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被關、創始人自殺 這個列有15萬毒品的市集是啥樣

格蘭特·西弗(左)和賴恩·安斯沃思。

上周四,美國司法部少見地為關閉一個網站開了發布會。

根據鳳凰網報導,美國司法部長Jeff Sessions 本人在華盛頓宣布警方關閉AlphaBay 網站的消息,稱「這是今年一整年最重要的犯罪調查之一,我對此深信不疑。」

AlphaBay 創辦至今還不到三年時間,它26 歲的創始人Alexandre Cazes(綽號DeSnake)已經買了豪車豪宅,本周他在泰國曼谷被捕。拘押期間,Cazes 被發現吊死在監獄裡。

在關門前,AlphaBay 是全球最大的市集,有15 萬個毒品的銷售頁面。沒有任何一個線上毒品交易場所規模有它的1/3。

但這樣一個地方不是Google、百度直接搜一搜跟著鏈結就能進去的。因為它是所謂的「暗網」(Darknet)。一份傳播甚廣的教程將安全訪問AlphaBay 描述成需要用到VPN、Tor 瀏覽器、關閉電腦上的所有程式等10 個步驟的複雜過程。

沒有理由相信美國司法部的這次行動會終結全球司法機構與暗網的鬥爭。暗網的特性決定了它是一個難以被剿滅的存在。它的訪問技術幾乎和互聯網同時誕生,情報機構、媒體、恐怖組織都通過Tor 處理資訊,而用於交易的比特幣也以無法追蹤而著稱。

2013 年,當時最大的暗網黑市絲路(Silkroad)被警方關閉。但AlphaBay 很快取而代之,現在絲路3.1 還在運行中。

在AlphaBay 被關前一周,《紐約時報》頭版刊發了下面文章,報導了一個涉及中國大陸大陸、香港、美國,一年造成數萬人死亡的新毒品網路是如何在AlphaBay 上運行。

隨著美國鴉片類藥物危機的惡化,在致命毒品的非法貿易中,當局正在面對一個重新出現的、難以控制的角色,它可能比販毒集團還要可怕。

它就是互聯網。

在日益增長的逮捕和吸食毒品過量事件中,執法官員表示,人們正在通過網路購買毒品。互聯網銷售可以使美國大多數地區的人們坐在家裡就能收到裝有強效合成類鴉片的小包裝郵件─比如芬太尼,它所導致的吸食毒品過量事件在美國的增長速度最快。

當局一直無法有效遏制這類貿易,因為這些網站通常存在於所謂的「暗網」之上。買家可以利用特殊的瀏覽器匿名訪問暗網,並用比特幣等虛擬貨幣購買毒品。

2013 年,暗網銷售的問題似乎得到了解決,當時當局打掉了最著名的網上毒品市場「絲綢之路」。不過從那以後,無數後繼者冒了出來,他們為幾萬名無法通過其他途徑弄到毒品的消費者提供了獲取毒品的便捷渠道。

因此而導致死亡的受害者之中包括兩名13 歲兒童格蘭特.西弗(Grant Seaver)和賴恩.安斯沃思(Ryan Ainsworth)。去年秋天,他們在服用了一種被稱為「U-47700」(又稱「平基」)的合成類鴉片以後,死在了猶他州富有的度假勝地帕克城。根據帕克城警察局長的說法,兩個男孩從當地另一個青少年那裡獲得了藥粉,後者是在暗網上用比特幣買到的這些毒品。

格蘭特的父親吉姆.西弗(Jim Seaver)表示:「唉,我無法想像格蘭特可以如此輕鬆地獲得像平基這樣的毒品,並且這麼快地死去。這場悲劇的痛苦和殘忍令人無法承受。」

合成類鴉片已經成了日益常見的吸食毒品過量事件增長最為迅速的誘因,在一些地區的影響甚至超越了海洛因,這在很大程度上源於它們的強烈藥效。幾片芬太尼就可以致人死亡。

合成類鴉片的致命效率,也使它們成了網上銷售的理想之選。與體積相對龐大的海洛因和處方止痛藥不同,標準的一級信封所容納的芬太尼足以使近5 萬人嗨起來。

隨著羅斯.烏布利希(Ross Ulbricht)創建的網上市場「絲綢之路」的崛起,暗網毒品市場在六年前首次獲得關注。2013 年年末,烏布利希被逮捕,網站也被關閉。不過,該網站的模仿者激增。

沒有任何聯邦機構發布過關於毒品在線訂購普及程度的資料。不過,根據蘭德歐洲(RAND Europe)和卡內基梅隆大學研究人員的結論,當前頂級網站的業務量遠高於最初的「絲綢之路」網站。

當局表示,這些市場只占海洛因和可卡因等大多數毒品交易總量的一小部分。不過許多跟蹤合成類鴉片交易的政府部門表示,暗網市場在合成類鴉片領域迅速占據了更加重要、更加可怕的角色。

凱瑟琳.豪恩(Kathryn Haun)曾是舊金山的一名檢察官,她上個月剛離開這個職位。此外,她還是司法部的第一個數字貨幣協調員。她表示,暗網「已經變成了這種致命毒品極為重要的分銷源頭,它啟動了之前並不存在的分銷渠道」。

截至周五,頂級暗網市場AlphaBay 擁有超過2.1 萬個類鴉片條目,以及超過4100 個芬太尼和類似毒品的條目,它們來自幾十家大大小小的經銷商。其中許多條目類似於專案目錄,可以秘密提供無窮無盡的藥片、藥粉和鼻腔噴霧劑。

就在上月,聯邦當局宣布了針對猶他州一個六人團伙的指控,稱該團伙通過暗網從中國大陸批量購買芬太尼,然後將藥粉壓成藥片,並通過暗網將其賣給美國用戶。

當局表示,該團伙賣掉了幾十萬片藥片,並且常常將其宣傳為阿普唑崙和氧可酮等不太危險的藥物。

許多AlphaBay 用戶指出,被當局視作團伙頭目的阿倫•沙莫(Aaron Shamo)就是著名的供應商Pharma-Master,他在該網站上得到核實的銷售交易有8332 起。

AlphaBay 和其他網站的社交論壇上充斥著關於毒品藥效多麼強烈的對話,並且經常提到他們最後進了急診室或者失去知覺的經歷。

一個名為「AgentOrange 007」的用戶在AlphaBay 的一個論壇帖子中寫道:「當我緩慢地注射到1/3 的時候,我昏了過去。當我醒來時,3 個護理人員圍在我身邊。由於我的舌頭卷到了喉嚨裡,因此我發出了響亮的鼾聲,這才被人發現,否則我死定了。」

法庭文件顯示,美國去年有超過二十四名毒品經銷商被捕,他們在網上進行了大量合成類鴉片買賣交易,其中大多數人與具體的吸食毒品過量致死事件有關。


暗網經銷商。

和eBay 上的網路拍賣商類似,毒品經銷商在所謂的「暗網」上通過AlphaBay 等網站向數以千計的匿名消費者銷售合成類鴉片。下面是一些很受歡迎的賣家,他們的AlphaBay 網名和銷售數字來自該網站。

截至6 月9 日的銷售額。法庭文件中提供了BTH-Overdose、Fentmaster 和Owlcity 三人的真實身份。Shamo 在AlphaBay 上的網名未在公訴書中公布,但根據其中的細節,該網站用戶普遍認為他就是Pharma-Master。

今年2 月下旬,南卡羅來納州一名男子被控在暗網上購買了超過3 千克芬太尼。僅僅2 毫克該藥物就能致人於死命,因而3 千克劑量足以殺死150 萬名成年人。

幾周後,新澤西州當局逮捕了一名叫舒庫韋梅卡.奧克帕拉埃克的嫌犯,據稱他在AlphaBay 上名為Fentmaster。一份刑事訴訟狀中顯示,他利用香港某位址接收了2 千克芬太尼。

而在4 月份,來自克利夫蘭的21 歲青年亞歷克.施泰因貝格爾(Alec Steinberger)也遭到了逮捕,他被控收到一包咐喃基芬太尼,並打算在街頭倒賣。據說,他給一名幫忙分發毒品的19 歲青年發過短信,提醒說這種毒品藥效極為強大。

另據訴訟狀表明,短信中他說:「老兄,我昨晚試了,瞳孔小得都不見了,後來我嗨了18 個小時。」

這名19 歲青年嘗試吸食咐喃基芬太尼後,因服用過量身亡。

奧克帕拉埃克、施泰因貝格爾和沙莫三人否認有罪,他們的辯護律師對這幾起案件均未發表評論。

調查這些案件的執法人員表示,公開的文件不足以體現暗網的涉案總數,因為許多法院文件並沒有提及在線毒品來源。

鑒於近期類似事件頻發,包括去年音樂家王子(Prince)因吸食過量芬太尼致死等多起案件目前仍在調查當中。

蒂姆.普朗松(Tim Plancon)負責監管美國緝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的肯塔基州、密歇根州和俄亥俄州分局,這幾個州是近期毒品案件的重災區。他說:「暗網在吸食毒品過量的案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比以往毒品走私偷運牽涉的範圍都廣。和暗網上使用虛擬貨幣交易的人打交道,往往會牽扯到更多因素。」

在線購買合成毒品的案件不僅在美國激增,近日加拿大和歐洲各國也逮捕了數名嫌疑人,他們被控在線出售毒品,並導致多人喪生。

然而美國因吸食毒品喪生的人數尤為驚人。據最新全國資料顯示,2015 年年內,芬太尼等類似藥物導致了9580 人喪生,比2014 年多了73%。而在俄亥俄州、新罕布夏州等地,最新公布的資料顯示,去年這些地區死亡人數上升速度比以往更快。總體而言,美國因吸食毒品過量而喪生的人口正在急劇增長,預計去年的死亡總數可能會超過5.9 萬人。

美國當局表示,多數非法合成的毒品都在亞洲製造,特別是在中國大陸的實驗室裡制成,因為中國大陸用於合成毒品的原料要麼是合法的,要麼更加容易獲取。

拉丁美洲的販毒集團同樣從亞洲走私合成毒品,然後再偷運到美國。但郵寄毒品的辦法操作更簡便,顯然受到中國大陸毒品製造者的青睞,他們中許多人都有能力通過技術手段在暗網上開設網店。

AlphaBay 上點擊量最大的合成毒品賣家網名是BenzoChems,他在頁面上分享了他設在中國大陸的加工廠的影片。

BenzoChems 在AlphaBay 網站上拒絕透露真實姓名,他在幾封站內信中稱,從香港轉運給美國郵政署是最高效的運輸線路。

一些中國大陸製造商還在普通網站上出售合成毒品,並不要求用戶使用專門的暗網瀏覽器瀏覽。但美國最近的幾起刑事訴訟案中,多數嫌疑人都通過暗網上獨有的交易市場獲取毒品。

BenzoChems 稱,過去他也在普通網站上銷售毒品,但是網站很快就被當局關閉了。

暗網技術最早由美國情報機構研發,用於資訊加密傳輸。如今包括《紐約時報》等機構則利用暗網獲取敏感的線人密報。

但是,和過去當局打擊毒品的情況不同,如今由暗網支撐起的非法市場使得致命毒品銷售更加難以阻擋。

美國克利夫蘭州檢察院下屬的打擊有組織犯罪特別工作組組長約瑟夫.M.皮紐赫(Joseph M. Pinjuh)說:「這地區哪些毒販可以從墨西哥走私幾公斤的毒品,我們基本上都知道。但要說是誰躲在奶奶家的地下室裡訂購了這些毒品,這就很難追查了。」

立法者已試圖讓國會出台法律,加強美國郵政署對寄件人資訊的採集。上個月,就此問題開展的參議院聽證會上,郵政署官員表示他們正在要求更多來自中國大陸的包裹提供寄件人資訊。

過去幾個月裡,AlphaBay 等暗網上銷售芬太尼的資訊一直穩步增長。

舊金山前聯邦檢察官豪恩女士認為,暗網交易利用的工具意味著目前日益加劇的毒品買賣不會很快得到遏制。

她表示:「毒品交易只會有增不減,而且原來一些人很難接觸到毒品,但現在這些新的市場也越來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