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傅園慧想做到最好 父親憂心勸她不要練了

傅園慧賽後接受採訪。

游泳世錦賽進入到泳池比賽第二天。7月24日,在去年里約奧運會中因賽後採訪『表情包』而迅速躥紅的『洪荒少女』傅園慧投入到100公尺仰泳比賽中。

根據新華網報導,就在距離預賽還有近3小時的時候,傅園慧通過社交媒體發布了幾句『情緒』——『今天要比賽了,昨天晚上嚇得我沒睡好。完了,心態崩了,裂了!炸了!』

在隨後的比賽中,傅園慧無緣女子百米仰泳決賽。

作為游泳運動員的傅園慧自里約奧運會後被太多人打上了網紅少女的標籤。但從她自身以及其家人來講,都是不願被如此定義的。

記者致電聯繫到傅園慧的父親傅春昇,就女兒傅園慧『表情包』背後的隨性人生,徹底還原了一個真實的『游泳運動員』傅園慧。

『她參加的活動都是得到允許的』

自里約奧運會後,『她幾乎沒怎麼回家,都在備戰今年的世錦賽和全運會。』傅春昇說,『至於說她參加了各類節目,是因為在奧運會後有10來天的假期,而且她參加的都是得到了體育局允許的活動。』

『而一般來講,元旦、春節幾乎她都是沒有假期的。除開休息期,她一直都在訓練。』

據傅春昇透露,世錦賽一結束,傅園慧不會停歇,又將立馬為全運會而全力做準備。『賽後,她就要馬上就要去昆明海埂基地接受高原訓練,備戰全運會。高原訓練是很苦的,我們到那兒稍微跑幾步都氣喘籲籲。她們還要進行高強度訓練。』

在傅春昇看來,女兒的運動員生涯就是『要嘛不比,要比就要拿第一。她拼了老命也是想要去拿第一的。她發燒生病了,還是要打世錦賽』。

『我們跟她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傅春昇在電話中話語顯得深重起來,『我們父母總是要她一定把身體保護好,讓她不要著急,她真的太拼了。』

提及傅園慧對本次世錦賽甚至自己的運動生涯有何期許,傅春昇語意堅毅的對記者說,仿佛當時腦中浮現出了『小傅』刻苦訓練的畫面。

『她是要做到前無古人的!』傅春昇對於女兒為自己定下的目標自豪又心酸,『她就是要突破再突破。這裡的突破不單是突破自己,還要突破全國甚至世界紀錄。她如果沒有達到目標的話,是不會放棄的,所以她才會這麼努力地訓練。對於娛樂節目或商業活動,更是不會去參加。』

『如沒游泳,她可能是個「病秧子」』

如今,愈發多的對傅園慧的定義,被定格在運動員屬性之外,更多的是被冠以了『戲謔化』的標籤。

說起女兒的『表情包』,傅春昇解釋道,『她當時的「表情」就是因為很高興後自然流露出來的。』 傅春昇知道,從小到大對女兒的教育都是隨性而為,對於外界外加給傅園慧『表情包』式的標籤,傅園慧是有些反感的。

『她只想讓大家把她看成是游泳運動員,而不是其他。其餘的評價一多,反倒讓她更緊張,不敢自然流露高興的表情了。』

對於外界針對傅園慧的諸多質疑,傅春昇認為完全沒有影響到女兒。

『體育局是有規定的,運動員參加任何活動都是要經過相關體育部門同意,不然她們是不可能去參加賽場外的活動的。』

5歲開始被父親送去學游泳的傅園慧,並不是為了做一名出色的運動員。傅春昇回憶道,『如果是為了游泳而去游泳,可能我們早就堅持不下去。』

據他透露,幼時的傅園慧身體狀況有些令人擔憂,『我是為了她的身體,才帶她去游泳的。游泳這項運動對身體很好。她原來有哮喘,現在是真的沒有了。』

在傅爸爸看來,不是所有參加游泳運動的人都要做運動員,但游泳真的可以改善人的身體狀況。『這應該是許多哮喘患者的福音。』

游泳,對於小傅來講產生了巨大的改變,撇開職業不談,『如果沒有游泳的話,她可能一天到晚都是病秧子。現在她看起來就很陽光很強壯,游泳也改變了她的一生。』傅春昇對此感慨不已。

『她在努力彌補技術上的缺陷』

目前,傅園慧正在布達佩斯參加世錦賽,密集的賽程和緊湊的訓練似乎並沒有阻隔她與家人每日的噓寒問暖。

據傅爸爸坦言,『我們每天都有在聯繫,發訊息較多。』

溝通的都是關於訓練的話題,『她主要是對技術動作的困擾較多。比如,為什麼這幾天有點感覺練不動,是什麼原因啊,是什麼可能性啊。』傅園慧都會跟傅爸爸講。

這一年來,『她一直在努力彌補技術上的缺陷。出發不是很好,她就奮力改進。轉身不是很好,她一直在努力的憋氣游。』

傅春昇說,許多人在奧運會後,成績都不容易再進步,而傅園慧還在不斷漲成績,『她甚至比以前還要努力。』

看到傅園慧取得一個個驕人成績,傅爸爸坦言,作為父母很心疼:『我們都為她感到高興,但又心酸。我們馬上就能想到她在前幾個月吃了多少苦,因為我們知道她這個成績怎麼來的。』

『我們都是勸她不要練了,不要太拼。我們很想她休息十天再練,效果可能會更好。但是她不會這麼做,她不想認輸,總要想盡辦法去拼。』

傅春昇語重心長地說,『小傅的訓練是很辛苦的,我們是因為心疼才讓她放棄呀。這是挑戰極限的職業,作為父母我們會很擔心她的身體。』

每每傅園慧聽到家人這些『消極鼓勵』,都會讓父母不要多講這些『拖後腿』的話,『現在我們都盡量少說。只有安慰、鼓勵她,別的也沒有什麼辦法。我們做父母的也沒有辦法,只有心疼。』傅春昇在電話那頭,既無奈又從語氣中顯出了心酸的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