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方曾提出鋼鐵去產能提議 被川普拒絕

中方曾提出鋼鐵去產能提議,被川普拒絕。

據透露7月時中方向美方提出到2022年削減鋼鐵過剩產能1.5億噸,該提議得到商務部長羅斯贊同,但被川普否決。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唐納·川普(Donald Trump)上月拒絕了中國大陸關於鋼鐵去產能的提議,盡管該提議獲得其部分高級顧問的支持,川普敦促他們尋找辦法對中國大陸輸美產品徵收關稅。

在7月份的漢堡G20峰會上,川普批評中國大陸向全球市場傾銷廉價鋼鐵。一周後,北京方面提出到2022年削減鋼鐵過剩產能1.5億噸。但據幾位熟悉內部辯論的人士透露,川普兩次拒絕接受這一提議。

該提議是在美中官員舉行高層經濟對話前一周提出的。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對這一提議表示贊同,並將它提交給川普,但美國總統拒絕了這一提議。

據一名美國官員和另一位熟悉內部辯論的人士透露:『川普當時已決定,他要採取更為全局性的行動。』他補充說,中方關於鋼鐵去產能的提議是重大的:『其數量相當可觀。但數量已經不重要了,因為當時總統已決定他想走向另一個方向——更偏向於關稅,而不是減少過剩產能。』

在被問及川普為什麼拒絕這一提議時,一位白宮發言人表示:『對於總統及其內閣成員之間據稱的內部討論,我們不發表任何評論。』中國大陸大使館沒有回應記者數次提出的置評請求。

據熟悉這場辯論的人士表示,川普在一個發生爭執的會議上拒絕了這一提議,那次會議讓羅斯臉上無光。一名前官員表示,在被川普告知該提議毫無可能後,羅斯看起來一臉震驚地重返與汪洋的會談。

曾在喬治•W•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任職的中國大陸事務高級專家韋德寧(Dennis Wilder)表示:『川普比他的一些內閣成員更加渴望真正重新定位與北京的經濟關係。對於其中一些內閣成員按照傳統思路思考,而不是考慮顛覆性的戰略,他很可能感到沮喪。』

在中方提議遭到拒絕的幾周後,白宮首席戰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被解職;他在對華貿易問題上是鷹派色彩最濃厚的人士之一。該提議也遭到另一位對華貿易鷹派人物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反對,他敦促川普否決該提議。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中國大陸事務高級分析師、現任職於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國大陸問題專家克里斯•約翰遜(Chris Johnson)表示,即使在班農離開後,川普政府在對華貿易上將繼續持強硬態度。

約翰遜說:『班農曾是對華經濟戰爭的幕後推手,但這場戰爭不會因為他的離去而結束。』

在被稱為『全面經濟對話』的美中經濟談判的第二天,雙方突然取消新聞發布會,而且沒有發表聯合聲明,這顯然表明他們的努力沒有帶來任何能夠展示的實質性進展。

中國大陸對這一結果感到不快,因為上述提議被視為意在防止川普政府在鋼鐵問題上採取另一項行動。G20會議期間,白宮明確表示,川普仍在考慮借助1962年貿易法中一條被稱為『232條款』的很少動用的條款,以國家安全為由,對中國大陸輸美鋼材採取懲罰措施。

但是,即便川普拒絕了中方的鋼鐵去產能提議,他隨後決定推遲依據232條款採取行動,因為他擔心此舉會遭到部分國會議員的反對,使推動稅收改革的努力複雜化,後者是他今年余下時間的首要事項,他正力爭獲得第一個重大的立法勝利。

上述美國官員表示,雖然川普政府會繼續加強對華貿易案的執行,但川普的關注點現在已從鋼鐵轉移了。『總統已清楚表明……當務之急是稅收法案,他不會尋求提出可能會影響國會考慮稅收法案的事情。』

圍繞鋼鐵的辯論對羅斯的角色也產生了影響,此前他與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領導與中國大陸的貿易談判。羅斯最初被任命為川普政府事實上的『貿易沙皇』,但在與中國大陸有關的內部鬥爭中遭遇多次失敗後,他似乎已經失去了川普貿易團隊領導的角色。

羅斯及其商務部團隊還因與北京方面達成的一項早期貿易協定而受到商界批評,雖然該協定恢複了美國牛肉對華出口,但沒有什麼其他具體成果。

川普的兩項主要貿易舉措—對中國大陸的知識產權做法發起調查,以及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現在都由不願接觸媒體的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領導。

川普政府的另一位官員否認了有關羅斯和萊特希澤之間存在摩擦的說法,他說他們倆『每天都交談,合作密切。』

他說觀察人士可能得到兩人關係發生變化的印象,但那只是因為萊特希澤的任命曾在國會遭到耽擱,現在才得到確認,這意味著羅斯在沒有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的情況下工作了好幾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