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公社:青春印記,在大陸(一)我與大陸的結緣與好奇

人生就如一部歷史,如果可以停止在那最美麗的一個時光裡,會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呢?但是事實上卻不能,人生的時間軸仍舊在往前走。現在的我,在北京清華大學的校園裡,過去的二十多年人生裡,我與大陸畫下了各種不解之緣,因此說我的青春印記,在大陸。

與大陸的結緣與好奇

出生於1987年的我,對於大陸和臺灣來說,都是非常特別的一年,當年的臺灣,剛剛解除了全世界历史上最久的「戒嚴令」,開放了黨禁和報禁。同年的年底臺灣政府開放老兵回大陸探親,兩岸民間的交流也正式進入一個新的紀元。

 

小時候的我對於大陸充滿了各種好奇,每周日晚間的「大陸尋奇」節目,是開啓我對於大陸最完整了解的開始,在那個老三台的時代,也只有每周一次的機會透過節目可以認識到那大陸的風土民情,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是大陸的各種名勝古蹟,因此在孩童時代總是會拿著整個中國地圖慢慢比對著各個省市景點,在地圖上塗鴉畫圈圈,對照著電視節目和中國歷史故事書的介紹來認識大陸,我想在那懵懂的幼年時代,大陸對於我來說就是一個既神祕又充滿傳奇的一個地方,有朝一日一定要親自走訪探詢才行。

1990年代的兩岸人民交往交流,都還處於一個初期的階段,爸爸在1990年代中期也第一次跟著旅行團去了北京旅行,回來時分享了大約距今20年前的照片,看著當時的北京對照當時正處於亞洲四小龍頭頭的臺灣,從小被教育下的我在當時的心目中感覺大陸遠遠落後於臺灣,在聽聞了爸爸從北京旅行回的描述和欣賞照片後,當時的我更加確定臺灣真的比較好,童年還尚未去過大陸的我心目中那種自我驕傲的感覺不知從何而生,但是仍然對大陸充滿了各種古靈精怪的想法想去看看,看看那裡跟臺灣有甚麼不一樣。

 

童年初次訪陸

 

1998年1月底,初放寒假的我一直記得非常清楚,我要去北京啦!十歲的我總算真正可以出發到那心目中一直期盼已久的大陸,但是當到機場時飛機卻必須先要到香港轉機再從香港飛到北京,我一直記得不是從臺北直飛到北京直線距離不是比較快嗎?為何還要這樣繞一大圈先往西南飛到香港再轉往北飛,這樣的好奇一直困擾著我,只記得那次飛行從早上七點不到就到了桃園機場,一陸遮騰轉機到北京時已經傍晚時分,表訂五天四夜的行程大概有三分之一耗在飛機上了,當時的我心情也只能用鬱悶來形容。

十七年前的北京,寒冷的一月份,那段短暫五天四夜的北京印象讓我最深刻至今一直忘不了的,大概就是零度以下的天氣,在路上看到積雪特別興奮,尤其我這從小生長在溫暖寶島的臺灣小朋友,從小到大都沒能感受到零度以下的生活。另外對於我來說最興奮別的是,就是一下飛機看到路上的字怎麼都是似曾相似的字呢?但是有些又看不懂讀不出來,如葉子的「葉」、蘭花的「蘭」等等幾個字,對於我來說都看上去彷佛就是不知道哪裡蹦出來的文字,但是當地人都可以用我聽得懂的話說來,這時我就在想我們不都是同文同種的中國人嗎?為何文字上怎麼有那麼大的不同,兒童的我心裡依舊充滿了各種疑問,這些疑問一直埋藏在我心裡許久,直到慢慢長大看了不少書才初步了解兩岸之間的同與異。

 

十年後重游北京 重啓對大陸的認識

 

1998年到2008年的十年,我也從一名兒童長大成人進入了大學,這十年期間除1999年跟旅游團再去了趟江南之旅外,對於大陸的想法在這十年裡除偶爾看看新聞外,自己也沒有特別的去關注和主動去了解大陸。直到2008年1月底,又再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報名了學校舉辦的兩岸交流營隊,又再次來到了北京進行為期十天的參訪行程,這次出發依舊必須轉機也遮騰了我大半天。但是這次的北京之行,卻也讓我重新看到2008年和1998年北京的不一樣,這年恰逢北京舉辦奧運,我們也特別參觀了鳥巢和水立方,北京的大和各種硬件建設的宏偉高度發展,都讓我為之震撼,心裡在想十年原來可以發展這麼快速,反觀當時的臺灣仍就彌漫在整個2008年選舉的各種氛圍當中,回顧這十年的臺灣,印象中除了各種選舉和生活瑣碎新聞,對於整體臺灣的重大建設我怎麼都不大清楚。相隔十年前後的北京之行,我只能說北京真的變了,是一種朝向世界級超大都市方向前進。

2008年的暑假,因為一次北京之行也又重啓了我對於大陸好奇的認識,吊詭的是在當時周圍老師同學們,對於大陸的印象仍舊是負面大於正面,我覺得看大陸認識大陸是自己要走的一條路,因為大陸的崛起已經是世界上公認的,它的進步全世界也有目共睹,緊鄰大陸身旁的臺灣我們不能逃避忽視,而是應該用更開闊的胸襟去面對他了解他,這樣彼此才能共創雙贏。

2008年的暑假我再度跟著學校參加了由廈門大學舉辦的「閩南文化交流營」,同樣是十天九夜的旅行參訪,這次的行程最好的是讓我第一次跟大陸同學同齡人有的第一次的接觸,大家在這十天裡一起旅行一起睡火車臥鋪,這些經驗都是許多臺灣青年所沒有的包括當時的我,因此這次的機會可以說是特別難得。直至今日,當年一起短暫十天認識的大陸好友們我們的友誼依舊長存,知道我又來到大陸都會特別再見面敘敘舊。

也就這樣在未來的幾年內,伴隨著大陸學生到臺灣政策的開放,校園裡的大陸同學人數也不斷的增多,兩岸青年學子間的交流也越來越密切頻繁,在這段日子裡也有幸結交了來自大陸各省各校的好朋友們。2010年經過了努力也一圓夢想考上了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研究所期間的受到兩岸師長間的燻陶,尤其是在二年級期間遠赴東北吉林大學的交換學生生涯,我想是至今我印象最深刻記錄對多的一段時間了,此時的我只有在想,大陸真的是好大好大啊!我要用甚麼方式一輩子走遍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