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鄉愁」看兩岸三個階段的變化

「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長大後,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後來啊,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在外頭,母親在裡頭。而現在,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這是詩人余光中在上世紀70年代寫下的著名詩篇《鄉愁》。那個時候,兩岸互不往來,鄉愁成了牽扯兩岸遊子與親人之間的牽絆。

到了上世紀80年代後,大陸開啓了台灣同胞探親的政策,許多相隔半個多世紀的台灣同胞開始陸續登陸。他們好奇,他們焦急,他們早已經翹首以盼。除了回到故鄉探親,還想看看大陸的發展情況。在那個時候,相信很多大陸有台灣親戚的人都記得很清楚,台灣那邊來了親戚,很多都是大包小包,有的扛著電視機,有的扛著錄音機,甚至有的還扛著一些舊衣服,他們回來探親,很多時候就像是一種「變相」的扶貧。

隨著兩岸的交流越來越多,也隨著大陸經濟的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台灣人開始登陸大陸,開始了台商投資大陸的時代。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到2000年左右,台商投資大陸成為熱潮。大陸方面也對台商給予了大量的優惠政策,本著互利互惠、合作共贏的理念,大陸與台灣共同進步、共同發展,同時,台商以及外商的大量投資也為大陸的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台商時代曾經創造過一些經濟圈,甚至還曾經在大陸創造過一些經濟名詞,比如著名的「三來一補」就是其中之一,廣東台商經濟圈、蘇南台商經濟圈等,不光讓大陸的就業受益,而且讓很多台商從小企業發展成大企業。

後來,隨著大陸不斷的累積經濟能量,隨著產業的不斷升級,特別是從2009年之後,大陸一些沿海地區開始了「騰籠換鳥」的政策,一些低端產業、低端制造業以及勞動密集型產業需要騰換地方,同時,也隨著工人工資的大幅提高和勞動保護法律的日趨嚴格,大量的台商因為其固步自封的原因,經營活動範圍越來越狹隘,台商的輝煌階段不再。

在這個過程當中,隨著大陸產業升級的加快,需要大量的中高端人才,也因為台灣方面在電子供應鏈等方面存在著的優勢,所以,開始有大量的台灣幹部「西進」大陸,在一些電子企業擔任中高層職務,這也就是所謂的台幹時代。

但是,大陸的產業升級速度比任何人想像的都要快速,隨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大陸方面不光是在軟體方面獲得了長足的進步,同時也在行動電話硬件供應鏈方面逐步占領全球市場的重要份額。在這個階段不管是台灣的「兩兆一星」還是行動電話供應鏈,都受到大陸的全面追趕,有的甚至已經超過台灣,大量擠占台灣的產業份額。曾經作為全球重要半導體供應基地的台灣,也因此面臨著大陸和南韓的嚴酷競爭,而「兩兆一星」產業更是全面潰敗。台灣勞工二十年不漲的薪資成為久為台灣社會詬病的重要課題。不少台灣年輕人試圖到大陸來尋找機會成為新的時代標志,有媒體稱:台勞時代終於到來了。

從原先的台商時代,到後來的台幹,再到後來的台勞。兩岸變化的太快,快得有些讓人目不暇接。大陸經历的這三十多年,或許每個人都有著切身的感受,但如果從一個側面來觀察,可能這種感受會更加強烈一些。兩岸的「鄉愁」也不再是充滿惆悵的遙望,在這個快速進步的時代,或許就像是逆水行舟,沒有進步就意味著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