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誰說京劇是小眾市場 她可是粉絲無數的代表

王珮瑜。

熱愛京劇的人,對王珮瑜一定不會陌生。她穿一襲素樸的長衫,留一頭利落的短頭發,言行舉止溫文爾雅。在京劇界,她絕對是個響當當的人物,票友們常叫她『瑜老板』。

根據搜狐網報導,瑜老板的傳奇之處在於,喜歡京劇,你可以來聽京劇;不喜歡京劇,你可以來看王珮瑜。看過之後,可能就真的愛上京劇了。正如瑜老板經常說的,『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喜歡京劇的,另一種是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京劇的,我所要做的就是告訴他們京劇美好在哪裡。』

傳統戲曲究竟美好在哪裡?在東方娛樂出品、東方衛視大型原創戲曲文化類節目《喝彩中華》中,瑜老板就作出了完美解答。

首期節目中,一度顱骨碎裂的蒲劇演員姚飛龍,憑藉對戲曲的一片熱忱重回舞台,他踩著厚底靴敏捷的閃轉騰挪,髯口翻飛舞動,高難度的側翻動作甚至讓觀眾『把心提到嗓子眼』。王珮瑜被他精湛的武戲所打動,當場就送出了手中唯一一張『夢想之夜』的直通卡,並將自己珍藏多年的牙笏送給了他。

在表達敬佩的同時,她還說出了這段讓人深思的話:『我們在這個舞台上可以流淚,可以哭泣,可以悲痛,但我們打動觀眾的一定是技術和藝術。』

而這一段感人至深的表演,《喝彩中華》的總導演王昕軼也看哭了,『我覺得在這裡我看到中國大陸一個一個戲曲人的夢想,他們在藝術面前完全可以不顧自己,他們來到《喝彩中華》的舞台,為自己鐘愛的藝術去喝彩,非常非常真誠,就讓我特別感動。』

這種感動,便是戲曲的魅力了。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幾十年如一日,這是戲曲演員們用汗水澆灌珍愛一生的藝術。

但可惜的是,戲曲,乃至京劇這門藝術,現在很多年輕人已經不懂欣賞了。京劇越來越小眾,但幸好有王珮瑜。

作為京劇界的傳奇人物,王珮瑜15歲就獲得了梅葆玖的讚許,20歲前,將各類京劇大賽大獎悉數拿下,25歲成為了上海京劇院一團的副團長。頭頂余(叔岩)派第四代傳人、『梨園小冬皇』、『當今坤生(女老生)第一人』等多重光環。而諸多光環的背後是她對京劇的那份熱愛和堅持。

1978年王珮瑜生於蘇州。11歲時,舅舅領著她入了京劇圈,專攻老旦。這個年紀學戲,有點晚,別的不說,腰腿就比同學硬得多。這意味著要吃更多苦。

學戲很苦,壓腿、打飛腳、跑圓場種種,都考驗人的身體和意志。不過,王珮瑜還是很快獲得了大師的首肯。後來王珮瑜在蘭心大戲院演《文昭關》,梅葆玖在側幕觀看。剛下場,梅先生一把拉住她:『你怎麼唱得那麼好!』

兩年後王珮瑜赴京演出,同樣是《文昭關》,譚元壽先生驚呼:『這不是一個活脫脫的孟小冬嗎?』譚元壽的一句讚,將『梨園小冬皇』的桂冠戴到了王珮瑜頭上。但王珮瑜又是性格強烈的人,只想『做自己』。你誇她『孟小冬第二』,她一定會反駁說:『別廢話,我是王珮瑜!』

讓梨園行外的人知道王珮瑜的,還是在陳凱歌拍了電影《梅蘭芳》以後。陳凱歌拍《梅蘭芳》,章子怡飾演孟小冬,王珮瑜配音。當時是劇組打來了電話:『葆玖老師推薦我們來找你。梅先生說了,當下能給孟小冬配唱,唯有王佩瑜。』其實,她並不認為孟小冬是電影裡那個樣子,但既然有利於推廣京劇,那麼何樂而不為呢?

不過,『京劇大師』不是王珮瑜身上的唯一標籤。在京劇演唱上獲得巨大成就後,她轉入了京劇推廣領域中,立志於把京劇推廣給年輕一代。不僅開直播,玩彈幕,她還頻頻出現在大熱的綜藝節目上,以她那獨樹一幟的性格和風範,迷倒一票觀眾,圈粉無數。在《朗讀者》中,她用韻白結合古詞朗讀《念奴嬌·赤壁懷古》,甚至讓董卿化身迷妹。

就這樣,很多人喜歡上了王珮瑜,進而走進了劇場,愛上了京劇。有網友感嘆說,『我從來不相信從來不聽京劇的人能通過看綜藝節目喜歡上京劇或者京劇演員,直到今天好朋友告訴我,她看了,特別喜歡王珮瑜。』

說起來,像《喝彩中華》這樣不為刻意迎合年輕觀眾而請一大堆的流量擔當的節目確實不多見了。而《喝彩中華》選擇王珮瑜成為四位明星觀察員之一,確實能讓人可以感受到節目在『傳承』這個點上的良苦用心。王珮瑜以創新推動京劇國粹的傳承,這一點和節目的理念是十分契合的。

《喝彩中華》的初衷,並不像其他節目以『感動』為噱頭。而是實實在在是為讓更多人知道中國大陸的戲曲。主創團隊認為,中國大陸的戲曲是中國大陸人自己的東西,應該被知道、被關注,戲曲是值得所有人驕傲的。

對於王珮瑜而言,傳播京劇,她也是責無旁貸,所以始終盡力而為。她有一個樸素的願望:『京劇很美,曾經是街頭巷尾傳唱的流行歌曲,我想讓更多的人愛上她。』就是這麼簡單。

在《喝彩中華》中,你也可以感受到,像京劇以及其他各色戲種的傳統藝術之美,可以超越想像。

《喝彩中華》第一期節目上線後吸引了不少的關注,有本身愛好戲劇的票友,也有不少被傳統藝術所打動而關注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