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用雨傘創始人:計劃一年內投放一千萬把 成本26億

共用雨傘創始人:一年內投資26億。

從共用單車到共用充電寶,再到共用籃球、共用經濟已經越來越深入人們的生活。6月22日,共用雨傘悄然現身杭州街頭,然而不到24小時,5萬把雨傘就被城管收走了。近日,共用E傘的創始人趙書平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目前這5萬把雨傘已經返還,這個月20日還會再投放一批,未來計劃在杭州投放90萬把傘。

根據快科技報導,近日,共用E傘的創始人趙書平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目前這5萬把雨傘已經返還,這個月20日還會再投放一批,未來計劃在杭州投放90萬把傘。

報導稱,趙書平計劃一年內投放1000萬把E傘,製傘成本6個億。他篤信,自己能在「共用」的風口中分一杯羹。

miandui 網路上對共用雨傘質疑聲四起,趙書平卻雄心勃勃地加速「攻城略地」。短短兩個月,從早前的深圳、杭州,到近日的惠州、重慶、成都,有18座城市投放了E傘,「互聯網思維,這都不算快」。

「很多人不看好,是被共用單車帶到溝裡去了。就沒看懂我這一步,總認為滿大街的東西,才是共用,這不是亂了套了嗎?產品不一樣,流通的方式也不一樣。雨傘,老百姓藏在家裡,我才有錢賺。」趙書平說。

以下是錢江晚報採訪趙書平的對話:

錢報(以下簡稱錢):E傘在杭州投放的5萬把雨傘被城管收走後,後來怎麼樣了?

趙書平(以下簡稱趙):6月28日城管就如數還給我們了。我說:「中隊長啊,我們的傘不用你收,給我三天,老百姓都幫你收了。何必花這些力氣呢。」城管表示:「那就再看看」。於是,拿到傘我們馬上投放,加上後期追補的1萬把,共6萬把傘,已經投放了。這個月20號我們還會再投放一批。商家、護欄、體育場館……能放的地方我們都放,不用三天,兩天就沒了。我們的傘都在老百姓家裡。

目前,城管要求我們在西湖景區不可以投放共用雨傘,但其他區域可以投放。

長期來看,我們計劃在杭州投放90萬把傘。

錢:傘被老百姓帶回家裡,都看不見了,怎麼共用?

趙:我們的傘是沒有樁的,傘上有一把鎖,打開需要四位數密碼。設計之初就是讓百姓帶回家的。怎麼分享我告訴你:假如你在逛街,突然下雨,沒帶傘,身邊突然有一把傘,你會不會用?用了以後,你是中途還,還是目的地還?中途還,傘就進入了下一個分享模式。若是被帶回家或辦公室,下次出門,你會用誰的傘?用E傘,它的利用率就更大。用自己的,那我們也不擔心,總有一天,親人、同事或朋友可能向你借傘,你會借哪把傘?如果借E傘,傘就共用出去了。

和自行車不一樣,傘可以隨身帶。共用的產品不一樣,流通的方式也不一樣。不是從護欄裡獲得,就非得回護欄,這就是鑽牛角尖。

如果放在大街上我反而不賺錢,因為風吹日曬,傘容易壞,大家拿回家,反而用得久。

我們把人性的弱點都考慮到了

錢:如果願意外借傘的人很少,大規模流通不起來呢?

趙:那我們也不擔心。我們最擔心的是有人故意去破壞雨傘。只要不破壞,總有一天要用,那還是我的財產,我就不擔心,當是他在幫我保管。就怕有人在家裡無聊,要破解我的密碼鎖,把傘搗鼓壞了。

所以考慮到這點,我們設置了只要你記住密碼,就可以再次打開,且不再收費。這樣他就不會破壞傘了。你看,我們把人性的弱點都考慮到了。

錢:有人刻意記住密碼免費使用,你不是虧了?

趙:這種都有的,不能保證百分百。中國大陸有13億人,不能做滿13億,我做滿5000萬就足夠吃飯了。其實我們是做過測試的。30把傘,給大學生使用。第二天去問,多少人記住了密碼,只有30%記住。第三天又問,5%都不到。大家幾乎全忘了。

另外我們的鎖有個特點,鎖在傘把手的位置,特別容易滑動,你在使用過程中不經意間就會弄亂密碼。

錢:目前E傘資料如何?

趙:我們在雨水多發的15個城市投放了30萬把傘,已有註冊用戶40萬,流通率也高。只有小部分傘失聯了,遭破壞的可能性小,可能是還沒啟用,或是有些用戶,可能帶了兩把,甚至三把雨傘回家,這個不擔心。每把雨傘至少有6個位置可以拿來做廣告。

錢:你們怎麼盈利,能不能算算帳?

趙:目前我們傘的成本壓縮到了6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一把傘押金29元,加9元充值費。每半小時收5毛錢。一般連續下雨,我認為保守90天就能回本,快的話60天

其實,一把傘只要做到2個人共用,光押金就足夠回本了。且不要說我們盈利的大頭是廣告。

前段時間剛跟湖南的滴滴公司簽了合同,E傘裡面滴滴專車的廣告。滴滴在湖南有50萬輛快車跟專車,我們要給他們提供20萬把雨傘。我們和華為也建立了合作, 在它的11個園區的幾百輛大巴上都投放了雨傘。每把雨傘內側面、傘柄等至少有6個位置可以拿來做廣告。

如果算5塊錢一個位置,光是廣告費就收回了30塊錢。還有一個就是我們APP的植入廣告,現在很多人跟我們談,如果我們做到一定規模的時候,雨傘就不僅是一個躲雨的工具,它還是個廣告媒體。

最近找我們合作的人真的很多,就這幾天,7月16日,我們在騰訊位於深圳總部的整個園區投滿了E傘。

錢:未來怎麼布局?

趙:我們會在今年8月1號之前把長江以南、西南地區、珠三角地區的一、二級城市全部覆蓋。

未來每個城市打算按十比一人口投放。比如杭州900多萬人口,就投90萬把雨傘。另外浙江除了杭州,7月20日左右,我們會投寧波。之後再投溫州、金華。浙江這麼好的市場不投,那我就是傻。

如今我簽了1000萬支雨傘,一年內分批交付。

不懼競爭,9個專利在手,誰模仿我就告誰

錢:1000萬把傘等於6個億,錢夠嗎?會不會速度太快?

趙:按照互聯網思維就不算快。

我的供應商知道我的傘很火爆,允許我月結90天。即貨先拿給我,90天以後再付錢。90天的時間窗,我都回本了,基本沒啥風險。

天使輪的1000萬是我自己的錢。我不想稀釋股份。研發加雨傘,目前花了200萬。帳上還有好多錢沒用。另外接下來8月可能會啟動A輪融資,我們現在在等資料,等我們有500萬的註冊量時就會啟動A輪,大概預計是3個億到6個億。

天使投資人朱嘯虎說我這個挺好玩的,有意思,他說我這個出來有樁雨傘基本上沒戲。後來他叫助理跟我們溝通想投我們天使輪,但是我沒有答應他,他現在等我們的A輪。

錢:是否擔心共用雨傘會和共用單車一樣進入燒錢、相互破壞的競爭?

趙:我不擔心。共用單車砸錢是正常的,因為大家一開始做都沒有設置門檻。誰都能做,就出現惡性競爭。

我有專利門檻,目前無樁雨傘只有我一家,其他都是有樁的,有樁就會諸多局限。我現在已經有3個發明專利,6個實用新型專利。你要和我競爭就要打破我的專利, 模仿我,就能告你。共用單車相互破壞,說明共用單車走不遠。我從來不考慮對手問題。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我尊重對手,但也保護自己。

目前,城管要求我們在西湖景區不可以投放共用雨傘,但其他區域可以投放。長期來看,我們計劃在杭州投放90萬把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