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稱無能為力救槍擊案 戲裡的成龍老了

成龍在《英倫對決》中飾演的退役老兵形象。

黑框眼鏡,格子襯衣、牛仔褲加運動鞋,襯衣領子立起來,從外面走進來的成龍顯得很有活力。這張全球觀眾都熟悉的臉,狀態依舊在線,一點都看不出他已經63歲了。剛落座,他便俯身湊近記者們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和錄音筆,衝著它們大聲打招呼:『喂喂,你們好,我是成龍。』逗得大家都笑了。這樣的成龍,活潑、耍寶,一如四十多年來他在銀幕上塑造的角色。

根據志明網報導,如果有一天,成龍老了,喜愛他的觀眾能接受嗎?銀幕上,即將於本周六上映的電影《英倫對決》將驗證這一問題;銀幕下,成龍的回應依舊樂觀:『我還能再拍打戲十年、二十年,就想等到不能拍打戲的那一天再退休!』

突破 『我是一個演員,而不僅僅是打星』

滿臉皺紋,面容憔悴,為遇難女兒孤身踏上復仇路的退役老兵——這部新作中,成龍的角色顛覆了他此前的所有作品。這也是他近幾年在好萊塢的唯一作品。2010年《鄰家特工》和《功夫夢》之後,由於沒有合適角色,成龍便沒有出演過一部真正的國際大片,而是把工作重心放在國內。

對於與好萊塢漸行漸遠,他解釋道:『其實這些年我不去好萊塢拍戲,是因為劇本不夠好。他們找到我的不是演香港CIA警察,就是大內高手,難道沒有別的角色適合我了嗎?』

而《英倫對決》裡,成龍一改往日的意氣風發,角色造型和性格都非常『喪』。對此,他不但不介意,還認為這更加考驗他的演技:『我要讓觀眾知道,我是一個演員,而不僅僅是一個打星。』

其實,成龍自己也覺得這一轉變很冒險,也擔心觀眾留戀以前習慣的成龍形象。不過,他馬上堅定表示:『我為了觀眾幾十年拍打戲,現在也想拍一部自己喜歡的電影。不然,我可以馬上去拍《功夫瑜伽2》《醉拳3》,還有觀眾很喜歡的《飛鷹計劃》《十二生肖2》,但我自己覺得不好玩。』對於成龍來說,電影早已不是追名逐利的工具,他更希望改變。他還扳著指頭細數自己這些年的突破:《新警察故事2013》拋掉了『不能剪短髮』的包袱;《大兵小將》『可以死了』;《功夫夢》之後坊間議論他年紀大不能再打了,『我就拍個《十二生肖》給你們看。』

飆戲 『實拍時,眼淚一下就湧上來了』

一開始,成龍打算自己來當《英倫對決》的導演,如果他來執導,該片會更像低配版《碟中諜》,只不過不用高科技,而是用一杯水、一根鉛筆作為武器。但由於該片以英語對白為主,他最終還是決定另請導演。馬丁·坎貝爾是第三個被面試的導演,當時他對這部電影條理清晰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和建議,成龍當即決定與他合作。

觀眾和業內往往忽略動作演員的演技,但在這部新作中,成龍有大量飆演技的文戲。其中,他最滿意的一場戲是片中的父親苦苦哀求知情人告知殺害女兒的凶手名字,當他強忍淚水說出『我沒有家人』的台詞時,令人揪心。說起這場戲,成龍滿臉自豪,『從沒有眼淚,到眼眶開始濕潤,再到強行忍住,還要把眼淚咽下去講完對白,這種文戲最辛苦。而且英文也不是我的母語,還要演出父親失去女兒的心態。』拍攝時,他醞釀了很長時間,實拍時,眼淚一下就湧上來了,效果非常好。他還不忘補充,『這場戲完全沒有點眼藥水哦。』他有些得意地開起玩笑,『所以說我演技還不錯,怪不得能得奧斯卡!』

講高興了的成龍甚至開始對著記者即興表演起來,他微微抬起下巴,目光注視著前方:『你可以想想一個做父親的心態,沒有女兒、沒有家人了,想哭又不能哭,把眼淚咽下去再講對白……』

退休 『做幕後,想做多少年都可以』

生活中的成龍仿佛鐵打的一般,精力旺盛。對於如何保持這種狀態,連他自己也鬧不太清楚,『我試過連續睡20個小時,但也可以不睡。我的紀錄是15天日夜班,靠現場等打光的時間睡一小會兒。我這個人有工作就會很開心。』

對於這次的角色突破,成龍仍不滿足,他還希望在角色設定和劇本題材上再有所突破——也難怪,這些年他拍攝的幾乎全是動作片,某些時期還有各種各樣奇怪的限制,比如不能有女朋友、不能拍吻戲、不能死,要老少咸宜。他最想挑戰的其實是反派角色,尤其那種『因為某些特別的原因變成壞人』的角色。

從未與文藝片沾邊的他也渴望嘗試一把,『現在已經有了一部非常滿意的文藝片劇本。』說起這個劇本,他顯得很興奮,連說好幾遍,『你們一定會喜歡!我包你們喜歡看!』『我想自己做導演,如果沒有時間,也一定會做監製。』他曾把這個劇本分別講給章子怡、張靜初和景甜聽,把她們三個都講哭了,『很溫馨、很有人情味。』

『成龍老了』『打不動了』是這些年圍繞在他身邊揮之不去的聲音。對於衰老,成龍自己的態度似乎是矛盾的。一方面,他極力認為自己還能再打:『《功夫夢》之後,就有人說我不能打了,但後來我又拍了《天將雄師》《功夫瑜伽》。』另一方面,他也坦言想適當做些改變,『隨著年紀的增長,戲路越來越窄,我也想發掘適合我的新劇本。』

但無論如何,他從沒想過要離開電影,『電影是我的生命,我一到片場就很開心。』其實,私底下他也考慮過什麼時候退休,結論是:就想等不能再打的那一天退。『現在讓我做一些武打動作我還能做。』如果真的有一天打不動了,他也會為自己安排很多事情,『我可以做幕後——開學校,訓練成家班。一個幕後工作者,想做多少年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