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遭密友背叛逐出豪門 閆妮、鐘麗緹曾為愛崩潰

劉敏濤。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關注女性成長問題,娛樂圈中也有不少女星在經歷了失敗的婚姻後,收拾心情打拼事業,甚至迎來事業的第二春,收獲更美好的生活。

根據鳳凰網報導,婚姻失敗不代表人生失敗。劇中女主角羅子君(馬伊琍飾演)離婚後一切歸零,但是她在朋友的幫助下很快回歸職場,重新找回自我。如果你在懷疑羅子君的職業逆襲之路不靠譜的話,不妨看看這些70後女星的真實經歷,同樣滿滿的正能量,而且更具說服力。

1.劉敏濤:為愛隱退7年卻守不住婚姻,復出拍戲迅速走。

《歡樂頌2》裡,41歲的劉敏濤和39歲的劉濤所扮演的角色差了一個輩分,一個是為女兒婚事操碎了心的媽媽,一個是與霸道總裁拍拖的職場精英。其實,劉敏濤也演過小花旦,她是1999年電視劇《人鬼情緣》中聶小倩的扮演者。但是她後來為了家庭切換到相夫教女的生活模式,放緩了事業步伐。直到前年的《琅琊榜》和《偽裝者》才讓她聲名鵲起,不過也給她貼上了大器晚成的標籤,從此國產劇裡的大姐和媽媽的角色被她承包。

劉敏濤1997年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出道至今已經20年,但是她在30歲左右選擇為家庭隱退。劉敏濤在《金星秀》中表示自己是獨自帶著女兒生活的單親媽媽,對於是不是演員這個一天到晚不在家的職業毀掉了家庭的提問,劉敏濤說自己婚後把生活重心都放在家庭,「我這個人是一根筋的,如果想好好做一件事情,我會努力地把它做好。」所以在7年的婚姻時間裡,劉敏濤說自己「幾乎在家都是相夫教女,出去拍的戲很少。」但守著家庭不等於守住老公的心。2014年3月,劉敏濤和老公難敵「七年之癢」,兩人離婚了。

在《我的前半生》中,羅子君離婚後在事業上表現出上進的一面,但是作為一個單親媽媽還是很難平衡孩子跟事業的關係,所以她把孩子交給前夫一家幫忙照看。而劉敏濤離婚後也選擇積極複出拍戲,但是她卻沒有前夫一家充當照顧孩子的後援。她在《金星秀》中略帶無奈地說自從離婚後,前夫就沒有再來看過女兒,「我不會攔著(女兒和爸爸見面),我希望還是朋友,但是我不知道什麼原因,可能他認為錢更重要,或者別的什麼東西更重要」。

這些年常駐劇組拍戲的劉敏濤只能把女兒送到寄宿學校,去年在出演真人秀《我去上學啦》時,劉敏濤一度情緒失控,落淚表示:「我的女兒從小學就開始住寄宿學校,而演員工作時間一出門就是一兩個月,沒時間陪伴家人,覺得很難過,很對不起女兒」。

最近接受《北京青年周刊》採訪時,劉敏濤提到平時會通過看電影的方式來獲取生活的力量,「有時候看看電影,比如《媽媽咪呀》,你就覺得生活充滿了陽光,永遠沒有烏雲。印度的《摔跤吧,爸爸》,看完了之後鬥志昂揚的,特別鼓舞人心。」

走出離婚陰影的劉敏濤,已經完成了事業的逆襲。今年除了《歡樂頌2》,劉敏濤參演的《因為遇見你》《問題餐廳》也陸續跟觀眾見面。其中《因為遇見你》單集最高收視破5%,成為2017年上半年電視劇黑馬。劉敏濤複出後很少談及拍戲的艱辛,她說:「我們只能是在機會到自己頭上的時候,珍惜負責,認真把角色演好。」

2.閆妮:經歷感情悲劇時卻接演喜劇,迎來事業高峰還帶女兒入行

閆妮在正在播出的電視劇《複合大師》中飾演的網紅女主播顧小意接連陷入情感危機,脫離了婚姻苦海的她,又陷入「姐弟戀」的糾結中。情感問題不只是劇中角色的困擾,閆妮本人也遭遇過,她曾在《魯豫有約》中表示情感是生活中帶給她最大壓力的事情。
閆妮因為2004年拍攝了《武林外傳》開始走紅,但大多數人不知道她當時正在與丈夫辦理離婚手續,直到2011年閆妮才發聲明承認離婚事實。事後,她自嘲:「經歷了感情的大悲劇,卻演了一部大喜劇。什麼叫痛並快樂著?在你最痛苦時,老天爺讓你去演喜劇,你還要去演。」

《武林外傳》裡有這麼一段戲,佟湘玉在屋頂哭訴與白展堂分手後的心情:「我的心就像被幾千把刀子同時割著,割一刀,痛一下,好不容易結了疤,又是一刀。我每天都在祈禱,忘了他吧,忘了就好了,忘了就解脫了,忘了就不疼了,可還是忘不了。」閆妮在《楊瀾訪談錄》中不諱言這就是她當時心境的表達和投射。導演尚敬曾在片場質疑她「離個婚,也不至於把你弄成這樣吧」,聽後她躲到閣樓一角,沙溢走過來摟肩給予安慰。

閆妮在遇到《武林外傳》之前跑了10年龍套,一直想演主角,所以明明戲外遭遇感情重擊,她還是想抓住機會,選擇在戲中強顏歡笑,她說:「我其實想的也不多,我想不管怎麼樣,我內心這麼喜愛這份職業,(有機會)就要接住。」至於如何排解痛苦,閆妮曾在採訪中說自己沒有大哭大鬧,「一切抑鬱、痛苦都要慢慢度過,時間終歸能將它帶走。」不過她透露每次女兒來探班離開後,她就會更難過。還好,閆妮與前夫一直保持著朋友的關係,她在《超級靜距離》裡形容前夫是她「一輩子的親人」,遇到電話詐騙第一個想要求助的人就是前夫。

在扛過最煎熬的人生階段後,閆妮迎來了事業高峰。《武林外傳》之後,她片約不斷,《三槍拍案驚奇》《斗牛》《張小五的春天》《一僕二主》等作品鞏固了她的地位。如今不僅閆妮實力霸屏,她的女兒鄒元清也進入娛樂圈,去年考取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的她參演的電影《秘果》正在上映,閆妮母女倆同框合演的電影《我是你媽》也正在拍攝中,有望明年上映。

曾被問及願意用現在的事業換取女兒更完整的父母的愛嗎,閆妮的回答是以自己的性格不會做全職太太:「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即使你再愛一個人,也不可能為了他失去自己。

3.黎瑞恩:婚姻破裂更遭遇好友落井下石,在女兒鼓勵下回歸樂壇唱「感恩」。

《我的前半生》一開頭,羅子君就穿著訂製8萬元的高跟鞋彰顯了她的貴婦地位,一度被網友質疑那個擔任諮詢顧問的老公哪裡養得起她。離婚後的羅子君雖然從前夫那裡獲得生活費,但她不僅戒掉過去買買買的消費習慣,還努力攢下5萬元給妹妹創業。

現實中唱響《一人有一個夢想》的黎瑞恩也經歷過這種婚前婚後消費觀念的轉變。黎瑞恩2002年與金利來集團三公子曾智明奉子成婚,成為豪門少奶奶,逐漸淡出娛樂圈。但是12年後,兩人婚姻傳出有第三者介入,2014年春節黎瑞恩帶著一對子女搬出豪宅,入住月租3萬港元的平價酒店。同年6月,黎瑞恩宣布離婚, 並獨自撫養兩個孩子。

剛帶著一對兒女離家是最難過的日子,何況黎瑞恩不僅不像羅子君一樣身邊有好友唐晶支援,反而自曝被密友「落井下石,黃蜂尾後針」。黎瑞恩離婚後一直鋪排複出之路,但是她從來幾乎沒有消費過這段生活經歷,直到今年初她接受採訪才說:「那一刻我只是覺得那個家待不下去,不是故意挑大年初一離家。後來我也覺得後悔,跟家裡兩位老人家道歉。」她坦言曾經有很長一段日子生活在怨恨裡,情緒失控要看心理醫生,「直到有一天, 知道再怨下去沒有意思。有一次打電話給前夫,本來想好要罵的話,也在開口一刻變成「恭喜發財」四個字。」

離婚一年後,黎瑞恩還發現身體不佳,患上胰髒腫瘤,雖然是良性,但要經常檢查身體。她最終靠工作和一對子女的支援走出離婚陰影。黎瑞恩剛開始恢復工作以當嘉賓助陣別人演出為主,有一天,女兒一句話點醒了她,「她跟我說,我忙了好幾年,一直為她和弟弟而開心。「不如媽咪,你也做些會讓自己開心的事吧!」那一刻我很感動,也是第一次認真考慮,其實我真的還很喜歡唱。」去年開始黎瑞恩簽下唱片公司,並於今年初推出新專輯《感恩》回歸樂壇,母親節又與泳兒合唱《搖籃曲》,還遞交申請準備在紅館開唱。此外,黎瑞恩還以投資者身份,投資林敏聰作品展,以及在廣州開辦音樂中心。

受過傷的黎瑞恩依然憧憬愛情,她說:「回頭一看,微微一笑,然後就該向前看,把路繼續走下去。」黎瑞恩目前一切都以子女的感受出發考慮問題,她上周在微博曬照慶祝女兒14歲生日,感嘆14年可以跟女兒一齊成長一齊學習是「我的福氣」。

4.鐘麗緹:曾躲在好友家10天療情傷,拼事業還找到新戀人。

在聽到丈夫提出離婚後,羅子君躲到好友唐晶家裡,不吃不喝不出門。這是《我的前半生》劇情,也是鐘麗緹面臨婚姻失敗時躲避現實的方式。

鐘麗緹去年嫁給了小其12歲的張倫碩,成為如果愛就要大膽愛的代言人。但是鐘麗緹在《說出我世界》裡坦白在結束第二段婚姻的時候,她也很脆弱,「那時候我特別的不開心,我已經經過一個失敗的婚姻,我這次必須要成功,我必須要堅持,我堅持了六年,結果還是要離婚。」知道她和前夫嚴錚的關係已經無法挽回時,鐘麗緹丟下當時只有半歲的小女兒考拉,躲到朋友家:「我就離開家,躲在我的朋友那裡10天,誰都找不到我,一直一直哭,我越想越難過,幾乎崩潰。」她形容在這10天裡,除了無助和委屈,她想到最多的就是孩子們,最終選擇回家,女兒們迎接她的擁抱和安慰把她從最崩潰的狀態中拯救出來。

不過鐘麗緹在第二段婚姻中一直兼顧著工作和家庭,所以2011年離婚後,經濟獨立不是她面臨的主要問題,但她明顯增加了工作量,接演《親密敵人》《越來越好之村晚》等電影,也加盟了《人生第一次》《如果愛》等綜藝節目,還在《如果愛》中與張倫碩擦出愛火。

鐘麗緹不是沒有試過為愛隱退,1997年她與比利時籍男友GlennRoss未婚生女,結婚後更不惜毀約隱居加拿大蒙特利爾,過起相夫教女的生活,但這段輸掉事業的婚姻只維持了1年。複出後的鐘麗緹連續接拍了《晚娘》等幾部電影,更推出個人寫真集,因此奠定了「亞洲性感女神」的地位。在與嚴錚出現感情危機的時候,鐘麗緹也嘗試做了一段時間的家庭主婦,但是仍然沒有解決問題。

如今再次收獲愛情進入婚姻殿堂的鐘麗緹,重拾人氣,從性感女神變成幸福辣媽,大女兒在加拿大讀大學,二女兒和小女兒則是綜藝節目的常客,鐘麗緹全面開啟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