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年薪90萬白領辭職做少莊主 稱回鄉創業不後悔

近日,一篇介紹80後女白領辭掉工作,歸隱田園,變身「少莊主」的文章廣泛傳播,文中的主人公是此前已經工作了7年的曉雨。今年7月,曉雨辭掉年薪超過2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工作,回到懷柔老家幫助父母經營自家農莊,養魚、做農活和招待遊客,不少朋友稱她為「少莊主」。目前,曉雨三個月的個人收入還不足萬元,但她不後悔,「我回家是追求另一種幸福感」。

 辭職回鄉成為「少莊主」

曉雨從小在北京懷柔山區長大,小時候的願望是走出去,到城裡努力工作,過上更好的生活。從北京工商大學管理專業畢業後,曉雨進入一家世界500強公司從事設計相關工作,之後又陸續跳槽到一家知名網站和一家互聯網公司。7年下來,曉雨已經在一家互聯網公司做到了主管,並經常出差接觸客戶,説明公司進行商務拓展。

然而,就在今年7月份,曉雨選擇了辭職回鄉。

曉雨說,長期高強度工作讓她的身體難以承受壓力,而且經常失眠,特別疲憊。「身體的原因迫使我停下來思考,年紀輕輕的就身體不好,確實要考慮一下今後的生活和工作應該何去何從。」

那段時間,曉雨恰巧看到一些高學歷知識份子回鄉創業的消息,「正好家裡有一個農莊,父母兩人長期經營也比較辛苦,就開始考慮辭職回去了。」

周圍很多朋友聽到這個消息都對曉雨表示支持,不少人表達了對田園生活的嚮往。還有曉雨的父母,雖然不忍女兒放棄體面的工作,但聽完曉雨今後的打算,最終還是支持了她的選擇。

就這樣,年薪超過20萬的80後女白領辭職回鄉,成為了自家農莊的「少莊主」。

嘗試改變傳統經營模式

從2000年開始,曉雨的父母開始在老家懷柔經營農莊,建築仿照自家院落,餐飲也大多取材於自己種植的蔬菜瓜果。但近幾年,農莊的經營狀況越來越不好。

曉雨覺得,這是因為父母之前「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經營模式已經過時,跟不上網路時代的發展步伐。「主要的表現是父母不太懂宣傳,他們努力提升農莊的服務水準,認為做好這些自然就能夠增加客源。」

為此,曉雨回鄉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傳農莊,她通過一些網路平台發佈消息。除此之外,曉雨開始嘗試和一些微商及網上銷售平台合作,把家鄉的農副產品推銷出去。不同於其他女生常發佈的各類生活照,曉雨在朋友圈曬出的則是懷柔老家的蜂蜜、核桃和板栗等產品介紹。

等到旅遊旺季遊客到來時,曉雨會擔當起導遊的責任,帶遊客到附近的長城等景點去逛逛,講解各個景點的「前世今生」,「遊客對我們這裡多一些瞭解,印象就越深刻,向周圍朋友推薦的時候就有話可說。」

曉雨試圖把家鄉更深層次的特點挖掘出來,並展示給人們。辭掉工作,並不等於之前7年工作經歷一無用處。對曉雨來說,工作中的管理經驗、城市裡接觸的方方面面都在影響著她,她相信這些能夠在經營農莊的過程中起到好的作用。

從年薪二十萬到月薪兩三千

辭職回鄉初期,曉雨心裡已經有了一些打算:怎麼利用老家的優勢更好地推出特色服務,如何通過景點的文化內涵來吸引遊客。但計畫往往與現實有偏差,成為「少莊主」的日子並非像計畫一樣一帆風順。最直接的表現是,7月份辭職至今,曉雨的收入不足萬元,算下來月薪只有兩三千。

自從曉雨回鄉經營農莊,生意確實有起色,但仍負債經營。對原有的生意,她只負責幫忙,盈虧仍屬父母,她的收入則來源於自己新發展的項目。但這些新項目因處於起步階段,收益寥寥。

曉雨並不在意今昔收入的懸殊,她考慮更多的是下一步增收計畫。通過對市場行情的測試,她開始尋找農副產品銷售合作夥伴,同時也打算利用農莊的環境發展少年夏令營等多種體驗活動。

除此之外,曉雨還在學習養殖等農業技術,規模性的養殖和技術性的工種她並不擅長。「曾經有一次夜裡停電,魚塘裡的魚全死了,損失了上百萬。」從那以後,農莊開始配備了發電設備。

曉雨對以後的困難和收益差距都做了心理上的準備,她說從沒有後悔自己的選擇,「從目前來算,回家的收益在幾年內都不太可能超過我之前的工資。不過我回家也不是純為了賺錢,而是更看好未來更多的機會。這畢竟是我自己的事業,更有成就感。」

對話

80後「少莊主」:收入減少不會讓我後悔回到農村

80後女白領曉雨回鄉做起「少莊主」已有三個多月,不少網友為她的勇氣點讚,也有網友懷疑她是「富二代」,不擔心生計問題,是在炒作自己。曉雨向北青報記者表示,自己並非「富二代」,「少莊主」的稱號也是來自朋友,回鄉後的生活並不比原先的工作輕鬆,她把這份工作看作另一份事業的開端。

北青報:工作七年後,為什麼選擇回到農村?

曉雨:長時間的工作以後,我厭倦了出差熬夜加班的日子,身體和精神狀態都不對,我發現自己並不喜歡這種生活。每次回到家裡身心都會比較放鬆,我意識到其實是我想要回去。

北青報:這麼做是對城市壓力的逃避嗎?

曉雨:不能這麼說,這只是個人選擇,我並非沒有能力應對之前的工作。只是相比於城市的喧囂和擁擠,我發現自己更喜歡面對老家的山水、動物和植物,更喜歡回到農村而已。

北青報:回鄉做「少莊主」,主要收入來源於什麼?

曉雨:「少莊主」並不是說我要繼承家裡產業,況且農莊還在負債經營。父母不會給我分紅和薪資,我的收入來源於自己開發的新專案。

北青報:回到農村,生活方式有什麼改變嗎?

曉雨:衣食住行都不一樣了,幹農活的時候不化妝,穿衣服方便就好,吃飯再也不叫外賣了。閑下來的時候出門就是山水,喜歡到處走走,心情更放鬆。

北青報:現在幫農莊掙了多少錢?收入怎麼樣?

曉雨:我在宣傳和經營上做了一些新的嘗試,經營狀況是有好轉,但現在農莊整體沒有賺錢。回來三個多月,我自己的專案掙了不到一萬塊,有點少。

北青報:收入大幅減少,會後悔辭職嗎?

曉雨:不後悔啊,我有心理預期。目前來算,這幾年內的收入都不可能超過我之前的工資。不過我回家也不是純為了賺錢,而是想幹一份自己的事業,這份成就感無可取代。我爸老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總的來說,回鄉之後,我更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