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驅逐艦女兵:曾暈船到水米未進 不好找對象

王嫦接受記者採訪。

「建議大學生畢業後,可以先來部隊,不管是當兩年義務兵,還是一直幹下去,都足以讓你回味一生。」出生於93年的王嫦,是北海艦隊西寧艦的一名女信號兵。留著短髮的她利索、精幹。誰也不會想到,她大學學的是電視製作,先後在湖南衛視、湖南教育台實習。因為接觸到國防節目,讓她愛上了軍人的那一抹綠。

「就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以前只在電視上看到過部隊,沒有真實接觸過。加上覺得自己還年輕,嘗試下這樣的人生也不錯,所以大學畢業後就來了部隊。」

身為獨身子女的王嫦,把參軍的想法告訴父親,原以為會遭到反對,沒想到父親十分支援,「人這一輩子,勇敢嘗試下新的事物很好,你還年輕,就算退伍了也是一個很美好的回憶」。

抱著對部隊的向往,2015年大學畢業後,王嫦如願以償通過了徵兵,先是3個月的新兵連軍事訓練,緊接著是學兵連的業務學習,因為性格外向,她選擇了信號兵這個工種,6個月後,王嫦就迷上了這片大海。

然而,出海後,王嫦第一個面臨的問題就是暈船。

「我來部隊之前別說出海,都沒見過大海。」王嫦回憶,前兩次出海,只要船一晃自己就得躺下,在駕駛室值班三個小時,更要帶足50個垃圾袋,「最嚴重的一次是跪在洗漱間,一天不吃不喝一直幹嘔,當時覺得自己太慫了,當個兵連暈船都克服不了」。

來來回回折騰了4、5次之後,王嫦終於適應了大海的波浪,現在出海基本不暈船,「既然選擇上艦還暈船說不過去,太慫了」。

「太慫了」這三個字是王嫦時刻提醒自己的三個字。

有一次值班,她下舷梯時不慎踩滑,4、5公尺的高度一下子滑了下去,「整個手都流血了,現在還有疤,第一反應是難過,但是覺得太慫了,於是就傻笑,越疼越難受就要笑,我是不會哭的」。

身為女兵,王嫦不願被人看扁,工作上十分要強,事事都爭取比男兵做得更好。

「誰說女子不如男,比如大家覺得女生在部隊扛公尺扛油扛不動,但是我覺得男的能做到,我也能做到,甚至比男兵更細緻,來到部隊,我們都是軍人。」

王嫦擔任的信號兵,主要負責在駕駛室,用電台與外界溝通聯絡,她向記者介紹說:「比如出海時,發現對面的船相對而行,要提醒它避讓,如果有外軍軍艦在大陸領土,要通過電台聯絡。除此之外,還要觀察�t望難以在雷達上顯示的礙航物,比如漁網、漁船等。」

從大學生到軍人,王嫦沒有任何不適應,反而覺得更規律,「雖然沒有了夜宵、K歌,但每天早上5點起床跑3公裡還蠻不錯,生活節奏井井有條」。

「上艦後有一次軍事演習,炮打出去後整個船體都在震,我感覺很震撼也很自豪,這輩子奉獻給部隊都值了。」王嫦如是說。
雖然工作帶來了巨大的滿足,但王嫦目前還是單身。

她笑說:「不好找對象,首先部隊不允許同單位談戀愛,平時接觸的人也少,一個任務出海就半年或者兩三個月,所以只能看緣分。」
除了戀愛,工作的特殊性也讓她少了很多與外界聯繫的機會。

「一線部隊對手機使用有嚴格管控,護航的時候不能拿手機,要適應完全脫離電子產品的生活。」王嫦坦言,入伍前天天刷朋友圈,最初並不太適應,覺得跟朋友的聯繫越來越少,但逐漸她發現正是這樣,反而感覺和朋友走得更近,更加親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