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劉奕君初嘗走紅滋味 金牌綠葉綻放熟男風采

《臥底歸來》中與張嘉譯(右)搭檔。

今年4月開始,《外科風雲》、《臥底歸來》、《醉玲瓏》三部劇接連播出,讓『金牌綠葉』劉奕君又刷屏了。他上一次在三個月內用三部劇刷屏,是在2015年——《偽裝者》裡的『軍統教官』王天風、《琅琊榜》裡的『謝侯爺』謝玉、《他來了請閉眼》裡的『變態男』裴澤,讓劉奕君初嘗走紅滋味。

根據新華網報導,近日在東方衛視開播的《醉玲瓏》中,劉奕君出演『天帝』一角,卻讓許多人覺得意外:他也『墮落』到去演玄幻偶像劇?對此,劉奕君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回應:『我從未把自己標榜成一個曲高和寡的人,我們也不該輕視玄幻劇。』

【回應爭議】

不該輕視玄幻劇

《醉玲瓏》從7月13日開播至今,劇中角色的性格初見端倪。劉奕君飾演心機頗重的天帝,與四皇子元凌(陳偉霆飾)上演了一段《哈姆雷特》式的故事:天帝篡奪兄弟的皇位,娶了皇嫂並養育其子;皇子長大成人,天帝深感危機,要斬草除根。

觀眾看到這裡,都對天帝恨得牙癢癢,但劉奕君揭開了角色隱秘的內心:『天帝一直最疼愛這個兒子,養育了他20年,卻突然發現他不是親生的,真想打自己的臉,這是國恥啊!』劇中,天帝深愛著蓮妃(曾黎飾),而蓮妃卻深愛著先帝。『天帝愛她,哪怕得不到她,也要把她打扮得乾乾淨淨,供在那裡。』劉奕君說,『看到最後,這個角色會讓人同情。』整部劇中,劉奕君只讓天帝流過一滴眼淚,他說那滴眼淚表面上是為蓮妃而流,實際上是為粉絲而流:『我與粉絲有過交流,他們看過原著,說想看天帝與蓮妃的愛情糾葛,但是兩人只有10場戲,卻要演出20年相愛相殺的感覺,所以我精心設計了這滴眼淚。』

在劉奕君眼裡只有戲和角色,他自己並不重要:『我沒有覺得自己是個藝術家,我只是個用心做事的演員。我從未把自己標榜成曲高和寡、高山流水覓知音的那種人。』對於玄幻劇,他覺得不應該輕視:『天帝身上具有人類的感情,有父子情、有愛情、有家國情仇,只不過是被放到了另一個時空。』

說到年輕演員,劉奕君也認為不該輕視他們的努力:『我劇中的「兒子們」,還有劉詩詩、韓雪他們,所有年輕人都很敬業,拍攝之前都做足了準備,我也沒看到他們在拍攝現場玩手機。』

【一問一答】

演法:對手演員不行,我就用腦補

羊城晚報:你這幾年演了不少『反派』,是比較偏愛這類角色嗎?

劉奕君:其實我演任何角色最後都是『萬法歸宗』。一個再壞的人,我也不會忽視他內心存在的善念。我的人生觀、價值取向,決定了我對角色的理解。我不滿足於很單一的角色,這樣顯得沒有深度,我不能容忍這樣。所以我在選角色上,會求新求變。

羊城晚報:如果再有跟以前類似的角色找到你呢?

劉奕君:比如我演完《偽裝者》的王天風,有很多人找我再演這種類似的角色,但我不會去演了。我經常跟朋友們說,我還沒在一部戲裡好好的、徹底的談一場戀愛,我很期待。

羊城晚報:如果遇到不認真的演員一起演對手戲,你會怎麼辦?

劉奕君:場外,我會把他當空氣,我不跟這種演員交流;場內,有時一些演員意識不到一句話、一個眼神有多重要,他們啪啪啪說完了,我該怎麼辦呢?光在那兒鬱悶也不行啊,我會想像、腦補他沒有演到的反應,然後給出最好的反應。

羊城晚報:你會在片場現場教學嗎?

劉奕君:實在過不去的,我會說:老師,我說這句話的時候……(你叫他老師?)對啊,我叫他老師、老師哥哥。再不行,我就得靠腦補了,他已經盡了他最大的能力了。

羊城晚報:這次演玄幻劇有沒有什麼新的領悟?

劉奕君:沒有,我就是把天帝當成一個真實的父親去演,揣摩他怎樣去上朝辦公、怎樣對待身邊的人、怎樣對待外國使節……很真實的感覺。

羊城晚報:在你眼裡,是不是演古裝劇和演現代劇也沒什麼區別?

劉奕君:一定是有區別的,但演現代戲和古裝戲首先都是要忘掉以前。什麼是以前呢?比如,你腦子裡的日本人是什麼形象?如果我要演一個日本人,首先要忘掉之前所有電視劇、電影傳遞給我的那些東西,全部把它們拋掉,只是單純的把自己放到現在的劇裡面。我不管你怎麼想,我會給你一個全新的東西,在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這就是我的能力。

這圈子很現實,買漲不買跌

羊城晚報:這兩年你紅了,心態上有沒有變化?

劉奕君:我在年輕的時候也著急過,覺得懷才不遇。誰都可能遇到這種情況,可能是時、命、運都沒有到,沒有辦法。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周圍的人有些『砰』的紅了,特別燦爛,但等到炸完之後,又是一片深藍色的天空,什麼都沒有了。我也見過這樣的。

羊城晚報:所以你會更加謹慎?

劉奕君:所以當有一天我被大家認可之後,最重要的是慎重的接戲。有人說,劉老師你應該更往上衝一步。我說,看運氣、看機會。現在能守住這樣不掉下去,我就已經贏了。能不能再前進一步?誰都想,但沒必要著急,我都等了那麼多年了。

羊城晚報:現在是你狀態最好的一個階段吧?

劉奕君:應該是。我現在很難被一些東西干擾,兩三個月中我會非常單純的面對一個角色。我睡不著覺是為了這個角色,吃不下飯也是為了這個角色。我要讓自己的心保持相對安定和穩定的狀態,因為外界的牽引太多了,所以,我在創作和演戲的時候,會盡量讓自己封閉一點、單純一點、安靜一點。

羊城晚報:你這幾年工作量比之前大了很多,是有什麼原因嗎?

劉奕君:因為大家都認可你了,大家都來找你啊。大家都是買漲不買跌,在你最搶手的時候,大家都想和你合作,這很現實也很正常。所以,這兩年我可以挑選一些好的角色。

羊城晚報:也會更累吧?

劉奕君:對,但節奏還是自己控制,我盡量不同時拍兩部戲。

羊城晚報:你現在還是演配角多,有沒有覺得自己缺少主角光環?

劉奕君:我年輕時演了很多主角,但很多戲都沒有播出,或者播出後反響平平。成就我的反而是一些配角,我把配角當成主角一樣去演也很好。而且,現在的戲和以前不一樣了,很少由一個演員從頭到尾挑大梁,比如800場戲,基本上都是群戲,大家平分秋色,你200場、他300場、他500場……你只要給我200場,我就能夠完整的呈現一個角色,讓你對這個人物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羊城晚報:你現在選戲最在乎的因素,除了人物完整還有什麼?

劉奕君:第一是人物完整,第二是投資的平台。你得保證這個戲能播出、能讓觀眾看見啊。要不然,你再有才華有什麼用?我演了很多主角,累得賊死,大冬天在冰天雪地拍完了到現在都沒有播過,那能說我演得不好嗎?你說我演這種主角有什麼意義?拍完後自己看嗎?所以現在我選擇合作的公司是非常慎重的。


《外科風雲》裡野心勃勃的主任楊帆。


《醉玲瓏》裡的天帝。


《琅琊榜》謝侯爺。


《偽裝者》王天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