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禁令 上千家公司要倒閉

一道禁令,上千家公司要倒閉!

校園貸惡性事件爆發,山東辱母案雪上加霜,讓催收行業的監管,突然而至。

雲平台關停介面,短信群發和網路電話紛紛停擺;監管部門搭建投訴體系,一旦核實,整個公司都得封號;深圳、上海的地方催收規則出台,根根紅線,森嚴無比。

催收行業面臨了誕生以來的最艱難時刻。

洗牌將至,業內人士估計,近一半的催收平台將倒閉,上千公司將出局。

這是命運中的大劫,還是涅槃後的新生?

1、大雨欲來

2016年臨近年底,頻繁的校園負面新聞集中出現,整個互聯網金融遭受重創。

催收行業,最先感受到監管的壓力。

「儘管催收處在信貸的最後一環,卻總是最早感知監管的溫度。」某平台的催收總監楊凌發現,網路電話突然無法使用

在此之前,催收最核心的電催業務,都是依靠網路雲平台,撥打網路電話和群發短信。

「這些大的平台,直接告訴我們,上層監管比較嚴,不再接互聯網金融平台。」楊凌稱,對於這些平台來說,有營銷需求的商家,都可能是他們的客戶。

互聯網金融公司的營銷和催收業務,只是他們業務中很少的一部分,因此斬斷毫不猶豫。

催收業務被生生砍斷之後,楊凌輾轉找到一些「地下平台」,卻發現對方要價直接漲了幾倍─以前一通網路電話,只需要4分到5分,而如今漲到了9分到12分。

「最讓人可氣的是,這些平台還藉機揩油,設置了各種苛刻條件」,楊凌稱,一般每個催收員會有一個網路電話終端,而現在每月還需要加收50到200的費用,「我們稱這個叫人頭費」。

除了設置「人頭費」,還加上了「設備費」。

平台還提出,要收「中繼線」的費用─中繼線是連接網路電話和座機的設備,而在此之前,平台都會包辦,並不收費。

「就相當於購買了一台座機,還必須支付購買電話線的費用」,楊凌提出抗議,雲平台的答覆是,如果你有呼叫中心資質的話,可以自己去購買中繼線,費用是300到5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每月。

如果沒有,需要雲平台提供,價格直接飆升到3000元每月。

「營業執照上寫著石油、證券、網路金融的經營範圍的,基本都申請不下來。」楊凌稱,實際上,2015年之後,各個部門對互聯網金融「不太友善」,基本申請下來的概率為零。

各家公司只能接受3000元的高價。

如此算下來,撥打網路電話的成本,除了增加兩三倍之外,每個催收員每月還要加收近3500元的成本。

對於一些小的催收團隊,成本的暴增已讓他們入不敷出。行業洗牌,猝不及防地來臨,而更大風暴,還在後面。

一道禁令 上千家公司要倒閉!

2、步步緊逼

各家催收公司還正在苦尋網路電話的渠道,沒想到短信群發也開始崩盤。

在此前,催收行業有兩種操作方式,一種是正規的催收公司,會和雲平台合作,而另外一些非正規公司,則會採取一些「黑暗手段」。
「雲平台的規則太多,還得審核短信範本」,催收員秦歡歡稱,他的操作方式,就是從某寶上,批量買一些「非實名電話卡」,100元一張,裡面有200元花費。

「我就用自己的手機群發短信,200元話費,也能發2000條短信,而且短信內容不受限制,想怎麼威脅辱罵都可以」,秦歡歡稱。
後來越做越大,他就買回來幾個「貓池」,將所有的卡插進去,用電腦操作,集體群發短信。然而從3月份開始,秦歡歡發現,短信群發不太靈了。

「上門、催收、法院等敏感詞,在發送的一瞬間,短信就直接消失不見了」,秦歡歡不得不反覆換詞,至今都很難摸透,哪些辭匯突然就成了「禁言禁語」。

剛開始,催收行業以為這些只是為了備戰「315」,過了「315」就好,卻沒料到監管「這次來真的了」。

今年4月,山東辱母案後,催收行業出現崩塌之勢。

「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矛頭對向了催收行業,彷彿我們就是萬惡之源」,秦歡歡感覺到周圍人的惡意,除了媒體上鋪天蓋地的指責,就連身邊的朋友,「都開始略帶異樣」。

更嚴苛的監管尾隨而來。

一道禁令 上千家公司要倒閉!

5月4日,深圳互聯網金融協會對外發布《深圳市網路借貸資訊仲介機構催收行為規範》(徵求意見稿),成為大陸首份針對催收的地方性文件。

十條禁令,涇渭分明。很多規定,直插催收行業心臟。

比如,嚴禁催收機構在任何非正常時間段(借款人所在地時間8:00-19:00)與借款人就催收事務進行溝通;嚴禁催收人員騷擾債務人的諮詢人、家人、同學及朋友,以追問有關借款人的下落或聯絡方式等等。

監管一出,催收行業一度炸鍋,主要情緒是「抗拒」。

「這其實就是把美國的公平法案,翻譯成了中文」,某互聯網催收平台的負責人對一本財經稱,但美國和中國大陸的環境,大不相同。
美國信用體系完備,老賴的人數比中國大陸要少很多。

中國大陸的老賴群體有多龐大?光是北京區,法院公布的失信黑名單人數,就高達10萬人。

而真正被法院起訴的老賴,實在是九牛一毛,因此有業內人士預估,中國大陸老賴人數,已逾千萬。

在「戒賭吧」等老賴聚集的社區裡,大家對新發布的法案,頗為興奮,「就算不還錢,他們也不敢催了」。

一道禁令 上千家公司要倒閉!

「監管條例的出現,確實讓借款人有更強的僥幸心理,催收更難了。」該負責人認為,面對中國大陸這樣的市場,如果真的完全按照監管來,「催收基本沒法幹了」。

「抗拒情緒」似乎無事於補,監管如期而至,毫不停歇。

就在當天,幾十家平台大型的雲平台都「很抱歉」地告知楊凌,短信群發業務暫停。

幾乎所有「106」開頭的營銷短信平台,將他們都拒之門外。

楊凌只能再次寄托到「地下平台」。

很多平台開出了天價,價格暴漲幾倍。楊凌通過熟人介紹,「走了個後門」才找到一家價格稍低的。

以前發送一條短信的成本是4分,送達率90%,而現在的報價是成本8分,送達率70%。

成本翻倍還不是關鍵,對短信的審核,變得無比嚴格。

以前和大的平台合作,楊凌會提交一個短信範本,差不多就能過,而現在,「催收」、「上門」、「起訴」、「法院」,還有一些威脅語氣詞,都成了「禁語」。

「我們給供應商提交短信範本,他們會要求反覆改,我們的策略就是不停換詞」,楊凌舉例稱,比如催收,改成「清收」,起訴,改成「通知單」。

然而,即便如此,這些變通的詞,還是會不斷被加入「黑名單」。

而此時,相關部門對通信行業的監管,更為嚴苛。

資訊產業部、各大運營商,聯合起來絞殺「暴利催收」和「資訊詐騙」。

一旦有用戶去相關部門投訴,運營商就會去核實,有時候甚至會調取通話錄音,一旦核實無誤,「整個公司的電話都會停掉」。

「短信和電話,都納入了嚴密監控的範疇,稍微不慎,就可能導致大面積的封號」,楊凌不得不在公司內部,開始了緊急培訓,訓練催收員的話術,「一定要穩,罵不還口,絕無髒字」。

正規公司尚且如此,地下公司的業務更是雪上加霜,用戶一旦拿著短信截圖給聯通、電信、移動一通電話過去,手機號就直接封號。

「封一個號,就損失100元,發一次短信,就損失幾十個號,這個成本太高,根本耗不起。」秦歡歡稱,投訴的敏銳度大幅度提升,他的業務幾乎難以維持。

更多的壞消息,接踵而來。

今年5月底,監管部門開始了對「大數據」行業的清洗。

5月初,最高人民法院通報新的司法解釋,明確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個人資訊50條以上的,即構成犯罪。

為了殺雞儆猴,近日,某運營商的員工,因為洩露上千資料,而被判刑。

而催收行業,不可繞過的,就是「資訊修復」─很多借款人會突然消失,催收的第一步,就是找到這個人。

「最瘋狂的時候,有人上門來兜售資訊,直接拿U盤去拷貝。」江寧是一催收公司的負責人,他回憶,當時一千萬條資料,價格只需5萬到10萬元。

「如今很多資料購買的渠道,都斷了」,江寧發現,即便還有膽大者敢於鋌而走險,價格也翻了「三到五倍」。

資料、網路電話、群發短信等等,催收行業賴以生存的「基礎設施」,被悉數斬斷,「整個行業的成本,翻了4到5倍」。

一道禁令 上千家公司要倒閉!

3、洗牌將至

總是上有政策,下對策,很多公司試圖找到「曲線救國」的方式。

比如,網路電話無法撥號,他們就找一些平台,把電話先轉到境外,在美國、香港繞一圈,再撥回來。

「然而接通率大幅度降低,你看到一個美國撥打回來的電話,你會接嗎?」楊凌發現,除此之外,越洋電話還有延遲,「一般會延遲一兩秒,溝通起來特別費勁」。

各種應對攻略也在催收圈裡流傳。

短信不行用微信,只要不透露自己的身份資訊;用「非實名電話」打,不同時間段,多次撥打,但也要防止客戶錄音;超過3個月的客戶資料及時拷貝,及時刪除。

整個行業的成本,大大提高,而違規的成本,也在增加。

「監管的核心邏輯,就是甚至了各種門檻和規則,讓成本增加,這樣就讓一些不正規的小平台難以存活。」楊凌稱。

監管才邁出小小一步,深圳起草的意見稿,也是地方性文件,然而,更加嚴苛的風暴,即將來臨。

六月中旬,某催收平台的負責人被上海監管間接詢問,「監管的看法是,目前給出的開放性條件太多,要開始制定細則」,他透露,針對上海的催收政策,已形成初步內部討論版。

2015年之後,信貸產業火熱崛起,一大批互聯網消費金融出現,讓催收行業進入了一個黃金時代。

「整個催收公司,已有多達數千家大大小小的公司,三五個人,註冊一家公司就開幹」,楊凌粗略統計,這兩年,起碼就有上千家專注互聯網金融催收的公司成立。

而這其中,近一半的平台,並沒有催收資質,野蠻生長。

「營業執照中,沒有催收或清收等相關營業範圍的,都屬於地下催收公司,灰色運作」,楊凌稱,大多數暴力催收事件,都來自這些地下催收公司,行業一度陷入眾矢之的的深淵。

「行業洗牌已來了,有一半的催收公司將被淘汰。」楊凌認為,這真的不是一件壞事,催收行業早就到了該溯本清源的節點了。

他們等待這一天,等得太久了。

催收行業在監管的隙縫中,左騰右挪,試圖找到一個出口。

但通常是,他們每逃竄一處,很快監管就圍堵而來。

這個長期處在灰色邊界的行業,彷彿被推了一把,猝不及防地進入陽光下─光線有點刺眼,他們尚未適應。

等他們適應光線,睜開蒙昧的雙眼時,就會發現那段野蠻江湖、灰色時代,已是過去。

一道禁令 上千家公司要倒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