大陸企業處於連接上下游的關鍵控制點。中企將上游採集的鈷礦通過冶煉廠或精煉廠加工,出口到中國大陸,在中國大陸進一步冶煉加工後,出售給電池製造商。

科盧韋齊的莫松波交易市場是該區域規模最大的「變現場所」,角角落落分布著70餘家商戶,主要收購鈷礦和銅礦。莫松波市場主管卡彭德•威廉姆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大概從7年前開始,該市場逐漸被中國大陸人壟斷,現在高達98%的集礦商來自中國大陸。「中國大陸人有錢,當場收礦,當場現金付款。有些西方公司看到中國大陸人實力強大,就自動退出競爭」,卡彭德說,「還有一點很重要,中國大陸人擅長和剛果人共事,他們不歧視我們。」

在中國大陸企業到來之前,剛果(金)一直是歐美國家的後花園。尤其是在加丹加地區發現龐大的礦產儲量後,西方的巧取豪奪就從未停止過。但在110年的開採過程中,絕大多數剛果(金)人並未從中受益,剛果(金)反而成了遭受「資源詛咒」的代表國之一。中企的到來使得形勢有所轉變,但也招來非議。

對於這場「童工醜聞」,剛果(金)官方也有話說。「西方媒體報導失實,誇大其詞,我5月份在巴黎國際會議上說過這件事。」吉恩馬里耶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剛果(金)鈷礦資源豐富,但市場就那麼大,抹黑了中國大陸企業,其他人就可能選擇西方企業了。這是西方為獲取利益的「戰略」,西方媒體則上演了一出配合西方企業的把戲。」

位於加丹加地區的盧阿拉巴省省長黑沙合.穆耶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主動為中國大陸企業背書,他說,「中企向來遵紀守法,他們出售的銅鈷礦產沒有問題。」穆耶補充說,「中企熱衷發展經濟,而西方喜歡在政治上指手畫腳。

至於國際知名下游企業暫停購買中企礦物,剛果(金)科米卡礦業簡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彭雲奇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西方的抹黑沒有證據,剛果(金)人自己都不接受。這種沒有事實依據的「打擊」不能長久,中企很快就會恢復過來。」彭雲奇同時表示,隨著越來越多中企「走出去」,如何爭取「國際話語權」仍是一個值得深思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