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我的前半生》收官 編劇曾寫六版結局

《我的前半生》。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昨晚在東方衛視播出大結局,對於目前的結尾,大家並不滿意。但該劇的熱度居高不下,單集破3、雙台破5的成績爆表,創下今年國產劇收視紀錄。同時觀眾的話題討論不斷,有人認為該劇反映現實,有人則覺得它三觀扭曲。不得不承認,從《歡樂頌》到《我的前半生》,爆款劇的套路竟然都一樣。

這個結局你接受嗎?

根據鳳凰報導,大結局裡,在羅子君(馬伊琍飾)和賀涵(靳東飾)的幫助下,凌玲(吳越飾)坦承自己的陷害,唐晶(袁泉飾)擺脫了辭退危機。之後,在深圳的海邊,剛剛結束工作的子君和打漁歸來的賀涵正在隔空相互思念,上演了「不畏將來,不念過去」的開放性結局。

對於這樣的結局,有的觀眾並不滿意,「小董和凌玲都應當承擔罪責,陳俊生也不要和凌玲在一起了,羅子君就應該牽手賀涵,唐晶值得獲得比賀涵更好的男人」「凌玲這種人居然還得到了好生活,這是什麼世道?」

對此,該劇編劇秦雯表示,曾經寫了六個版本的結局:「編劇們都吵起來了。有些人認為真愛就要在一起,有些人會覺得這種事情羞於啟齒,甚至有人會覺得如果賀涵跟唐晶結婚了才是更大的欺騙,剝奪了唐晶找真愛的機會。」

談到陳俊生為什麼沒有和凌玲離婚,她說,這反而是一種懲罰:「凌玲做事的出發點就是為了自己、孩子和家庭,只是手段比較卑鄙。陳俊生總是尋找不存在的東西,總希望別人帶給他婚姻圓滿,但自己又不做改變。但我不希望他們一碰到問題就用離婚來解決。」

「三觀正不正」一直是話題焦點

《我的前半生》改編自亦舒的同名小說,她的筆聚焦於獨立女性,因此「亦舒粉」們一開始便紛紛期待電視劇能大力提倡女性自強甚至是女權。但是,該劇熱播期間,針對劇情「男權至上」「拜金主義」的指責一直未斷,「都二十一世紀了,主角們穿著新潮的衣服,奉行的卻是一套舊觀念」。

戲中,「防火防盜防閨蜜」這個老梗得到放大;羅子君找工作、打官司,生活中碰到各種麻煩都要靠男人和閨蜜來解決,工作中上司給穿小鞋,都要靠關係來擺平,她的成長也沒能擺脫男人的影響;唐晶最終沒辦法和賀涵走到一起,說明「女強人如果在男人面前不懂歸順,就注定得不到幸福」,獲得了許多人的共鳴。而「最強丈母娘」薛甄珠各種拜高踩低、世俗勢利,一路勸唐晶成全賀涵與羅子君,也引起不少網友的憤怒。

這些情節激起不少爭議,使得該劇評分一路降至6.5分。網友不少差評都是針對不明不白就發生的毀三觀「賀羅戀」,並且心疼被男友和閨蜜雙雙背叛的唐晶。

該劇製片人黃瀾回應,之所以出現關於三觀的討論,是因為電視劇真正觸及了大家的情緒,因為每個女性都面臨選擇成為羅子君或者唐晶的糾結,「有的女孩依然沉浸於「嫁一個好男人,是我人生全部的幻想」中,當然也有部分女孩明白我首先要找到我自己,才能找到和自己更匹配的男人」。

套路都一樣但都很抓人

從《歡樂頌》到《楚喬傳》等熱播的爆款劇,我們幾乎可以發現編劇的套路,都是一樣的狗血,但都很抓人。

首先,要有一個完美、養眼的男主角,滿足女性的幻想。《歡樂頌》系列有老譚,《我的前半生》裡有賀涵,《楚喬傳》裡有宇文玥,他們同樣出身精英,屬於霸道總裁的人設,是養成系愛好者,顏值很高、成熟穩重、無所不能,而且關鍵時刻總能出現在女主角身邊,幫助解決一個個問題。

其次,要有不斷奮鬥的女主角,並且增加女性角色的戲劇衝突,讓女性觀眾獲得快感。《我的前半生》裡,羅子君在感情方面不斷爭鬥;《楚喬傳》裡,趙麗穎的角色始終在成長。

再次,契合社會話題,增加角色前後命運的反差。《我的前半生》中,羅子君從只會「買買買」的家庭婦女變成職場達人,具有勵志色彩;安迪、樊勝美、羅子群、羅子君承受了來自原生家庭的傷害,她們如何逆襲頗具看點。

實際上,就上述這些劇而言,不少陳舊的感情糾葛戲份如果能被運用得恰到好處,還是能擊中女性觀眾的神經,她們會積極轉發和評論討論文章,從而推高劇的熱度。

頭評

現實主義和套路不矛盾

大家常常批評某部戲很狗血,往往意味著它有強烈的戲劇衝突,當衝突到了一定程度,就會讓你懷疑,這是真的嗎?現實中有可能發生嗎?其實,戲裡的人物,很有可能會存在於生活中,社會新聞裡不是經常出現各種奇葩的人和事?編劇只是把各色人集中在了一起,顯得更誇張了。就此而言,《我的前半生》還算是比較寫實、接地氣的。

對於現實主義,我以為,拿「三觀正不正」來評價一部電視劇,是太苛刻了,因為編劇的首要目標是要講一個有意思的故事,故事裡的人自然會有各種觀念。觀眾的三觀如果能輕易被一部戲毀掉,那也太不穩定了,何況,你還可以從假醜惡中反思出真善美。

所以,電視劇是通俗藝術,大家開心看戲,並不需要上綱上線。而且這樣輕鬆的評論氛圍,能賦予現實題材更多的創作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