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史上最貴「平底鍋」有什麼來頭?

這個史上最貴「平底鍋」,有什麼來頭?

7月15日深夜,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現場,備受矚目的「西周宣王五年青銅兮甲盤」最終以1.85億元人民幣落槌,加上佣金成交價為2.1275億元,刷新中國大陸古董藝術品拍賣紀錄,也成為西泠拍賣成立至今誕生的最高價拍品。

爭奪兮甲盤 膠著半個多小時

根據鳳凰網報導,當晚9點,是兮甲盤所屬專場原定的開拍時間。8點30分左右,場內人突然多了起來,大批觀眾進場,使得原本就已滿座的大廳更加擁擠,一時間,後排和左右過道都被人群占滿。

大家的目標都很明確─「兮甲盤」。這件唯一傳世的南宋宮廷舊藏西周青銅重器,在杭州甫一露面,就引發了收藏界的廣泛關注。

但當日拍賣因為氣氛甚好,此前的每個專場都有或長或短的拉鋸戰。等到「南宋宮廷舊藏西周重器國寶兮甲盤專拍暨中國大陸青銅器專場」開始時,已是晚上11點多。

兮甲盤以1.2億元開拍。競價至1.65億元時,委托席上有新買家加入,升至1.7億元後陷入短暫膠著。

價格停留在1.7億元幾分鐘後,場內買家再次加價500萬,場外也緊追加價500萬,每次加價都帶來如潮掌聲,氛圍愈演愈熱。

1.85億元的價格,持續了約有十分鐘之久。終於,晚上11點47分,此件國寶重器以1.85億元人民幣落槌,加上15%的佣金,成交價為2.1275億元。從開拍到落槌,整整膠著了半個多小時。

據悉,當夜參與該專場競拍的共有三位藏家,最終拍下的是場內一位浙江著名藏家,但他表示,是為朋友代拍的。

除了被兮甲盤的天價刷屏以外,也有人說:這大概是史上最貴的「平底鍋」了。第二天,網上還流行起帶有兮甲盤銘文的煎餅、雞蛋餅之類的PS圖片。

「平底鍋」是什麼梗?說的其實是兮甲盤傳奇的流傳經歷。

南宋末年戰亂,此盤流出內府,去向不為人知。元代時,書法家鮮於樞定居杭州,在僚屬李順父家發現此盤,當時,它已經被折斷盤足,作為炊餅用具。

好在哲人識寶,在鮮於樞手中,兮甲盤重放光彩。清代時,它又入保定官庫,並輾轉落入著名金石學家陳介祺之手,之後失蹤,不知所綜。

2.1275億元的成交價 其實不算貴

就在四個月前,佳士得紐約春拍「藤田美術館藏重要中國大陸藝術」場中商周青銅禮器「青銅饕餮紋方尊」和「青銅饕餮紋方罍(léi)」,也以突破2億元人民幣的價格成交。

兮甲盤2.1275億元的成交價,聽起來算是天價,但是對於兮甲盤而言,很多專家的評價卻是「不貴」。

為什麼?

提及商周青銅器,大家最為熟知的莫過於毛公鼎、司母戊大方鼎等,前者有目前所見青銅器中最長的銘文,後者是目前已出土的世上最大、最重的青銅禮器。

但「兮甲盤」,卻被王國維評價:「此種重器,其足羽翼經史,更在毛公諸鼎之上。」

它是迄今所見傳世青銅器中流傳年代最久遠的國寶重器,同時,也是漢代至宋代期間出土的商周青銅器裡,唯一流傳至今的瑰寶。

它與杭州淵源最深,南宋時即為宮廷舊藏,最早記錄於南宋的《紹興內府古器評》。

「兮甲」,是其主人的名字,即西周重臣尹吉甫(《詩經》的主要採集者,被尊稱為中華詩祖)。兮甲盤的珍貴,更體現在它的銘文上。

兮甲盤上共133字的銘文,記載了西周倒數第二王─周宣王的歷史。內容包括西周王朝北伐與玁狁(xiǎn yǔn)的戰爭、與南淮夷等少數部族的貢賦關係、西周的賦稅制度、市場管理等,反映了很多典籍中久已缺載的歷史事實。比兮甲盤稍晚幾年的另一件青銅盤「虢季子白盤」,同樣記錄北伐之事,是國家博物館鎮館之寶。

除此之外,它還記錄了早期的「絲綢之路」。西周時,南淮夷等少數部族要向周進貢絲織品,所走的線路自黃淮到陝西。

自宋代面世以來,兮甲盤一直被金石學家們看重,歷史上錄有兮甲盤的重要出版著錄多達35種。清末,陳介祺所制的盤銘拓片,在晚清民國的金石圖冊多有收錄,是尋找兮甲盤的重要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