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萬象/少林棍能否再舞一千年

中國功夫。

「南拳和北腿,少林武當功。太極八卦連環掌,中華有神功。」

根據鳳凰網報導,武術,是中國大陸「國術」,既講究形體規範,又求精神傳意;既追求動靜結合,也追求內外兼修,是中國大陸傳統文化的重要印記。漫長的歷史演進過程中,中國大陸功夫繁衍流變,派系林立,拳種紛顯。

在武俠小說和影視作品裡,中國功夫混雜著民族情緒和電影特技,許多武俠人物被一步步推向神壇。實際上,隨著冷兵器時代的結束,傳統武術逐漸失去了其實戰意義,很多流派和技法面臨失傳。一代宗師現在哪裡?中國功夫路在何方?

致我們正在消逝的文化印記 —中國功夫— 

探尋傳統武術的門道、精神、傳承和發展

「少林,少林,有多少英雄豪傑都來把你敬仰。少林,少林,有多少神奇故事把你宣揚……」

「覺遠,你怎麼了?」

「師父,我做和尚三個月了,天天不是挑水砍柴,就是在這裡登腳,您什麼時候教我少林功夫?」

「你才三個月,你瞧師兄們,頭冒煙,腳陷坑,這種金剛倒錐的功力,非得三五年苦練啊!」

1982年,動作影片《少林寺》公映,在一毛錢票價的時代創造了億元票房奇蹟。《少林寺》掀起世界武術熱,成了功夫片難以逾越的經典。

千年古剎,嵩山少林,早已因少林功夫馳名中外。武術技藝和套路之外,佛教信仰、禪宗智慧,都是少林功夫的題中之義。拳法為基礎,兵器是延伸,少林棍是少林武僧使用最多、最常規的武器之一,被奉為「百兵之祖」。

22歲的延洛法師,老家在河南周口農村。從小浸潤武俠情結的他,9歲開始在少林武校習武,七年前,依靠童子功和二指禪絕技,來到夢想中的「武術大學」少林寺。

延洛法師:我比較喜歡少林棍,少林棍是每個少林人練少林功夫必須接觸的一個兵器,這個棍法也能彰顯出來少林和尚這個慈悲之心,唐朝的時候十三棍僧救唐王,他是棍僧,拿著這個棍,只需要把敵方給制服,而不是殺害他。

源於生活,隨處可尋,長短皆可,變槍變刀,少林寺武僧團總教頭延莊法師解釋,這就是少林棍的奧妙。

延莊法師:棍它就有這個特點,隨時隨地,只要有,拿起來就能用,學了棍能衍變成任何兵器。它很多招式都是源於日常生活,燒火棍就是平時,你現在用我們河南話那就劈柴,拿著都能用,戰爭來了自衛防身都可以,在我們這都是一種生活方式,它取於生活,用於生活。

電影《少林寺》鏡頭

記者:那咱們現在這個棍法大概有多少種?

延莊法師:現在大概30套沒問題。

記者:那頂峰的時候歷史上能有多少?

延莊法師:其實一百套和一套是一樣的,它是不同的組合變化而已。就像你學漢字一樣,你能掌握多少漢字,你算不清的……

南北朝時期開始,少林寺經歷過三次浩劫,最近的一次,1928年軍閥混戰,火燒少林寺,最衰敗的時候,整個寺院只剩下10個老僧人。少林功夫講究言傳身教,除此之外,功夫的傳承還需要文字記載,千年流變,浩劫洗禮,即便少林寺和民間人士搶救回了不少經書、拳譜,但終歸是少了。

延莊法師:其實消失也就消失了,沒有必要去追究它,因為失去了,任何東西它有生,它有滅,有滅它還有生,它是一個循回的過程,沒有必要去追求它失傳和再生的問題。

少林寺把時間和汗水的見證,定義為功夫,在少室山上種藥、種莊稼,這些都在功夫行列,而武術就是搏殺二字。

延莊法師:任何武術,現在所總結的都是技術成份,就是前人用生命和鮮血總結的,凝聚的一種文化形式,就是搏殺技能。現在大家所探討的也是能用和不能用,技術都是小道。像我們通過練習少林功夫,感悟的是一種大無畏的精神,勇猛向前的精神。

如今,少林棍的精妙,多展示於表演的場合,延岐法師說,具備實戰性的一些老拳法因為沒有觀賞性,練習的人也越來越少。

延歧法師:老的拳法現在很多人也不再練了。這些拳法看著非常不好看,它每個動作有點收,因為你收的時候你是等待爆發,但是現在你表演多的話,你要給他看明白動作,它就需要一種舞台效果,慢慢就偏表演了。

推廣少林功夫,這是少林寺方丈釋永信,20多年來一直在做的事。少林武僧團六七十人,主要任務就是交流表演,已先後在60多個國家和地區進行過功夫表演。不論是在外演出還是宣傳推廣,少林功夫更多體現的是藝術表演成分,因為「顧客就是上帝」。少林寺也因此被質疑在商業化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延莊法師:在我們這保護的是源頭就行了,但是出去怎麼發展根據情況,我們要變的,不變是不行的,根據不同的要求。你像還有演出、電視劇、舞台劇找我們,你給我們編十分鐘的武打節目,怎麼辦?編啊,有什麼,不編你學那麼多幹什麼,你還當教練當什麼。這都是客戶的要求,客戶是上帝,他要什麼你得給他什麼。其實表演的套路都是假想,沒有必要較真,不是真的,只是說傳承的是一種積極的形式而已。

外出交流表演、影視劇拍攝、開辦少林文化中心。

少林寺似乎越走越遠了。僅在美國,少林文化中心就有30多個,未來即將在非洲「開花結果」。而在大陸,少林功夫的外部發展則更加複雜。粗略統計,僅登封這座所謂的武術之城,大大小小幾十家武術學校,都打著少林功夫的名頭。

凌晨5點,晨曦微露,大雄寶殿內《楞嚴咒》准時喚醒了嵩山少林寺。伴隨著擊鼓聲,僧人們開始繞佛念經。

延莊法師:我們做好我們的事情。保護、傳承是我們的使命,不把千年的香火在我們手裡斷了。任何事情法無定法,隨緣生法。我們就是一代一代的言傳身教,一千年了,我們就靠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