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媽被騙四千萬牽出詐騙團夥 詐騙團夥伴開年會被一鍋端

成都市公安局抓獲犯罪嫌疑人。

「你們凍結我的錢,是不是該還給我了?」去年8月的一天,一位成都大媽走進派出所「要錢」,不想引出一個跨國特大通訊詐騙系列案。

根據新華網報導,這位在成都市武侯區居住的王女士,被一個以台灣「金主」出資、設立在印度的通訊詐騙窩點一次性騙走近96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巨資,單案驚動公安部。

經過半年多的艱苦偵查,並趕赴印度開展國際警務合作,成都警方在公安部和四川省公安廳的大力支援和指導下,專案組抓獲該團伙嫌疑人51人,其中4名來自台灣省。這是成都首次摧毀跨國通訊詐騙團伙。25日下午,成都公安局召開通報會,首次詳細披露成都「8•25」特大跨國通訊詐騙案的諸多細節。

大媽被騙

96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被轉走 民警都震驚

去年8月25日,成都大媽王大麗(化名)走進武侯區南站派出所報案。見到民警時,王大麗第一句話聽起來很奇怪:「你們把我凍結的錢,是不是該還給我了?」民警詳細詢問才發現,眼前的這位大媽,很可能遭遇通訊詐騙了,對方冒充公檢法人員「凍結」餘額,實際上是轉走了她的錢。

幾番告知可能遭騙,王大麗仍不相信。當她意識到遭了的時候,她再次透露的情況,讓民警幾乎倒吸一口冷汗:王大麗說,她帳戶上959.6萬元都不見了,而且早在去年8月17到19日三天內,她按照一位「最高檢」的「檢察官」指令,分批次遭人轉走了。

派出所立即上報案情,成都市公安局刑偵局情報處迅速介入。單案被騙960萬,涉案金額之巨,大陸罕見。

在四川省公安廳的領導和指揮下,成都市局主動上報公安部,提出赴境外對窩點進行打擊。公安部對此大力支援,通過國際警務合作局等取得銜接,與此同時,專案組對該窩點的資金往來等各方面進行偵查,掌握了更多的關鍵資訊:騙走大媽錢財的團伙,由台灣騙子組建和管理,窩點「總部」設在印度的古吉拉特邦一個農民房裡。

奔赴「老巢」

台灣「金主」出資 詐騙總部設在印度農民房內

專案組偵查人員通過偵查了解到:王大麗是被一個分工明確的跨國通訊詐騙窩點所騙。通過查詢撥打到王大麗處的電話偵查,該窩點並不在大陸。這個窩點怎樣的架構,如何分工詐騙,暫時都不清楚。

專案組先找到一個突破點,通過個人帳戶走帳異常和出入境記錄比對,確定一個綿陽三台縣籍男子應該是其中一個參與嫌疑人。通過這1個人再梳理社會關係,從1人再到3人,慢慢從周邊摸清了這個窩點的架構。

之後,專案組確定這個團伙由台灣「金主」組建和管理,「老巢」設在印度的古吉拉特邦一個農民房裡。該案上報公安部後,成為公安部和最高檢兩大部門的「雙掛」督辦案件。

今年1月,在公安部帶領下,四川省公安廳和成都市公安局、中級法院、檢察院組成的聯合工作組趕赴印度,這是四川公安部門第一次赴境外開展警務工作,在印度9天,通過大量的摸排和協調,為回國後更有針對性的偵控抓捕工作打下了基礎。

騙子分工明確

成員人手一冊標準「教材」

經偵查,專案組摸清了這個騙走成都王女士960萬巨款的詐騙窩點特徵:話務員人數30到50人左右,除幾個「二線」「三線」話務員是台灣人外,「一線」全部來自大陸。

窩點最上層是一名台灣「金主」,出錢設立這個窩點,「金主」不去印度,只出錢;他的台灣同鄉、綽號「猴哥」的人負責招募人員和印度窩點的全面管理。招募的話務員大多是「有從業經驗人員」。警方後來通過審訊得知,其中相當多的話務員還曾在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的跨國通訊詐騙窩點做過事。

警方披露,台灣「金主」找來專門的人對話務員進行培訓,主要模式就是話務人員冒充公檢法人員行騙,此詐騙手法在業內被稱為「台灣系」,通常就是一線騙、二線嚇、三線哄。而一二三線話務員扮演什麼角色、過程中該怎麼說,他們都有一個自編教材─標準「話術本」,所有詐騙步驟都是嚴格按照這個「話術本」的套路來進行的。

受騙細節

騙子沒說轉帳二字 遠端控制電腦轉錢

那麼,王女士又是怎麼被騙子騙走960萬元巨款的呢?據警方披露,去年8月,一個冒充武漢某銀行信用卡中心的電話,從印度打到了王大麗的手機上。

第一個出場的是「一線」話務員,這是撒大網的粗活。他問,是不是辦了武漢某行的信用卡。絕大多數人會掛斷,但王大麗答話了,告知沒有。「一線」說,我們是信用卡中心,系統顯示用你的名字辦了卡,有1萬多元欠款。

緊接著,「一線」見她緊張了,讓她立即報案。「我們和公安有專線,直接給你轉過去如何?」王大媽馬上同意。之後,「二線」出場了,這是技術含量高得多的環節,他的角色是假扮警察,而且非常需要「技巧」。

細節1

聽說捲入詐騙案 大媽慌了

「二線」口氣很嚴肅問什麼事情,王答自己銀行信用卡被冒用了。「二線」這時口氣強勢,按「話術本」的套路,他對王說:到底辦沒辦過?你要如實說。你現在不是被冒用那麼簡單,我們這裡一個「李剛詐騙案」,你是案偵嫌疑人。這個時候,另一分工明確的人員立即著手按照王大麗的詳細個人資訊,趕制一個「最高檢通緝令」,並要最快速度放到他們專門製作的假網頁上。

王大媽越來越害怕。「你如果不能證明自己,我們就要採取強制措施,你要麼電話裡配合,要麼我們專案組到你成都家裡找你。」王趕緊答應電話配合。「二線」問她有多少錢,分別在什麼卡上。「你要如實說,如果有個人財產藏匿,我們就要凍結劃走你的這些資金。」她說出自己幾張卡分別有多少錢。這時,「二線」很嚴肅地指令她,把各銀行卡的錢轉到一個卡上,實現了把錢歸攏到一堆的一步。並讓她開通網上銀行,辦一個「K寶」,還需和「最高檢葉檢察官」聯繫。

細節2

偽「通緝令」令大媽深信不疑

技術含量最高的「三線」出場了。「三線」讓她到電腦前,給她一個網址,告訴她現在的狀況有「大麻煩」。這個他們專門製作的假網頁,王大麗的通緝令已經赫然顯示,她看了後深信不疑,此時她已經完全聽從對方的任何指令。

細節3

騙子遠端控制電腦 轉走巨款

登錄網上銀行後,「三線」不說轉款,是這裡面有最關鍵的一步。受害人如果在賓館房間(被要求刻意躲避家人和朋友),騙子會要求他們用毛巾蓋住K寶顯示屏,因為小的顯示屏會顯示正在轉錢。

針對王大媽,「三線」讓她用手蓋住顯示屏,說這是「驗證指紋」,然後通過另一名精通電腦的同夥,通過QQ遠端控制王的電腦,讓她不停地在「K寶」上按操作。

這樣的最後一關,王大媽最終沒能挺住,王大媽和老伴平時兩個人住,兒女不在身邊,事發時老伴也不在家。就這樣,在三天的時間裡,第一天分批轉走300多萬,第二天100多萬,第三天500多萬。

 警方收網

巨款半數通過比特幣銷帳 團夥三亞開慶功年會被一鍋端

等王大媽報案的時候,她的錢早已被轉走一空。警方偵查發現,這個詐騙團伙有著極其嚴密的組織分工,包括資金轉移。大媽被騙的960萬元被很快分散,分五級帳戶轉走,有的進入了第三方支付平台。最棘手的是,詐騙資金被混入不同的帳戶,如果比喻的話,就像把很多桶水往一個池子裡倒,這裡面有詐騙的錢,也有正常生意往來的錢,而且一半以上通過比特幣銷帳,給偵辦工作帶來極大的困難。

得知自己被騙,王大媽幾乎崩潰,痛心疾首。

通過大量的刑偵工作,今年過年期間的2月15日,警方獲得一個突破性的線索:該窩點兩個非常重要的來自台灣的犯罪嫌疑人在三亞入境了。專案組在公安部、省公安廳的指揮下,趕赴三亞直接實施抓捕。民警到現場後發現,情況比預期的要複雜得多,民警只好在酒店附近蹲點守候。經過精心準備,在三亞警方配合下,2月16日一舉抓獲11人。

突審發現,正是因為騙得包括成都王大媽在內的眾多受害者巨額資金,該團伙利用過年時間,一起趕到三亞度假並開一個慶賀年會,抓獲的人中有3名來自台灣省,其中包括窩點的二把手,也就是「猴哥」,以及長期實施管理,地位相當於總經理的「金瑞」,還有一名「二線」話務員。這是四川省首次在通信詐騙案中抓獲來自台灣的人員。

話務員提成

高達80萬元

民警介紹,被招募進詐騙窩點的犯罪嫌疑人都是有多次詐騙經驗的。這些人被招募後,有專人將他們的證件收集起來,統一到代辦簽證的旅行社辦理商務簽證,一共90天。之後拿著「金主」提供的機票,從香港轉機到印度。飛機落地後,這些人員被印度當地人帶到窩點。

「從審訊情況來看,這些下面的話務員都不知道自己在印度哪裡,只知道自己在印度。他們到印度之後,只能在規定地點活動,電話卡、證件都是被收走的。」民警告訴記者。

據嫌疑人交代,詐騙得來的錢財最後會被轉到台灣「金主」帳上,由「金主」進行分配。話務員每天被要求打300個詐騙電話,試用期工資6千,轉正後工資8千並有提成。在該案中,光是負責三線工作─扮演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官的嫌疑人,就提成80多萬元。另外兩個「一線」和「二線」也分獲幾十萬元不等。

專案組成員之一的武侯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中隊長熊建透露,目前為止,「8.25」特大跨國通訊詐騙案串並破獲全省136件案,其中成都107件,還有多起外省案件,涉案金額達3000多萬元。目前,已抓獲犯罪嫌疑人51人,其中犯罪嫌疑人4人來自中國大陸台灣,47人來自大陸,刑拘的51名中41人已批准逮捕,取保8人,起訴4人,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