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揭密北宋亡國時其80萬禁軍都去了哪

新版《水滸傳》中林衝與宋軍作戰。

《水滸傳》中說『八十萬禁軍』有點穿越,畢竟講的是徽宗朝的事情,用的卻是仁宗朝的峰值資料,反倒是南征的金國將帥搞情報搞得透徹,知道哲宗、徽宗朝的總兵額才『八十萬大兵』。然而,就算是裁軍裁了60萬,在金軍縱橫黃河兩岸的時候,剩下那80萬軍人又去哪兒了?

根據鳳凰網報導,《水滸傳》裡有八十萬禁軍教頭林衝,上過梁山、打過方臘、平過遼邦,一身武藝幾乎就是為戰場而生的,那他的徒弟想來也很能打吧?

這個問題,第一次南下攻宋的金國將帥,和我們一樣不知虛實,鬧到要向宋朝官員求證的地步。

貫通宋徽宗、欽宗、高宗三朝大事的史學名著《三朝北盟會編》記載,金國的東京留守是個渤海人,姓高,漢語流利,與遼國漢人無異,受命詢問被劫持的宋朝官員沈琯:

聞南朝有兵八十萬,今在何處?今何不迎敵?

沈琯回答:

散在諸路,要用旋勾喚。汴京左右約有四、五十萬,黃河兩岸須有大兵守之,必不可過。

翻譯一下就是,我們國家的軍隊都在地方養著,要用的時候再叫來,東京汴梁旁邊就有40、50萬兵馬駐扎,黃河兩岸肯定有重兵防守,你們這群孫子肯定過不去。

想像一下二人問答時的神態,一個是氣勢洶洶的偽軍頭子,一個是被抓的地下黨幹部,前者問得傲慢,後者答得自信,按照主旋律的情節,接下來該是侵略者在銅牆鐵壁前碰得頭破血流,潛伏者慷慨就義。

孰料想,這支金國軍隊,總數不過6萬人,其中契丹、渤海、奚族偽軍就超過3萬,自燕山府(今北京市)南下,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到黃河北岸,才碰到傳說中的『八十萬禁軍』。

宋朝皇帝派步軍指揮使何灌率禁軍2萬駐守黃河浮橋,又派宦官梁方平帶7000騎兵駐守浚州(今河南浚縣),截斷河橋,防備要衝,看起來戒備森嚴。

不料,僅僅是投降金軍的偽軍『常勝軍』(郭藥師所部,主要是遼國漢人)2000人殺來,梁方平就望風而逃,7000騎兵爭相渡河逃竄,常勝軍在橋頭稍稍劫殺一下,宋兵自相踐踏,擠下黃河淹死數千人,而常勝軍不過3人受傷。

騎兵崩潰後,何灌的2萬禁軍立刻撤退,不想『常勝軍』一直追擊到了汜水,兩軍還沒接火,林衝的『好徒弟』們竟然『驚潰』,也就是嚇炸營了,化身2萬頭豬……狼奔豕突。

而沈琯寄予厚望的『兩岸大兵』更是不堪。

金軍渡河時只找到能坐6、7個人的小船10多條,一波波渡黃河,花了6天,才把騎兵運過去,事後金人軍官感慨:

南朝可謂無人矣,若有一二千人,吾輩豈能渡哉!

問題是,別說是1、2千兵馬,就連折騰了北宋人民幾十年的徽宗皇帝,第一反應都是去亳州燒香。

對,你沒看錯,是去道觀燒香,在半夜裡打開首都城門,一路狂奔……。

接下來的歷史,我們都知道了,守城、求和、金軍退兵;再守城、再求和,金軍不退了!

靖康二年(1127年)閏十一月二十五日,金軍破東京,十二月初二,欽宗投降,次年四月,金軍攜宋徽宗、欽宗二帝及妃嬪、宗室等3000多人北還,北宋滅亡。

是為『靖康恥』。

後蜀花蕊夫人曾有詩雲:

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

諷刺後蜀10萬大軍拱手向北宋投降,到了北宋軍人面對金國鐵蹄的時候,確實沒有多少人投降,但是遠遠超過八十萬的男兒們,又去哪裡了?

北宋一朝一直有『冗兵』的說法,據時任三司使的蔡襄計算,英宗初,全國禁軍、廂兵共118萬餘人,需支出養兵費用4800萬貫銅錢,占總支出的60%-70%,而當時國家全年收入不過6000多萬貫而已。

宋太祖開寶末年,全軍兵力378,000人,其中禁軍(中央軍)193,000人。

宋仁宗慶歷五年,全軍兵力1,259,000人,其中禁軍826,000人;幾年後的宋仁宗皇祐初年,總兵力已經達到1,410,000人,這也是史書可見的北宋兵力的最高值。

到了宋哲宗朝,歷經王安石改革裁軍,宋軍總兵力仍有80萬人,其中有禁軍60萬,廂軍(地方軍)20萬。

所以,《水滸傳》中說『八十萬禁軍』有點穿越,畢竟講的是徽宗朝的事情,用的卻是仁宗朝的峰值資料,反倒是南征的金國將帥搞情報搞得透徹,知道哲宗、徽宗朝的總兵額才『八十萬大兵』。

然而,就算是裁軍裁了60萬,在金軍縱橫黃河兩岸的時候,剩下那80萬軍人又去哪兒了?

答案是:被蛀蟲們吃掉了。

宋徽宗崇寧五年(1106年)樞密院(相當於總參謀部+國防部)報告,禁軍缺額24萬,新招兵10萬,仍缺14萬。

按照北宋亡國後,李綱的反思(1127年),徽宗朝禁軍中往往只有名額,卻寧可空缺不補充兵員,軍中連一半的人都沒有。

到了政和年間,宋徽宗的寵臣童貫統兵,河北地區的軍隊只剩下20%-30%,留下的名額拿來吃空餉,攢出錢來送給皇帝揮霍。原本屯駐重兵的陝西地區,軍隊力量也虛耗殆盡,到東京被圍困,西軍統帥種師道帶來的援軍,不過15000人。

吃空額吃到這個份上,可以說是登峰造極,80萬兵馬,吃掉70%-80%,所剩不過20萬左右,扣除陝西、河北邊境的守軍,人口過百萬的東京汴梁還能有幾個兵在?

不僅如此,就連這些留在軍中的『男兒們』,也是蛀蟲們下口的食糧,根本不足用了。

徽宗朝禁軍太尉高俅,即:

多占禁軍,以充力役。其所占募,多是技藝工匠……凡私家修造,磚瓦、泥土之類盡出軍營。

也就是拉著『全訓野戰軍』工程,當包工頭。

到了亡國前後,大宋軍隊上下更是變本加厲:帥臣、監司與夫守、倅、將、副多違法徇私,使禁卒習奇巧藝能之事。或以組繡而執役,或以機織而致工,或為首飾玩好,或為塗繪文縷,公然占破,坐免教習,名編卒伍,而行列不知,身為戰士,而攻守不預。

感情北宋那支曾經掃平十國的禁軍虎狼,此時的主業竟然是給領導做刺繡、織絹布、做首飾、當畫工……什麼都會,就是不會打仗。

最厲害的是,這些事兒皇帝竟然都知道,北宋的亡國之君宋欽宗在詔書中承認:

今三衙與諸將招軍……既到軍門,惟以番直隨從,服事手藝為業,每營之中,雜色占破十居三、四,不復教以武藝。

軍隊中幹手藝活發財的占到30%-40%,根本就沒有軍事訓練,這可是國家的中央軍啊!

咱們把上面這些數字連起來看,偌大的北宋王朝,又能有幾個可戰之兵?又能有幾員可用之將?

可以說,北宋軍隊中隨處可見的腐敗分子們,親手將國家的堤壩蛀得通透,看起來是豐亨豫大的盛世景象,真等到漁陽顰鼓動地來,吃瓜群眾們也只能呵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