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長腿胡兵:到了90歲,我要做最時髦的老頭

正在熱播的電視劇《獵場》中,相繼和孫紅雷、張嘉譯交手後,胡歌飾演的鄭秋冬又遇到了一個新的獵物——由胡兵飾演的金融高手陳修風。

胡兵

賽艇運動員出身的胡兵,身高1.90米,算得上是中國男糢第一人,當年因電視劇《真情告白》走紅後,「翅膀硬了」的他,遭遇公司封殺,整整一年沒接到戲,直到在《粉紅女郎》中出演高富帥的白馬王子又再次引發關註,可胡兵卻選擇在此時出國,並患上憂鬱症。他說,在自己的人生經历中,總是三五年就遇到一個坎。雖然如今一直有出演影視作品,但早已不把「出名」這件事看太重。他只想把戲演好,到老了,還可以做「一個中國最時髦的老頭」!

 

 

瞞著家裡學賽艇 因嚴重腰傷退出國家隊

胡兵說,在他的人生中,基本三五年就一個坎,而這些坎恰巧都伴隨著一些重要的選擇。第一次選擇是在13歲那年,他決定當一名賽艇運動員。

「以前聽別人說過,每年春天的泰晤士河上,都會有牛津和劍橋的賽艇比賽。」他第一次真正看到賽艇,是浙江省賽艇隊在西湖訓練。胡兵知道家裡肯定不會同意他去學賽艇,於是私下找到教練,每天放學後偷偷跑去訓練。一次訓練中,胡兵落水,穿著別人的衣服回家,家人才知道這件事。父親縱然生氣,也很無奈,只說了一句「以後的路是你自己選的。」

七年後,胡兵隨國家隊出徵,拿下賽艇世界杯第7名的好成績。但就在1990年北京亞運會舉辦前,「嚴重的腰傷讓我不得不選擇離開」,這也是他人生遇到的第一個坎。

老天爺為他關上一扇門,也為他打開了一扇窗。伴隨而來的第二次選擇就是進入糢特行業,在受邀為浙江絲綢進出口公司拍攝樣本集後,胡兵代表杭州市參加了「全國青春美糢特大賽」,並最終拿下男糢第一名。第二年他順利進入演藝圈,成為了一名演員。

曾被公司封殺 演完《粉紅女郎》選擇出國

 

 

《粉紅女郎》

1999年,一部電視劇《真情告白》讓胡兵與女主角瞿穎成了家喻戶曉的偶像明星。「那時,其實自己身上有很多毛病,卻不知道。可能就是因為進入這一行太順利了,《真情告白》播出後,一下子很紅,被很多人喜歡,覺得翅膀硬了。直到真的有一天公司開始『封殺』我,我才發現很多工作都不找我了,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犯錯了,太囂張了。每天掰著手指在家數日子,就在想我怎麼會有這麼一天。」

就這樣過了一年,胡兵等來了第二次機會——出演電視劇《粉紅女郎》。那個時候的他完全沒想到還能有『第二春』,以為自己的演藝生涯就截止到2000年了。「再出來的時候,我告訴自己,現在出來演的每一部戲,都要拿到收視率冠軍,一定要客氣地對待每一個人,不能犯以前的壞毛病。」

正是之前被公司「封殺」的那段經歷,讓胡兵意識到學習的重要性,「我不想再被別人一腳踢下去,我和自己說,這一次勇敢一點,自己跳吧,我選擇了去美國讀書。」隨後,胡兵簽約一家美國經紀公司,以學生身份赴美學習電影表演。剛到美國時,只會說『yes』『ok』『no』『byebye』的他,每天用6個小時學習英文。六個月後,他已經可以用英語應對正常的生活了。

放不下偶像包袱 心理落差太大患上抑鬱癥

除了學習語言帶來的壓力,初到異國的心理落差,讓胡兵患上了憂鬱症。

「開始想的都挺簡單的,但是到了外國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在國內忙慣了,被簇擁慣了,突然間靜下來讀書,對自己沒信心,也沒有人來肯定你,這時候抑鬱癥就來了。」面對變化太快的國內影視市場環境,胡兵問自己,等學習完回去後,市場還有他的位置嗎?還能演戲嗎?別人還會喜歡他嗎?

是一封郵件,點醒了他。「一個男人,需要一面鏡子,小時候我爸媽是我的鏡子,我做錯了他們會打我。上學後,老師是我的鏡子,做運動員時,教練是我的鏡子。後來做了演員,有公司規範我,跟公司解約後,我的鏡子就不見了,都是別人聽我的,我聽到的都是好聽的。到了美國的那段時間,我簽約的美國公司給我發了一封郵件,裡面寫著明星的100個缺點,包括在人很多的地方展示自己是明星,再比如出門總是戴墨鏡、帽子,別人認出你、認不出你,你都不高興,我看了一下,發現我幾乎占了裡面提到的全部內容,這面鏡子就是太直接地把那層紗布剪開了。」

幾年後,選擇回國的胡兵,已不再看重「出名」,「最重要的還是要把自己的戲演好。『出名』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已不是最重要的了,最重要的是如何走完後面的半程。」

接演《獵場》前與薑偉只有一面之緣

 

胡兵近照

而這次接演電視劇《獵場》,胡兵覺得很大程度是被導演的個人魅力所折服。他依舊很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見薑偉時的場景,「就好像去面試美國電影一樣,到了酒店,我先坐在沙發上,所有人離場,工作人員也都不在。突然間,導演從裡屋帶著光芒走出來。我當時心裡面好擔心,在演藝圈二十幾年沒有見過這個架勢,有一點害怕,有一點心虛。導演也沒有說話,就這樣看著我,我看著他。我心裡想,這個尷尬的局面要怎麼樣才能打破呢?」

於是,胡兵先開了口:「導演,您好,我是胡兵,我看過你的《潛伏》。」薑偉很直接,「他說,這個角色是一個壞人,從價值觀上來講,他在婚姻中出了軌,你可以接受嗎?我說出軌我不知道,我還沒有結婚,沒有出軌的經驗,但是你能更具體講講嗎?」於是倆人一來一回地聊起了角色。只這一面,薑偉就確定了由胡兵出演《獵場》中的陳修風。

在胡兵眼裡,陳修風是「精品荷爾蒙」,「他是一個有濕度、有溫度、有風度的『精品荷爾蒙』。」而接演這個角色,也源於他與角色之間的相似,「我就是一個『精品荷爾蒙』。所謂精品荷爾蒙不是很帥,而是有一個極強的童心,他不認為自己很優秀,但在工作崗位上不允許有半點的錯誤,生活當中則有很強的包容性。」

新京報:《獵場》中最讓你難忘的一場戲?

胡兵:我出軌被全程用監控錄了下來,並被對方打電話威脅。打電話的過程中,我老婆回過頭看了我一眼,我接觸到柯藍眼神的時候還在向她笑,但是心裡卻覺得被刀插。那場戲,層次特別多,很過癮,在演戲過程中還是最希望碰到沒有臺詞的戲,打動到心裡面的,我可以把它反饋出來,觀眾也能體會到。

新京報:這好像也是第一次與胡歌合作。

胡兵:對,他很成熟,他的溫度和濕度是一樣的,所以他是精品中的精品。私底下,我們有一個共同點,都是大男孩,不管我們活到幾歲,只要稍微喝一點點紅酒,這一面就會顯露出來。我很喜歡跟他這樣很單純的人在一起,不需要算計來算計去,也不需要說很多體面的話,更不需要去奉承誰。

新鮮問答

我是中年男人但並不油膩

新京報:人到中年,會不會擔心自己變「油膩」?

胡兵:最近一段時間大家都在說「中年油膩男」,我要證實,我也在CBD住,在國貿住,我46歲,中年,但是我覺得我不油膩。

我擁有很多真摯的東西,包括男人的童心,這些很真摯的東西圍繞著你,認真努力地去生活,不放過每一個細節地去工作,絕對不可能成為油膩男人。

新京報:皮膚身材一直都保持得特別好,祕訣是甚麼?

胡兵:是我對生活充滿積極性,不放棄自己。如果再過十年見到我,可能我的容顏會發生很多變化,但是年輕的心態依然還會在。

新京報:面對娛樂圈的變化和層出不窮的鮮肉,會有壓力嗎?

胡兵:我覺得市場有變化是很正常的,但藝術是有標準的,沒有業務作支撐,很容易塌陷。流量在我看來是一個「中性詞」,它是催化劑,在一個化學反應中起到了加快反應速度的作用,但不改變反應的結果。重要的是你的「反應物」,一個是你付諸的努力,一個是你努力的方向,才是你決定目標「生成物」的關鍵。所以不必談虎色變,也不必太依賴流量,無論怎麼變化,時代和市場還是留給那些有準備的,想成為這個行業裡精英的人。

新京報:有沒有想過,到了90歲希望別人怎麼樣來形容你?

胡兵:一個中國最時髦的老頭!這個時髦不是穿得好不好看,是精神和內在的東西。不要想到我們亞洲人的時候就是個子小小的,就像我以「倫敦時裝周首位全球代言人」的身份出席時裝周時,我要很清楚地知道一件事情,我是中國人,你有你的特點,我有我的特點,你有紳士的品格,我有儒雅的品格。

新京報:之後有甚麼工作規劃?有甚麼想去嘗試的新領域嗎?

胡兵:我還是想把自己的戲演好。我還是想愛護自己羽毛一些,讓別人記得我的時候都是一些不錯的精彩畫面。我一直說自己是跑馬拉松的,二十幾年過來了,接下來還有十多年的時間需要自己頂住。當然也許會有各種各樣的傷病,也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出現,但是我覺得還是要一個一個地解決。我對演員這個工作還是喜歡的,所以我會花多點時間去琢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