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萬象/普通高校男要找985、211畢業的

普通高校男要找985、211畢業的。

「妹娃兒,你不用非有成都戶口,反正我屋頭有。給你我兒的微信,你們聊起撒。」成都人民公園中間,樹木參天,人群熙攘。道路兩側,花壇裡、雨傘上,一張張差不多大小的塑封紙有序鋪開,紙上寥寥數語勾勒出一個個未婚人士的基本概況。這裡是成都最大的民間相親角,每天有上百位父母聚集在此,等待自己的兒子或女兒被「選中」。

根據鳳凰網報導,從相親角的小徑經過,兩邊的資料讓人目不暇接。人們查看、物色、閒談、拍照、記錄。距離相親角不遠處,鍛鍊的人在跳廣場舞、唱歌、舞劍、打太極,互不干擾。占據這公園一隅的,多為上了年紀的爹媽,他們掛上自家孩子的徵婚交友表,企圖為孩子尋覓有緣人。就在這幾天,北京、廣州的相親「鄙視鏈」觸動了這幫少有接觸網路的爹媽,成為他們的一大談資。

那成都是否也存在著相親「鄙視鏈」?7月19日,封面新聞記者在此採訪了10餘位為子女徵婚的父母,並搜集了近300份徵婚簡歷,試圖拼湊出成都版的相親「鄙視鏈」。採訪過程中記者發現,和北京、廣州等城市相比,成都要包容和溫柔許多。人品好、看對眼、性格好成為這些父母口中的尋緣高頻詞。

包容背後,也有個性化需求。有父母就表示,自己很看重屬相,屬兔和屬雞不配。此外,女博士、醫生和護士等也會在此遭遇「鄙視」。還有父母則稱,「女方的父母最好是有退休金的正規企業退休員工」。值得關注的是,身高也是父母關注的問題,1公尺6以下的妹子可能被介紹1公尺7及以下的小哥。

相親角

房子戶口沒硬要求 性格好人品好成高頻詞 基本未對房車做硬性要求

站在一堆慈祥的爹娘中間,穿著帶吊衫牛仔裙的王月月分外扎眼,對於這個剛從北京到成都工作的重慶妹子而言,人民公園的相親角簡直就是一個神奇的新世界。

「嬢嬢們太熱情了,圍上來各種問,竟然覺得和我那個每天嘮叨的媽沒什麼不一樣。」王月月笑道,在北京的時候,相熟的師姐曾嘗試給她介紹對象,小姑娘原本想著自己勉強也算膚白貌美高學歷,小康之家沒負擔,結果就因為沒有北京戶口,活生生被嫌棄了,「本來也是拗不過師姐就去見了一面,結果那男生不但帶著媽媽來,還跟我占了他家天大便宜似的,嘖,說什麼以後世代就是皇城根下的人了。」

包容,這是王月月在人民公園閒逛一上午後的最大感受,「居然沒看見一個相親資料上要求對方有本地戶口,或者有房有車,簡直就是良心尋親。」

如王月月所言,記者在相親角看見,幾乎所有的相親資料上,都只簡單列出了個人資料,對於對方,最涉及到經濟條件的提法就是「條件相當」。

「成都的戶口又不難拿,而且,我娃兒是這個條件,找個差不多的,過日子才實在。」一位穿著花裙子的大媽,揮著扇子對王月月絮叨,「你看嘛,我女是公務員,那些沒穩定工作的男娃兒肯定不會找上來撒。」

此外,性格好、人品好、工作穩定、好學上進……這些都是出現在誠尋要求中頻率最高的字眼,「真那種一上來就要房要車的,對比家庭出身的,還不多。」有大媽感嘆道。

個性化要求多 屬兔屬雞不般配 醫生和護士也會被嫌棄

當然,「包容」之中也有「例外」。

24歲的張艾就因為屬相問題,被拒絕了。只不過跟北京相親鄙視鏈裡,不喜歡「羊」不一樣。「雞年」的張艾,是被一隻「兔子」擋在了門外。

從一所211大學畢業的張艾,目前在成都一家國企上班,工作穩定。父母在人民公園裡相中了一個1987年的男孩,各方麵條件都合適,照片上看男孩長相也討她喜歡。本來準備見面聊聊,但是男孩那邊卻托人帶了消息,說屬相不合,算了。

「說兔子和雞不合適,想不到還有這一出。」得知這個消息的張艾啼笑皆非。

「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看屬相,確實不太合適。不過我們雖然不在乎,但可能還有老人比較在乎這個。」一位在這個相親場裡轉悠給女兒找對象的父母說。

除了屬相,也有人會對對象的「職業」有要求。在一份相親檔案中,要求對方的情況,「身高」「屬相」「學歷」「外表」「住房」「職業」「經濟狀況」諸多條例中,有男青年在特別要求中寫到,「醫生,護士除外。」記者猜測,可能是因為醫生、護士工作繁忙,工作時間比較沒規律。

當然,也有更為「奇葩」的要求。比如,一位為兒子找對象的媽媽,就要求女方「985、211高校畢業」「本科畢業」「沒有兄弟姐妹」「城市戶口」「父母是有退休金的正規企業退休員工」。而她的兒子,僅是普通高校畢業的公務員,有房有車。

親「梗」 女博士「摳腦殼」 被指在人民公園「無市場」

讓其註冊婚戀網站

劉燕是川大的一名在讀博士,今年27歲。由於正在做成都相親的市場調查,她一早便去了人民公園實地走訪。她想知道,像自己這樣的條件,能不能被「看」上。

上午10點左右,這位女博士出現在了公園的相親角。她特意打扮了一番,黑色短袖配豎條紋闊腿褲,還戴了頂草編遮陽帽。剛進入樹林中,一波50多歲的阿姨便圍了上來。「妹兒是自己找哇?有啥子要求沒得?」劉燕簡單介紹了自己的情況,本來滿是熱情的阿姨,突然變了個臉。

「博士啊?又還沒畢業?你在我們這兒找有點惱火哦。」一位阿姨說道。「妹妹,你還是在學校找吧,你在我們這兒沒什麼市場,你那麼多同學,喊他們給你介紹撒。」另一位阿姨繼續補充。

一位前來替兒子相親的樂山媽媽告訴記者,不是博士生不好,而是「學得太好了怕娃娃遭架不住」。她說,自己朋友的兒子是本科學歷,去年娶了個博士媳婦,「就像娶了尊佛供在家裡一樣」,「夫妻倆交流也不好,就是一樁將就的婚姻」。

得知劉燕的情況,另一位替女兒尋姻緣的母親寬慰她,「要不你還是去註冊個婚戀網站嘛,讓那些顧問給你介紹,花點錢肯定能找到的」。

高材生扯眼球 川大財大比比皆是 加州大學柏克萊畢業生也相親

「煙火氣」濃厚的人民公園相親市場,徵婚者中竟然隱藏著不少高材生。

四川大學、西安交通大學、西南財經大學、華中科技大學、中央民族大學……端端正正「排排坐」的A4紙上,隨意一瞥,畢業院校拎出來就是985、211高校。

除了大陸名校生,還有不少「海歸」來徵婚,德國碩士、英國雙學位、美國博士,可謂人才濟濟、臥虎藏龍。83年出生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博士後就惹來不少圍觀者的驚嘆。現場有年輕姑娘拿出手機,很快拍下了博士後的資訊,上面留有電話號碼。

不過,高材生們對「另一半」的要求卻不高。比如,加州大學博士後希望對方「1公尺58以上」「89後」「心性柔和」。其他的甚至只有寥寥數字,「條件相宜」「條件合適」等。

矮個子有點傷 160公分以下妹子可能被介紹170公分的小哥

「妹妹,你這身高不得行哦,你這最多1公尺55,還想麻我。」在相親角的一個角落裡,一位仲介正拉著個20多歲的姑娘登記資料。
「我真的有1公尺6啦。」看著仲介,姑娘爭辯道,臉有些紅。

「妹妹,不是我說你,登記資料要誠實,你這身高我都不用拿尺子比,一看就准。」仲介邊說,邊在紅色的筆記本上,寫下女孩的身高。

在相親角內,身高,成為和學歷、年齡、工作並排的「四駕馬車」。一名50多歲的女仲介告訴記者,在人民公園裡相親,個子太高或太矮都不好找。

「比如女方155公分,我就只會給她介紹170公分的男士。如果女方有157公分,可以考慮介紹172公分的。若女方身高在160公分以上,那肯定就會介紹175公分至180公分的了。」她告訴記者,現在很多來相親的女娃子,自己個不高,還想找高的,「哪兒有那麼容易嘛,你覺得180公分的會看上155公分的不嘛?」

在女孩的執拗下,仲介答應,會給她介紹個175公分的男士。「妹妹,我不能保證他看得上你哈,雖然你是研究生,但人家男方要找160公分以上的。」

95後「殺」入場 最小22歲最大77歲 來徵婚者多是女性

「25歲可以找,28歲有點急,35歲看離異。」婚戀市場上的主力軍是25歲至35歲年齡段的人群。不過,在這裡的相親場,已經「殺」入了95年的徵婚者。

「妹妹,你還不找哦,你都26歲了。人家剛滿20歲的姑娘都開始找了呢。」一位大媽攔下正在看資料的姑娘,揚揚手中厚厚的「檔案」。這裡面,有出生於1995年的西華大學畢業生已記錄在冊。「95後」這年齡一出,兵不血刃,頓時「殺」得徵婚者們驚嘆不已。

下有「95後」,上也有「40後」。「少時夫妻老來伴」,有不少喪偶的老人也在這裡尋覓另一半,年齡多為60歲左右,最高齡的出生於1940年,今年77歲了。老年人的擇偶標準相對來說,比較實在,不少人要求對方有雙保,有房。同時,也會在自己的條件中標注,「子女獨立」「無負擔」。

就徵婚者的性別比例而言,男性普遍要比女性少。一位仲介說了一個數字,略顯誇張:「這裡來找對象的90%是女的,只有10%是男的。」

江湖

在人民公園相親角內,除了滿眼張望和打量的父母外,還有和這些父母同齡的仲介。她們大多為女性,又分個人仲介和團隊仲介兩種。個人仲介以走量和熟人介紹為生,而團隊仲介背後則依靠了一個婚姻介紹所。記者調查發現,相親角中個人仲介有10餘人,每人手中均有男性客戶和女性客戶,他們習慣用筆和紙記錄資訊,收費在200-300元左右,而團隊仲介則通過「帶客」至婚介所謀生,要想介紹需先繳納500元登記費,或花3000-4000元註冊成為會員。

婚介所 年齡越小花錢越少 1990年出生需繳納3000元會員費

「這裡擺出來的基本都是女求男,想看更多男孩照片,這裡肯定找不到,我可以帶你們去。」一名女仲介告訴一對來自重慶的夫婦,自己手裡還有很多男孩照片,可供他們選擇,不過不在公園裡。

重慶夫婦跟隨仲介走出公園,走了約10分鐘,來到一條相對僻靜的小街。乘坐電梯到達3樓,即可看見婚姻介紹所,它只有一間辦公室,有些破舊,屋內擺了兩台電腦、兩張小桌子、一颱風扇和一台掛式空調。把重慶夫婦帶到此地後,其中一位仲介離開,離開時她對另一仲介說:「你來招呼下他們,介紹下情況。」

留下的這名仲介先讓重慶夫婦選照片看簡歷,桌子上擺了兩本資料,裡面清晰記錄了男士們的年齡、工作、身高、屬相等,還羅列出對女方的要求。部分簡歷中還帶有生活照。

約10餘分鐘的寒暄後,重慶夫婦選中了一名男士,希望可以讓仲介牽線介紹。「你們填個資料吧,先交500元登記。」該仲介稱,登記後有合適的人選,會主動介紹,但如果註冊成為會員,就會一直介紹到成功為止,「價格3000至4000元不等」。

該仲介稱,一般情況下,兩年之內都會介紹成功。至於價格,90年以後出生的女孩為3000元,90年以前出生的是4000元,「我們已經是成都最低價了,不講價的」。

個體戶 300塊可包年擺地攤 微信聯繫推薦合適的人

道路兩旁隨處可見,擺得整整齊齊的徵婚者檔案,被分割在仲介們的小地盤內。這裡的「地盤」,並不是想進就能進,都是要收費的。
「你也可以自己放,反正是沒有人給你看著的,被風吹了,被扔到垃圾桶我們不會管。你要有時間,就天天自己來擺。」一位仲介正在「拉生意」,穿條紋T恤的女孩是初次進入這個相親場,臉漲得通紅,對要不要留下個人資訊有些猶豫。

仲介跟她算了一筆帳,一年付300元錢,資訊登記在自己的「資料庫」裡,兩人加微信,有合適的人選立刻推薦給她。同時,她可以選擇將自己的徵婚資訊列印出來,擺在這裡,她幫她看著。

「我每天早上9點多,10點過就來了。下午天氣熱四點,五點收攤。一個月擺20多次。很劃算的。」仲介游說這個頗為羞澀的姑娘,一般不出一年都能找到合適的人。她在姑娘面前翻開記錄了多個徵婚資訊的本子,「女孩子不好找啊,你看我這裡,已經有110多個女孩子要找對象了,男娃才40多個。你要趕緊下手。」

這位仲介介紹自己是退休工人,已經在人民公園這邊做婚姻仲介5年了。手上有不少的資源,很多父母將自己孩子的資訊留在這裡,希望能找到合適的人。她告訴姑娘,因為自己熟悉這些父母,所以女孩子登記在這裡要安全些。如果是自己隨意擺資料,至不准就有什麼心懷不軌的人打電話。「雖然這裡也沒出過什麼事情,不過總是要留個心眼。」

除了300塊包年,記者還發現也有包月的「套餐」。另一位大媽推薦,100元可以幫忙守徵婚資訊3個月。「不過,相親這種事情,肯定會給你推薦,但也不能保證你一定就可以找到。」末了,她又添了一句話。

速寫 

混跡於人民公園的爹和娘 高溫下吃自帶盒飯 每天定時去相親角

「以前去過好幾家婚介所,錢一交,約會兩次就不管了。」聽見仲介的吆喝,老梁和妻子擺了擺手,繼續在相親角閒逛。這對從達州來到成都居住的夫妻,眼下的「一號工程」就是給什麼都好的女兒找個意中人,聽說人民公園的相親角後,老兩口頂著34度的高溫,從高新區坐地鐵慕名而來。

時至中午,太陽越來越烈,偏居於公園陰涼一處的相親角內,人越來越多,有爹媽拿出飯盒,坐在小馬扎上,開始吃午飯。老梁拿出本子和筆,看見條件適合的,就把資料抄下來,有其他的家長湊上來問,「你家也是女娃兒哦,哎呀,現在女娃娃不好找。」

的確,在相親角,女生的資料明顯多於男生,一位阿姨用黃色的小本記錄女生資料,藍色小本記錄男生資料,大半年下來,搜集到的求偶女生是男生的兩倍。

不過,也有一些男孩家長混跡其中,李大伯家的兒子,今年從川農研究生畢業,現在在家準備考公務員,李大伯兩口子每天上午、下午,准點兒來相親角逛逛,「娃兒工作還沒確定,倒不會現在就找,就是先來看著,反正就住在附近。」

一天中的大多數時候,相親角都是熱鬧的,在每一份簡單資料寥寥數語的背後,幾乎都有操心的爸媽,他們手機上,存著孩子的各種照片,不管是不是合適的相親對象,會拿出來「秀秀」,畢竟,這是他們最為驕傲的存在。

「我們那個年代,單位有介紹,還有各種聯誼活動,但是感覺現在的孩子,見到的世界越來越大,但是自己的世界卻越來越小。」李大伯感嘆,從父輩養活家裡三四個孩子,吃飽就好的年代,到他們這一代,似乎從未想過給孩子上一門「愛的教育」,「那時候,我們也是第一次做爸媽,就想著不要讓娃兒餓著凍著,卻忘了引導他們怎麼去關懷、愛一個人。」

坐在一邊的老梁點點頭,湊上來念叨,女兒高中時早戀,從學校教導處回來後,他狠狠打了孩子一頓,馬上辦了轉學,「結果現在,想讓她戀愛,都難。」

越到下午,相親角就越鬧熱。穿著花布棉裙的媽媽,提著茶杯的爸爸,湊在每個資料前仔細端詳,念叨一番,有時候還會和其他的父母湊在一起感嘆一番。在這裡,不同的爹媽,相似的故事,相同的心情。相親角的喧鬧絮叨中,有找到合適對象幸福美滿的傳說,也有耽誤多年仍無所求的遺憾,而對於時常混跡其中的父母而言,那些終歸都是別人的故事,他們最為關心和期待的,始終是自己家的「寶貝」,什麼時候,能擁有一段在他們看來完美幸福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