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要有顏值還要有房和車 到底結婚有哪些條件

共青團浙江省委成立婚戀交友事業部,5000餘人來相親。

在中國大陸,談論婚嫁有什麼條件?近日,一張在網上盛傳的『相親價目表』引發關注。 『外地人不行』『屬羊的不行』『京籍大於京戶』『內環的大於外環的』……這一系列要求,成為北京各大公園相親角的大爺大媽為孩子相親的『明文準則』。

根據中新網報導,有人疑惑,愛情婚姻豈能用這些標準衡量,但也有人認為,這些硬條件是維持婚姻穩定的基礎。那麼,找另一半,你最在意對方什麼?

追求『看對眼』

『先看長相,再看三觀。』在北京工作的湖南青年楊樹告訴中新網記者,『三觀』得相處一段時間才能彼此了解,所以對方的長相很重要,他笑稱自己以貌取人,彼此『看對眼』了,才有繼續發展的可能。

和女友在北京相處了三年多,楊樹仍然沒有結婚的計劃,他自稱是恐婚族,但他說,『其實就是還年輕,自己沒玩夠,還不想承擔家庭的責任。』

平日裡,他和女友租住在北京東三環邊上,沒有車,周末偶爾會使用共用汽車去郊遊。楊樹認為,現階段是他們『最好的狀態』,不結婚並不會影響他們的感情,但『再過幾年可能就有影響了』。

不過,提到結婚的條件,楊樹的要求就不止是對方的『顏值』,他表示,年齡不管比他大還是小,要在3歲範圍內,雙方家庭環境也要差不多。

他對戶口沒有要求。『我不是北京戶口,我沒資格要求別人。』楊樹說。

追求『精神相伴』

在北京工作生活十餘年的南方人何何,沒有北京戶口,但是已經有了自己的車和房。

何何成長在單親家庭,父母的失敗婚姻曾使她對婚姻愛情保持相對保守的態度,但兩個月前,1984年出生的她戀愛了,男方比她小5歲,經濟條件並沒有她優越。

她說,『和男友剛接觸時,覺得他長相還行,收入也還可以,在一起應該沒什麼問題,但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發現,目標偏離了。』

何何說的『目標』是結婚。按照她的說法,相處過後,她開始疑惑,是否還是因為年齡上的差距,他們之間越來越『沒得聊』,她所追求的『精神相伴』,漸漸變得不切實際。

『如果只是把目標定為和這個人談戀愛,就會簡單得多,如果是奔著結婚去的,兩個人的壓力都會變大。』何何表示,尋找婚姻伴侶多多少少都有些『算計』,戶口、學歷、月薪就都是『加分項』。


資料圖。

追求對方『有車有房』

正如何何所言,愛情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也越發變得現實。

近年來,在一些城市的公園裡,出現了『家長相親族』,參與相親會的人大多是60多歲的老人,他們相互之間並不熟識,都是為子女尋找適合的結婚對象。這些老年人往往將兒女的基本情況,寫在一個紙板上,本地戶口、公務員、央企工作……諸如此類的『硬條件』他們會寫在顯眼位置。

提到自己心中的婚姻『硬條件』,家住武漢的徐婷說,她在心裡已然列好了一張表,上面都是可以量化的標準。

25歲的徐婷通過自身的努力,在國外一所名校讀到碩士畢業。今年,她拿著亮眼的簡歷,在武漢從事投資銀行領域的工作。

徐婷說,對於婚姻,以前她只要愛情,而現在她更看重『麵包』。

她說,『男方收入不用太高,比我高或者跟我差不多就行;有房,或者結婚時可以買房,房子不能太遠,最遠不能超過光谷(武漢城區二環線外、三環線內)吧!光谷都有點遠……最好是碩士,出過國更好,但不是硬性要求,非單親家庭。』

根據中新網報導,不過,徐婷也承認,雖然自己列了很多『硬條件』或者說『加分項』,但現實卻往往是在做減法,但分數減的太多,就不可接受。回國一年多來,徐婷至今還沒有遇到讓她滿意的另一半。

華中師範大學社會學院副教授金小紅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分析,中國大陸社會正在日趨理性化,個人在跟隨時代飛速發展時,會產生一定的危機感,體現在婚戀觀上就是,現代人的擇偶觀念更加理性化,會更加清晰的計算結婚中可能存在的風險和收益。

婚姻更多是情感、價值認同

有觀點認為,在相親中,父母們看重的『硬條件』可以理解,這某種程度上是他們的成長經歷與社會閱歷在子女婚姻問題上的投射。

金小紅也表示,『婚姻中,感情確實存在越來越淡的可能,因此對方有一個好的物質基礎,是開啟這段關系的重要砝碼,站在個體角度來講,這也是不為過的,就像古代人講究的門當戶對。』

但她同時強調,愛情肯定不能等同於婚姻,愛情有激情的成分,但婚姻更趨於理性,這其中就有對雙方人生價值觀念的評估,它是一種更高層次的追求。

天津市婚姻家庭研究會會長潘允康曾發表文章稱,『現代婚姻文化建設中,尊重個性,減少任性,增加理性是不可或缺的三個方面,因為理性婚姻有利於個人,也有利於社會,有利於婚姻家庭機體的健康和功能的正常發揮。』

『婚姻不僅僅是物質交換,更多的是情感認同、價值認同,物質雖然是很直接的、看得見的,但同時也是非常脆弱的。』金小紅說。(因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