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蘇州老人珍藏老友從台灣寄出信件

「你給我的一張照片,現還珍藏在相簿內,唯一的遺憾是照片稍許褪了色,非我保管不良,因它已經歷四十年,似你我已逾半百了—老矣!」23日,蘇州老人蔡國基又將發小韓昌鴻從台灣寄來的80多份信件鋪滿床鋪,一封封的仔細讀著。這些信件記錄了倆人跨越海峽,延續大半生的情誼。

根據中新網報導,蔡國基1931年出生在蘇州太倉,家境貧寒,7歲時母親就去世了。為了給家裡省錢,蔡國基小時候專挑不收學費的學堂讀書,「五年級一年就換了5所學堂」。韓昌鴻家則以經商為生,家境較為殷實。兩家人門挨著門,兩人既是同齡又在同一所學堂念書。加上韓母溫柔善良,對待蔡國基如同親兒子一般,兩個出身完全不同的孩子間產生了深厚的友誼。

學堂畢業後,蔡國基去到附近的雙鳳鎮當學徒學做生意,韓昌鴻則留在太倉縣城幫忙打理自家生意。哥倆開始彼此寫信給對方,並不時用賺來的工錢捎上一些慰問品。


蔡國基正在家中整理韓昌鴻寄自台灣的信件。

1947年,在母親的安排下,韓昌鴻跟隨七叔前往台灣闖蕩,在基隆的一家橡膠廠工作。閑時,韓昌鴻也不忘寫信和蔡國基分享在台灣的所見所聞。「他走的時候我還在當學徒,沒能見他一面。我當時不知道台灣在哪裡,就覺得大家都一樣是在外打拼,只是他的距離遠了一點。沒想到再見面已經是40多年後了」,蔡國基說道。不久,因為局勢的變化,蔡國基徹底失去了韓昌鴻的音信。

之後蔡國基從了軍,參加了抗美援北,退伍後回到太倉在政府部門工作。韓昌鴻對他來說似乎已成為過去。但每次從韓家門前走過,看見韓母望眼欲穿盼兒歸來的樣子,蔡國基又忍不住上前寬慰幾句,承諾會想辦法聯繫上老友。

時間一年年過去,1979年元旦,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了《告台灣同胞書》,提出了希望兩岸「三通」並擴大交流。蔡國基意識到,有希望了!1987年,兩岸打破了長達38年的隔絕狀態,恢複民間交流。由韓母口述,蔡國基懷著激動的心情給韓昌鴻寫下了一封信。

韓昌鴻的回信經多方輾轉,直到次年才寄到。多年未見的老友重新通過信件互述近況、噓寒問暖。在韓昌鴻的安排與蔡國基的協助下,1989年,韓母飛往香港與兒子相見。見到母親後,激動的韓昌鴻在機場長跪不起。母子二人在香港度過了充實的三天。

而令蔡國基沒想到的是,假期結束後,韓昌鴻卻和母親一道返回太倉,與自己重逢。「他當時是上校,原本只向軍隊請假去香港看母親。但他已經打定了主意,在香港見完母親就回老家來,就算違反軍紀也要回來」,回憶起老友的大膽舉動,蔡國基忍不住笑意。回到台灣,韓昌鴻立即向軍隊提出請辭。擺脫軍職後,韓昌鴻的回鄉探親之路更便利了。

那時電話還不普及,不能見面的日子裡,兩人就像兒時一樣,不斷地給對方寄信。在蔡國基展示的信件中,從對電視劇《宰相劉羅鍋》的喜愛到對家鄉遭遇水患的不安,韓昌鴻對故土的思念和眷戀躍然紙上。


蔡國基正在家中整理韓昌鴻寄自台灣的信件。

隨著兩岸間的阻隔逐漸減少及大陸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郵件和航班從以前的需要中轉變為了直郵、直航。蔡國基家中也添了電話和行動電話,兩人間的交流越來越便利。但過往的80多封郵件依舊被蔡國基珍重地保存著。對他來說,它們不僅承載了兩個老友的多年情誼,也見證著兩岸親友間割不斷的牽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