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寶重器「兮甲盤」為何能拍賣9億?

國寶重器「兮甲盤」為何能拍9億?

「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上,西周青銅器「兮甲盤」以1.85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成交,再加上佣金,成交價高達2.1275億。

根據鳳凰網報導,這創造了古董藝術品在中國大陸拍賣的新紀錄!


國寶重器兮甲盤。

一件文物竟然這麼貴?網友戲稱其為史上最貴「平底鍋」。近日網上還出現了帶有兮甲盤銘文的煎餅、雞蛋餅之類PS圖片。
不過,專家卻認為這價格不貴,再高點也值!

這是一件怎樣的文物?細考究起來,你會發現它身份好尊貴,故事好曲折,經歷好傳奇……


網友P圖兮甲盤煎餅。

其價值高過「毛公鼎」

價格高低總是相對來說的。古董行評估一件文物,往往也有所參照。兮甲盤作為商周青銅器,找參照物並不難。今年4月的佳士得紐約春拍上就有兩件青銅器,分別為饕餮紋方尊和饕餮紋方罍,其成交價都雙雙突破2億元人民幣。

專家認為,那兩件青銅器的價值不如兮甲盤,它們都能拍出2億多的高價,兮甲盤才2.1億,不算多!


青銅饕餮紋方尊。

同樣都是青銅器,兮甲盤好在哪裡?

公認的是,兮甲盤上有銘文,且多達133字。

文物是歷史的證物,有文字自然價值更大。兮甲盤上的文字字跡清晰、內容完整,時間、地點、人物、事件都齊備,記錄了西周王朝北伐玁狁(又作嚴狁)的戰爭、與南淮夷的貢賦關係等資訊,能填補典籍缺載的史實,有媲美《尚書》的價值!


兮甲盤銘文部分。

可以作比較的是,較兮甲盤稍晚的另一件青銅盤「虢季子白盤」,同樣記錄北伐之事,而它是國家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虢季子白盤有111字銘文。

其次,兮甲盤屬於禮器。中國古代青銅器按用途分為很多種,禮器用於祭祀和宴飲,其等級最高;而饕餮紋方尊和方罍,都是作為實用器的酒器。


兮甲盤正面圖。

再者,兮甲盤來源清晰,且屢見於學術著錄,屬於青銅器中的「大名人」。宋元以來涉及兮甲盤的學術著錄有數十種。大學者如王國維、郭沫若等都對它進行過考釋。王國維稱讚之:「此種重器,其足羽翼經史,更在毛公鼎之上。」


現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的毛公鼎。

鑄造者曾編撰《詩經》

很多貴重文物,制作者都已無法考証,不過兮甲盤的鑄造者很明確,那就是兮甲。

兮甲乃何許人?他在歷史上可是大大地有名。經王國維考證,兮甲即為「尹吉甫」,是西周宣王時期的重臣,官至太師。他文武雙全,是大陸古代著名的政治家、哲學家、軍事家。


西周宣王重臣尹吉甫。

兮甲盤上的銘文,記述的就是兮甲隨周宣王北伐並建立功勛,及對南淮夷徵收賦稅之事。

還值得一提的是,兮甲也是著名詩人,是《詩經》的主要採集者和編撰者,他為此被尊稱為「中華詩祖」!


大陸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

在《詩經》中就有詩歌專門記錄他的故事,如《詩經﹒小雅﹒六月》就生動記述了尹吉甫掛帥出兵抗擊嚴狁的史實。其中有「文武吉甫,萬邦為憲」之句。

另外,《詩經﹒大雅》中的《崧高》、《烝民》、《韓奕》、《江漢》等篇章都是兮甲的作品。

有學者認為,尹吉甫的政治抒情詩,或譽或刺,在思想上和藝術上已相當成熟,比戰國時代的屈原還要早400多年!


屈原比尹吉甫晚400年。

流落民間被用作平底鍋

兮甲盤的身世傳奇,就像和氏璧一樣,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性!

尹吉甫隨周宣王北伐後鑄造此盤,後入土。宋代出土後藏於紹興內府,南宋末年戰亂中銷聲匿跡。


南宋張掄《紹興內府古器評》。

元代大書法家鮮於樞是個青銅器收藏鐵粉,時常四處搜羅珍品。他在其僚屬家中發現了這件已被折斷盤足、當作「炊餅」用具的青銅盤,他如獲至寶,立即帶回珍藏!


兮甲盤底足已殘缺。

清代兮甲盤又入保定官庫,清末輾轉落入金石大家陳介祺之手,而後到民國時期又不知所蹤。直到2010年,一位熱愛傳統文化的旅美華人在一個小型拍賣會上發現了兮甲盤,重金買下並將之帶回國。

2014年11月,在武漢舉行的中國大陸(湖北)文化藝術品博覽會上,兮甲盤歸國後首次現身於公眾視野。經多位權威專家鑒定,這正是失落已久的兮甲盤真品!

2014年兮甲盤現身武漢文博會。

兮甲盤的歸來,與2006年商代「子龍大鼎」回歸祖國(現藏國家博物館)、2013年「皿天全方罍」回歸祖國(現藏湖南博物館)一起,被稱為近年大陸文物回流三件大事!


藏於湖南博物館的皿方罍。

拓片傳世屢「斥」偽品

如此一件只聞其名、不見其身的國寶重器,社會上難免會出現仿品、贗品。上世紀就出現過兩件「兮甲盤」。其一是日本書道博物館保存的一件青銅盤,號稱就是「兮甲盤」,經考證和鑒定是偽品。


日本書道博物館。

另一件出現在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這件青銅盤在尺寸、銘文、紋飾上和流失的兮甲盤有驚人的相似。然而經專家鑒定,這件也是偽品。


兮甲盤局部紋飾。

值得一提的是,在「打假」證偽中起關鍵作用的,還是兮甲盤自己!

這和上面提到的一個歷史人物有關,即清代金石學大家陳介祺。他對兮甲盤做了研究,並對銘文做了拓片。兮甲盤真品流失後,這些拓片仍在學界流轉,晚清民國的金石圖冊多有收錄。


蓋有印章的銘文拓片。

這些拓片成了仿冒者的底本,同時也成了鑒定者的有力武器。日本、香港收藏的「兮甲盤」與拓片一比對,就露出了馬腳。

比如香港中文大學的這件藏品,是在西周青銅盤上用強酸腐蝕偽造出的銘文。由於強酸用量不易控制,腐蝕出的筆畫肥瘦不均,且有部分文字因強酸過量,造成筆畫不清或缺失。


兮甲盤銘文字跡清晰。

兮甲盤,它在傳世時和失蹤後,都一樣大名鼎鼎,都一直在書寫傳奇!它又一次強勢歸來,震動了拍賣市場,震動了社會。

明天,它或許會書寫出新的傳奇!


兮甲盤經歷曲折堪稱傳奇。

兮甲盤銘文

隹五年三月既死霸庚寅,王初格伐玁狁於(餘吾),兮甲從王,折首執訊,休亡敃(愍),王賜兮甲馬四匹、軥車,王令甲政(征)司(治)成周四方責(積),至於南淮夷,淮夷舊我帛畮(賄)人,毋敢不出其帛、其責(積)、其進人,其賈,毋敢不即次即市,敢不用命,則即刑撲伐,其隹我諸侯、百姓,厥賈,毋不即市,毋敢或(有)入蠻宄賈,則亦刑。兮伯吉父作盤,其眉壽萬年無疆,子子孫孫永寶用。


兮甲盤側面圖。

銘文大意:在周宣王五年三月(西元前823年3月24日),宣王親自率兵討伐玁狁,兮甲隨王出征,殺敵執俘,榮立戰功,宣王賞賜給兮甲馬四匹車一輛。又命令兮甲掌管成周及四方交納糧賦。南淮夷本來就是順從周王朝的貢納之臣,不敢不繳納貢賦,不敢不運送通商貨物,否則將興兵討伐。凡屬南淮夷來的人,必須到指定的地方留住;做買賣的商人,必須到政府管理的市場營業,膽敢不服從周王的命令,則受刑罰處置。周王朝屬下的諸侯、百姓做買賣,膽敢不到市場上去,膽敢擅自接納蠻夷的奸商,也要受到嚴厲的懲罰。


國寶再次回到公眾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