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張獻忠沉銀考古發掘 金銀財寶讓人拍照拍到手軟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為成都市民揭開江口沉銀考古發掘工作背後的故事。

發掘面積達20000平方公尺,共計出水各類文物30000餘件。前不久,彭山江口沉銀遺址文物出水讓世人矚目。而數百年來流傳在成都平原的張獻忠寶藏童謠,更是讓人對考古發掘充滿好奇。昨日,在四川省圖書館的巴蜀講壇上,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為成都市民揭開這段考古發掘工作背後的故事。

傳說流傳數百年

為何去年才開始考古發掘

根據鳳凰網報導,「石牛對石虎,黃金萬萬五。誰人識得破,買盡成都府。」一首在成都平原上流傳了數百年的童謠,開啟了昨日的講座。「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都是聽著這首童謠長大的吧,甚至還有一個尋寶的夢想。群眾對此是當作一個寶藏來關心,而我們考古人員是要用科學的方法、理論、手段才能進行考古。」高大倫表示,98天的沉銀遺址第一階段水下考古發掘工作其實凝聚著中國大陸幾代考古人的心血。

「除去張獻忠的沉銀傳說,江口自古以來也是成都南部的一個攻防重鎮,這裡的考古工作一直在進行。」高大倫介紹,在上世紀40年代,該地區就曾發現漢代崖墓等文物,偶爾也有因挖沙、捕魚發現的金銀,但散碎的線索並不能表明此處有考古發掘的必要。而令考古人員振奮的證據出現在2005年。「2005年以來,隨著河道施工和公安機關的追繳,發現了一批文物。當年,江口曾經發現一隻木鞘,這印證了張獻忠木鞘藏銀的傳說。」

本次考古發掘不僅是四川省首次開展水下考古發掘專案,也是大陸考古界首次在內水區域開展圍堰考古。除了實證,技術手段也是必不可少的。「我們國家的水下考古是在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才開始發展的。像南海一號等等專案也是等到科技手段成熟才進行發掘。」

從尋訪百姓、參考文獻到劃定出水地點,協調技術單位,組織考古人員。聽完考古的前期準備,市民們更明白高大倫在講座一開始就說考古不是一時興起,而是要解決歷史文化課題的意義。

能挖到東西嗎?

引流渠帶來驚喜

「自從這個考古專案啟動,「能挖到東西嗎?」是我聽過最多的問題了。」高大倫說,雖然有了不少文獻、實證和配套的科技手段,但也不是說一下就能挖到東西。「開展這項工作,是我們經過多方調查和論證的。」

儘管心態放得很平和,但高大倫還是表示,這次考古發掘的場面完全可以用震撼來形容。「我們考古發掘是在枯水季進行的。經過圍堰,在2公尺深水下又挖開3公尺厚的砂卵石,這才到作業的河床。因為河底還是不停滲水,我們又使用了20多台抽水機,並且挖了一條1000公尺長,2公尺寬的導流渠。」對照圖片,高大倫用通俗的語言向市民們介紹起艱辛的考古工作。不過,工作的回報卻因這條導流渠意外地提前到來,高大倫介紹,這條導流渠從開挖就不斷有文物發現。「我們的志願者當中有一位擅長拍照,就被安排去拍照了。剛開始兩三天還特別興奮,拍了照片還要激動地說明好久,之後就只編個號了。給我說文物實在太多,都拍到手軟了。」

張獻忠冊封妃嬪的金冊,鑄造的西王賞功金幣、銀幣,以及大量精美的金銀首飾、兵器、日常生活用品。高大倫將部分文物圖展示給市民們,大量金銀財寶讓現場一片嘖嘖稱奇聲。「你們不要以為考古現場這麼多人就能渾水摸魚,我們出入現場都有堪比飛機場的安檢系統,想來這裡發財,是不可能的。」高大倫一席話引得市民們哈哈大笑,也解答了不少人心中的疑問。

未來發掘

相比金銀更期待生活用品

報告完這次考古發掘,高大倫又為市民們進行了下一步工作的釋疑。「我們究竟挖到核心區域了嗎?這個問題我也不能確定。可能這次只是發現了一個角落,因為我們公布的遺址總面積達到100萬平方公尺。也可能是臨近核心區,因為出水文物數量龐大。但文獻記載,當時張獻忠是有上千條船只的,所以也存在多個核心區的可能。」不過對於考古發掘,高大倫也給出了自己的想法,「相信大家都期待更多的財寶被發現,對吧?其實這次考古發掘出來了很多金銀器,我卻期待有杯、碗,甚至化妝品等生活用品的發現,這對於我們研究明清時期的社會生活意義很大。」

「既然發掘了這麼多的文物,考古院可以留下一部分收藏嗎?」一位觀眾的問題也引起了眾人的關注。「作為我們考古人員來說,是希望廣大群眾都能看到這些考古成果的。目前眉山正在籌備建立張獻忠沉銀博物館,我們考古院也有參與其中,一定會盡早讓大家都看到這些珍寶。」高大倫解釋說,考古發掘之後,文物的修復與保護,相關報告的整理等還需要考古人員參與。「這些文物可不歸我們考古院,我們可以留下少量文物作為標本。」高大倫表示,遺址的確認和豐富的文物出水,必將掀起一輪明清史研究的熱潮。而除了江口地區,上下游的調查也將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