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兩兄弟曾被毒蜂刺到暈厥 如今卻靠馴蜂年入百萬

捉一隻野蜂拴上紅線,然後追著這隻野蜂,找到它的蜂巢,將蜂巢「收割」,拿走蜂蛹或取走蜂蜜……這是鄉邨裡少年們的遊戲。不過宜賓縣有對「追蜂少年」從這種惡作劇般的「打野」活動中找到靈感,把野蜂收回家進行馴化,培植蜂王和職蜂,幫野蜂建巢,做起了養蜂生意,今年已經賺到了100多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宜賓縣喜捷鎮的洪峰、洪偉是一對20出頭的親兄弟,兩兄弟最高學歷是職中,從小貪玩,從記事起不是捉泥鰍黃鱔,就是追捉山上的野蜂。在所有並不被任何人看好的愛好裡,兄弟倆最喜歡的是「飆蜂子」,被當地人笑稱「追蜂少年」。自2013年起,兄弟倆嘗試將野蜂收回家進行馴化,並幫助野蜂建巢,經過多次嘗試後,兄弟倆建起了養蜂專業合作社,養殖胡蜂和蜜蜂等,年產值 (不含政府補貼)超過300萬元,純利潤超150萬。

两兄弟曾被毒蜂刺到晕厥 如今却靠驯蜂年入百万

两兄弟曾被毒蜂刺到晕厥 如今却靠驯蜂年入百万

弟弟洪偉。

两兄弟曾被毒蜂刺到晕厥 如今却靠驯蜂年入百万

哥哥洪峰。

玩蜂:拴紅線追,只為取蜂

「飆蜂子」是流行於四川農邨地區的農閑「游戲」,不論是少年還是成年人,都樂此不疲。每年到農历九月後,野外的胡蜂、土蜂蜂巢裡,密密麻麻的全是成熟的蜂蛹。如果沒有外力幹涉和破壞,蜂蛹將很快變成勤勞的職蜂,承擔起整個蜂群的野外覓食和築巢。

 

無論是胡蜂還是黃蜂,都生活、築巢在野外山林或較高的建築物上,取之較為困難。尤其是野外,山高林密,一個小小的蜂巢很不易被發現。人們根據野蜂的習性,發明了「飆蜂子」的辦法:捉一隻外出覓食或打漿的職蜂,在它們腿上拴上紅線,然後跟著紅線追,最終找到蜂巢,取而食之。

 

洪峰、洪偉兩兄弟在十六七歲時,不是抓泥鰍黃鱔就是「飆蜂子」。洪峰告訴成都商報客戶端記者,少年的玩劣天性,總讓他們坐不住。到了秋天蜂蛹成熟時,他們看到有人在山林間「飆蜂子」感覺特別刺激,兩兄弟便學著別人找來紅線拴在野蜂腿上,然後追著跑找到蜂巢,用火將發瘋的職蜂驅散,摘巢取蛹。

两兄弟曾被毒蜂刺到晕厥 如今却靠驯蜂年入百万

 

「我們當時看到別人『飆蜂子』好像很容易,但自己做起來發現很困難。」洪峰告訴成都商報客戶端記者,首先是捉不到目標蜂,摸索了好幾天,才發現職蜂會在山林中找蟲子吃,或者在青綱樹、芭蕉樹上打漿回去築巢。剛開始用手去捉,結果根本捉不住蜂子;後來用網,網住一隻寸多長的虎頭蜂。

 

「就在我捉住它準備拴繩時,它把毒刺刺進我的肉裡。」洪偉回憶,一瞬間天旋地轉,人暈了十幾分鐘才醒來。回家後,洪峰忍著巨痛裝得若無其事,兄弟倆誰也不敢告訴父母。

两兄弟曾被毒蜂刺到晕厥 如今却靠驯蜂年入百万

 

追蜂:追著追著,追出點子

被蜇了兩三次後,兄弟倆終於摸索出「飆蜂子」的經驗。「我們捉了蜻蜓之類的昆蟲誘捕成蜂,將食物放在紅線做成的圈套內,它來吃食物,我們抓住紅線兩端輕輕一拉,就套在它屁股上。」洪峰說,被打上記號的蜂子可能混然不覺,它會在傍晚時飛回自己的巢穴。洪峰和洪偉著跟著追,找到蜂巢後再想辦法摘取。「蜂子在天上飛,沒有任何障礙。但我們在地上,只能見山爬山、遇水涉水。」洪偉告訴記者,很多時候追著追著蜂子就不見了。

「飆蜂子」的第一年,兄弟倆一共收獲了五個蜂巢,賣了7000多塊錢,可謂「無本萬利」。當時的洪峰剛剛從某職中畢業,在父親的安排下擺攤做生意,專門銷售畜獸藥。但洪峰覺得每天守攤子很無聊,而「飆蜂子」不但好玩還能掙錢,洪峰便不顧父親的反對,開始把心思全部花在「飆蜂子」上。「那時候一公斤蜂蛹可以賣150元左右。」

两兄弟曾被毒蜂刺到晕厥 如今却靠驯蜂年入百万

 

兩三年後,洪峰看到當地農邨有人養蜜蜂,這些蜜蜂本來在野外,養蜂人搗毀它們的巢穴捉了蜂王關在蜂箱裡,於是蜜蜂就在蜂箱安營紮寨,成了養蜂人的「制蜜機」。「蜜蜂可以養,胡蜂為甚麼不可以呢?」洪峰一邊琢磨此事,一邊取蜂巢時有意捉了蜂王。可是很快冬天來了,兄弟倆好不容易捉回的蜂王沒法過冬,被冷死了。

 

馴蜂:被野蜂蟄,多次失敗

洪峰的父親洪林是當地小有名氣的生意人,他雖然不要求兒子們一定要讀多少書,但至少要有一技傍生以維持生活。當父母發現洪峰兄弟放著好端端的生意不做,整天跑山「飆蜂子」後,非常反對。洪峰至今記得父親的話:「野蜂子怎麼養得家?我看你兩兄弟是瘋了吧!」

洪偉說,好在父親並不強迫他們。又一次洪峰路過鄰居家,發現鄰居劈開的老柴疙瘩裡,居然有像地道一樣細細小小的通道,裡面躺著冬眠的虎頭蜂。「這個意外發現讓我靈光一閃,自己找來工具鑽木頭,給過冬的蜂王們建起一個個巢穴。」

有了過冬的巢穴,從野外捉回的蜂王終於不會被凍死,但仍有一部分技術問題解決不了,養著的野蜂營養跟不上,產量也比較低。養蜂的第一年,兄弟倆投入九萬多元現金,到頭來幾乎是血本無歸。後來,洪峰從電視上看到雲南有個養蜂人,養殖胡蜂很多年,技術很成熟,兄弟倆瞞著家人,和馮天宇、黃桃等幾個朋友遠赴雲南「取經」。回來後解決了蜂王喂食,補充營養液,增加溫度過冬等問題。

通過慢慢摸索,洪峰兄弟發現,野蜂雖然性情兇猛,但如果不是人為激怒,它們也不會主動攻擊人。而一窩蜂,只要把蜂王馴服,成百上千的職蜂都服從於蜂王。蜂王在哪裡,職蜂們就在哪安家築巢。問題是蜂王並不那麼溫馴,要把養蜂做成產業,光靠一兩隻蜂王也不成氣候,得有更多蜂王。蜂王的作用在於產卵成蛹,就必須有公蜂進行交配。而發情期的蜂王,性情變得更加暴躁兇猛,經常在洪峰兄弟倆身上紮刺放毒。「最多的時候,洪偉身上被紮八次大包。」黃桃告訴記者。

賣蜂:賣蜂賣蛹,年入百萬

解決了馴化、喂食、過冬和繁殖等一系列問題後,洪峰兄弟倆和另外三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於2013年成立了胡蜂養殖場,開始成批量、大規糢養胡蜂、蜜蜂等蜂種,在宜賓縣喜捷、柳嘉等鎮養蜂。「胡蜂是野蜂,雖經馴化,也不能像養豬一樣集中養在一起。」洪峰告訴記者,胡蜂生活在野外,人工養殖同樣難以徹底消滅它們的野性,因此在人為控制之下依然要在野外養。

「野蜂都有各自不同的領地,養近了就要打架。」洪峰告訴記者,有的蜂巢可以很近,幾米十幾米都行,蜂王都在巢內,職蜂在野外各行其事,晚上歸巢睡覺。但像虎頭蜂之類的大型野蜂,其勢力範圍達到方圓五公裡,這就給養殖帶來難度。為了解決此問題,洪峰發動所有親戚,在各家各戶房前屋後的山林中掛養。

據黃桃介紹,野蜂身上渾身是「寶」:蜂巢是職蜂咬化樹皮一點一點建成,可以煎湯泡腳;蜂蛹每公斤可以賣到近300元。

據洪峰的合夥人馮天宇介紹,今年蜂場投入110餘萬元,產值將超過300萬元,純利潤將在150萬元以上。成都商報客戶端記者從宜賓縣畜牧水產局飼料獸藥股副股長雷賢華處了解到,胡蜂養殖利潤較高,洪峰兄弟所提供的產值、利潤屬實。

两兄弟曾被毒蜂刺到晕厥 如今却靠驯蜂年入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