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萬象/清華超級「學霸合唱團」唱哭無數網友 

「學霸」合唱團,前排右一為程不時,拿話筒者為劉西拉。

「我愛你,中國。我愛你,中國,我要把美好的青春獻給你……」一群平均年齡72.3歲的老人含著熱淚,在央視的舞台上唱響了這首膾炙人口的《我愛你中國》,節目一經播出,便引來無數網友動容落淚。

根據新華網報導,一個月過後,這群七旬老人的合唱影片仍在網上被熱傳,絲毫沒有「退燒」的意思,甚至有不少機構準備邀請這個老年合唱團演出。合唱團本名清華大學上海校友會藝術團,之所以成為「網紅」,是因為其成員都是「學霸」。他們中,有在核試驗基地「隱姓埋名」50年的將軍,有中國大陸第一代大飛機的設計師,還有享譽中外的學者。

這個感人至深的「學霸」合唱團究竟是如何建立起來的?背後有哪些故事?記者近日採訪了清華大學上海校友會藝術團團長、上海交通大學講席教授劉西拉等人。

今年3月,央視欄目組來上海挑選節目,經上海交大的推薦,一群白發蒼蒼的老人出現在欄目組面前。每個星期六下午,他們都會集聚到一起練歌,有的拉小提琴,有的彈琵琶,有的唱美聲。這就是清華大學上海校友會合唱團。

最長87歲有人雙目失明

當這些爺爺奶奶在電視上一開口,網友著實吃了一驚,這儼然是一個專業的合唱團。領唱、和聲、大小提琴、鋼琴伴奏,樂隊指揮,一應俱全。男士黑色西裝、女士白色長裙,堪稱驚艷。滿頭華發的老人們一首聲情並茂的《我愛你中國大陸》,頗有幾分專業水準。

73歲的黃雅嵐是合唱團領唱,在團裡,大家都稱呼她「小妹妹」。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縱情高歌的她已經雙目失明,她看不到眼前的話筒,需要用手握住才能感受與話筒的距離。大學期間,她是清華大學中長跑隊的一員,加入合唱團後,她專門學習了美聲唱法,現在成了合唱團裡當之無愧的主唱。為了當好領唱,除了苦練,她還請了專門的聲樂老師來指導。

87歲的程不時是藝術團最年長的成員,他1951年畢業,既是1958年中國大陸設計第一架飛機時的總體設計師,也是中國大陸第一代大飛機「運-10」的副總設計師,還是C919的專家組成員。

77歲的上海交通大學劉西拉教授是合唱團的團長。他說,他們那一代人,對祖國是發自內心的熱愛。當時年輕人的信條就是服從祖國需要,組織分配到哪裡就去哪裡工作,如果跟組織提條件,挑三揀四,是很羞恥的事。

沒想到會意外走紅

「我也沒想到一首歌竟然把我們合唱團唱火了。」劉西拉笑著說,最近天天都有記者採訪他。

劉西拉說,合唱團主要是為興趣相投的校友提供一個聚在一起交流的機會。合唱團是清華大學上海校友會藝術團的一部分,藝術團還有其他分支,比如鋼琴、民樂、舞蹈團等,只不過合唱難度看起來相對較小,更接地氣,所以報名的人也比較多。一開始,有100多人報名,其中包括一些剛剛畢業還不到10年的年輕校友。到2010年時,人數達到頂峰,差不多有200人。但年輕團員們「上有老、下有小」,合唱團卻有固定時間排練。經過一段時間,能夠抽出時間來排練的,就只剩下這批退休了的老校友。

不過,合唱團一開始籌備時卻是「一無所有」。沒有場地、經費、設備、培訓老師。通過多方努力,合唱團有了經費來源,日常排練有了保障。伴奏方面,鋼琴伴奏由劉西拉的老伴陳陳擔任,其他樂器的伴奏也都請了有才藝的團員兼任,劉西拉還定期請聲樂老師來上聲樂課,提高隊員們的理論水平,合唱團就這樣走上了正軌。

合唱團雖然都是70多歲的老人,但這些爺爺、奶奶年輕時都是清華才子,基本上一點就通。

這是我們對祖國說的話

即便如此,劉西拉有時也不得不對老人們「吹胡子瞪眼」。劉西拉說,老人們雖然歲數大,但到了團裡就是團員,要守紀律,否則,什麼曲子都唱不成。「有時太吵鬧,我大喊一聲「安靜」沒用,只好叫一聲「爺爺奶奶們」」,他們才反應過來,「原來說我呢。」近10年過去了,合唱團的人員非常穩定,有增無減。

對「學霸」之稱,劉西拉並不贊同。說到團員們的共同特點,他覺得是「奉獻」。《我愛你中國大陸》一經播出,就成了一顆「催淚彈」,火遍網路。劉西拉說,他並不感到意外,「這首歌代表了我們的心聲,代表了我們要對祖國說的話。」

在劉西拉看來,網友們之所以被感動落淚,不是因為水平高,而是被這群老人飽含熱淚的演唱所感染,被他們對祖國的一腔熱愛所感動了,被他們身上的時代氣息所震撼了。「我們那個年代的人,親歷了祖國從貧弱到強盛的全過程,這種對祖國的熱愛是發自肺腑的。」

最年長團員程不時:中國大陸首架大飛機設計師

今年87歲的程不時是合唱團最年長的成員,但他精氣神十足,說起話來鏗鏘有力。他嗓門挺大,普通話標準,抑揚頓挫,早在讀大學那會兒,他就是清華合唱團的主力,得知清華大學在上海有個老年合唱團後,就欣然加入。

程不時出生於1930年,他告訴本報記者,他出生的那個年代,日寇入侵,整天都有飛機在頭頂上盤旋。有一次,幾位老鄉就因為沒有來得及躲進防空洞,被炸彈炸死。「我親眼看見了日寇的飛機炸死我們的同胞。當時我就立志,一定要設計出中國大陸人自己的飛機來。」

1951年他畢業於清華大學航空工程系,1958年新中國大陸設計第一架飛機時,不到30歲的程不時參與了總體設計。之後他曾任上海飛機研究所副總設計師,獲得過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二等獎。「我參與並見證了大陸航空工業發展的整個歷程。」

程不時於1971年被調往上海參加「運10」飛機設計,成功研製「運10」。程不時夫妻二人都有貢獻,在大陸航空界傳為佳話。程不時負責總體設計,任副總設計師;妻子賀亞兮則參與了機尾罩、雷達罩等複合材料部件的設計。「「運10」首飛時,整個機場人山人海,所有人無不歡呼雀躍、熱淚盈眶。」程不時說。

2017年5月,中國大陸商用大飛機C919首飛,程不時也出現在現場。看著大飛機一飛衝天,87歲的程老忍不住熱淚盈眶。如今,每個周末,程不時都會准時參加合唱隊的排練,「跟校友們在一起,我感覺自己又年輕了。」

將軍夫婦:「兩彈一星」功臣隱身50載

藝術團裡還有一對將軍夫婦,他們把自己稱作中國大陸核試驗基地的老兵,那就是張利興、朱鳳蓉夫婦。兩位將軍都是「兩彈一星」功臣,投身中國大陸核事業50餘年。

1965年,張利興從清華大學畢業,投入國家核試驗事業。張利興記得,自己初到基地是在夏天,但當時卻寒冷無比,晚上甚至要穿棉襖。而當時對保密要求很高,所有的人去了基地,都不知道自己從事的是與原子彈和氫彈相關的工作。基地同外面不通車,所有人進來都要由專門的火車送過來。

當地就連日常飲水也是大問題。當地河裡的水又鹹又苦,並且還有很多沙子,剛到基地的人喝了這種水做的飯就水土不服,經常拉肚子。無奈之下,大家只好在河邊挖一個大水池,把水引到池子裡,然後再引到一個水塔裡,經過沉澱、過濾後再喝。在基地,吃上蔬菜成了一件奢侈的事。冬天,天氣太乾燥太冷,送來的蔬菜沒過幾天就被風幹成了菜幹。夏天,天氣酷熱,當時也沒有冰箱保鮮,送來的蔬菜吃了幾天全都爛掉了。

妻子朱鳳蓉也對在基地的崢嶸歲月記憶猶新。她告訴記者,由於基地與世隔絕,當時能吃上的蔬菜基本上是老三樣─白菜、蘿卜和土豆。小孩出生之後,她擔心孩子長期吃不到新鮮蔬菜會營養不良,讓一個朋友從上海帶了十幾個雞蛋過來。他們把雞蛋放在棉帽裡,塞上棉花,外麵包上油布之後放到溫水裡。「不久之後,一窩小雞就孵出來了。終於有雞蛋吃了,當時可真是大大改善了生活啊。」


張利興和妻子朱鳳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