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對中國大陸帶來的五大變化

中國大陸標準動車組「復興號」駛出北京南站,在京滬高鐵開展時速350公里的體驗運營。

降速6年後中國大陸高鐵即將開啟新的『350時代』。27日8點38分,中國大陸標準動車組『復興號』駛出北京南站,在京滬高鐵開展時速350公里的體驗運營。預計九月中旬,京滬高鐵實施新的列車運行圖後,『復興號』按時速350公里正式上線運營。

根據新華網報導,安全、快捷的高鐵,正在成為出行首選,也悄然改變了我們的生活。

觀念之變:跨省上班 月花2600比租房便宜

『住在「七環」之外的河北,居然也能準點上班?』當聽說程時兵住在河北廊坊、每天乘坐高鐵往返於京冀之間時,同事們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與程時兵不同,李荀屬於北京的有房一族。但是,他卻寧肯每日多花上半個多小時,在涿州與北京之間往返。李荀把家搬回距離北京近70公里的這座京南小城,主要是為了方便女兒上學。他在北京的房子位於八通線管莊站附近,周邊沒有好學校。況且,對於沒有北京戶籍的他來說,女兒早晚要回到河北高考。

『在涿州的開銷遠小於北京,我女兒現在一個學期的幼稚園學費是20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而且是公立的。這樣,我就能拿出一些錢保證孩子上她想上的補習班,比如鋼琴、舞蹈。但要是在北京,這些錢只夠上幼稚園。』李荀說。

最初,李荀開車上班,從涿州家裡到石景山遊樂園附近的公司,走京石高速來回大約130公里,有時還會碰上擁堵或是封路。後來,聽說有人乘坐京津城際列車通勤,李荀開始琢磨搭乘高鐵上下班。

他每天早上都會開車到涿州東站,坐高鐵到北京西站,再換乘公車趕到公司。由於早晚高峰時,進出京的公車恰好與堵車的車流相向而行,李荀不僅沒遇到過堵車的問題,而且一直都能找到座位。

最高時速近300公里的高鐵,像一座快速移動的橋梁,將不計其數的工作崗位和家庭生活連接起來。

速度之變:早上上海小籠包 中午西安泡饃 晚上地道蘭州拉麵!

『候鳥』老人王素仙在海南儋州白馬井買了房子,以往每次來海南過冬,都要拖著大包小包,從機場到海口市內,再到海口西站乘車到儋州。

『現在下了飛機,我們就直接從海口美蘭機場坐高鐵到白馬井了。』故事的背後,是2010年底海南環島高鐵東段建成通車和2015年底海南環島高鐵正式建成通車。

官方資料顯示,從2011年到2016年,海南環島高鐵共發送旅客超過8300萬人次;年發送量從2011年的936萬人次增長到2016年的2177萬人次。


2009年底開通的武廣高鐵實現了『才飲廣東茶,又食武昌魚』。

京廣高鐵2012年底大貫通,始發時在北京還是冰天雪地,到了廣州就是春暖花開。

2014年底,貴廣高鐵開通,『早飲廣東茶,午食酸湯魚』不再是夢想。

今年7月,鄭州至蘭州高鐵開通,蘭州至『北上廣』三地9至11小時『交通圈』初步形成,實現早上吃海小籠包,中午吃西安羊肉泡饃,晚上吃蘭州牛肉麵。

隨著中國大陸『四縱四橫』高鐵網基本成形,坐高鐵快速吃遍全國不再是夢!


3月28日,一列火車在北京居庸關附近的山花中穿行。

機遇之變:高鐵讓我們吃上『旅遊飯』

近年來,高鐵『周末遊』、『一日遊』得到越來越多遊客的青睞,帶動了旅遊業、酒店業和房地產業及相關行業的發展與繁榮。『現在來普者黑旅遊太便捷了,從昆明坐高鐵下來,1個小時就到了,車票又便宜,比自駕車來方便實惠多啦。』從昆明到普者黑旅遊的陳阿姨,剛剛走出高鐵站,便對此次體驗高鐵遊豎起了大拇指。

高鐵的開通,不僅極大方便了人們的外出旅行,也為當地群眾帶來了更多更好的發展機遇。

張偉平是普者黑村的村民,去年以前,他在浙江打了整整11年的工,去年年底高鐵開通後,在得知來家鄉普者黑的遊客大幅增加時,他毫不猶豫的回到家鄉創業發展。如今,他在普者黑景區做起了馬車拉客生意,還在村裡開了一個名為『普者黑平麗農莊』的農家客棧,一家人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既然回來了,就好好在家門口發展,服務好鄉村旅遊,把握好發展機遇,腳下的路就會越走越寬,日子會越過越幸福。』張偉平對未來的生活信心滿滿。

致富之變:『高鐵無軌站』開發扶貧新路子

修建高鐵無軌站,幫助不通高鐵地區脫貧。就拿廣西來說,2016年底全國首個高鐵無軌站——凌雲站開通運營,實現了鐵路旅客在家門口享受到購票、候車、高鐵快運『一站式』服務。

凌雲縣旅遊資源豐富,有茶山金字塔、浩坤湖生態度假區、凌雲古城等風景名勝。然而作為國家級貧困縣,由於交通不便,凌雲縣的旅遊產業、經濟社會發展的速度始終『快』不起來。凌雲縣高鐵無軌站的開通運營,不僅便利了百姓出行,還吸引了一大批旅遊、商務客流,推動了凌雲縣的經濟發展。

像凌雲縣這樣藉高鐵之力,改變貧困現狀的城鎮還有很多。目前,廣西5個即將鋪開高鐵無軌站的縣市,其旅遊特色和資源也絲毫不遜色。它們雖坐擁『金山』,卻無奈因交通閉塞,一直缺少一個向外界展示的途徑。

如今興建高鐵無軌站,通過開行『班次公交化』『運輸直達化』『時刻精準化』的專線巴士與就近高鐵火車站無縫相連,從而將客流引入這些旅遊資源豐富的縣市,讓『金山』不再因交通不便而不得人知。

高鐵無軌站由點及面的普及和覆蓋,讓高鐵紅利將得到極大釋放,勢必助力更多貧困地區盡快甩掉貧困帽子,將山區更多更豐富的旅遊資源展現在人們面前。

經濟之變:高鐵成地方經濟『助推器』

許多城市以高鐵為依托,建設了『高鐵經濟帶』『高鐵新城』『高鐵新區』,重構了各自的『經濟版圖』,激發了城市發展的潛力,也帶動了沿線經濟協調發展。

地處京津冀交界處的天津武清站年發客量從90萬增長到2016年的400萬,高鐵帶動了武清的發展,為京津冀協同發展打下了良好基礎。

據統計,5年來,已有12億人次、6萬余家企業和物流單位、京津冀區域內200多個縣市地區的人分享到鐵路發展帶來的紅利。

另外,在滬寧、京滬等高鐵沿線上,杭州建立了現代商務休閒、文化創意等高附加值產業體系,寧波形成現代物流商貿和電子商貿產業,蘇州、無錫、常州等具有區域特色的新型制造業產業也得到了迅猛發展。

一條條高鐵就是一條條經濟發展帶。高鐵逐漸改變著沿線地區經濟發展狀況,為沿線地區帶來了『高鐵紅利』。

隨著中國大陸『八縱八橫』高鐵網不斷加密,我們在風馳電掣中將品味到高鐵帶給我們的更多紅利,實現更多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