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過海來嫁你」——大陸配偶李採恩的台灣生活

李採恩2007年嫁來臺灣。在桃園機場一下飛機,就被帶進面談室。面對一架攝像機,她被問了很多問題,比如婆家的電話號碼是多少,在大陸辦了多少桌的婚宴。她都說不清,所以一出來就擔心,怕不讓入境。

雖然出生在瀋陽,但李採恩長得更像江南女子,身材嬌小,皮膚白淨。回憶起10年前的那一幕,她至今心有餘悸。

獨自面對內心的孤獨

李採恩與臺灣籍的丈夫相識於上海,相戀於長沙。雖然下決心隨夫到臺灣,但來臺之後的生活將是甚麼樣子,她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以為就像我在上海讀大學再到長沙工作那樣,換個城市而已。」

到了臺灣,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無事可做。她沒有工作,沒有朋友,除了家人之外誰也不認識,「常常手裡拿著電話卻不知打給誰。」家人怕她孤獨,會帶她走親訪友、觀光遊覽,但平常日子還要她獨自面對。好在她很快發現自己懷孕了,產檢就成了她生活中最重要的日程。2008年,她在臺灣生下第一個孩子。

也正是在那一年,兩岸開始有了直航。她帶著6個月大的兒子回娘家,一路上對著還不懂事的兒子說,你多命好啊,一出生就有直航了,之前媽媽來臺灣還要繞道香港。

尋常日子總是瑣碎的,初為人母更添一份困惑與忙碌。丈夫因工作的原因常常不在身邊,有時公婆有事外出,孩子哭鬧起來讓她手足無措。長時間的疲勞和鬱悶讓她性情大變,丈夫一打電話回來她就發脾氣,嚎啕大哭。丈夫知道她沒有其他發洩對象,心甘情願承受她的抱怨。

「結婚之前他承諾要好好照顧我。他做到了,他真的是非常體貼的臺灣好男人。」

走出家門重新尋找自我

在臺灣的日子一天天過去,兩個孩子慢慢長大,李採恩也逐漸適應了在臺灣的生活。她不甘心一直待在家裡,下決心要走出家門,找一份工作。

李採恩是聲樂科班出身,本科就讀於上海音樂學院聲樂系。來臺灣之後,她曾參加過一次聲樂比賽,得到最佳中國歌曲演唱獎。出於對歌唱藝術的熱愛,2010年,她報考廣州的星海音樂學院,並順利完成三年的研究生學業。

這些年,李採恩在臺灣參加了許多音樂活動。2016年,她參加音樂劇《悲欣交集》的演員甄選,獲得其中一個角色,進了劇組。後來一個偶然的機會,她接任中華文化產業發展協會「藝術行政」這一職務,得以參與劇目制作的全流程。她認識了更多朋友,心胸開闊了,視野也擴大了。

現在,她和其他大陸配偶共同成立了海峽兩岸婚姻家庭藝術團,致力於傳播優秀的中華文化。藝術團參加過海峽討論版的專場演出,舉辦過母親節專場音樂會。這些活動讓她越來越覺得,自己在臺灣也可以找到舞臺,擁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也許這份事業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但我可以用自己所學,為熱愛民族音樂的觀眾服務,傳播優秀民族文化,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臺灣年輕人出路在大陸」

現在李採恩一邊工作,一邊在臺灣藝術大學讀在職研究生。她所報考的中國音樂學系當年只有一個名額,也只有她一個人報考。「臺灣人對民族聲樂幾乎沒有甚麼了解,畢業以後也很難找到出路。」她對此感到很無奈。

李採恩說,現在許多臺灣年輕人一出校門就面臨選擇:要不要去大陸?曾經有相識的年輕音樂人問她,大陸是不是真那麼好啊?她總是回答說,大陸機會多多啊,你現在不去,過兩年沒有位置了。

「臺灣畢竟太狹小了,學聲樂專科的,能到中學教音樂就已經很好了。哪怕在歐美國家讀了博士,在國際上獲了獎,回來也一樣面臨出路的問題。」她說。

在她看來,很多臺灣人對大陸的懼怕緣於不了解,對大陸的印象甚至停留在「文革」時代。「臺灣有很多優秀藝術家,致力於保護本土文化。如果他們能了解大陸政府是如何保護和包容不同民族、地域的傳統文化,他們一定會找到歸屬感,而不會擔心臺灣被同化、被淹沒。」

現在李採恩最頭疼的是對一兒一女的教育。兩個孩子都在臺灣讀小學,所學的課本讓他們沒有辦法對「國家」有清楚的概念。

「現在孩子還小,但很快就會長大,這種潛移默化的影嚮會讓他們離大陸越來越遠。我只能一遍又一遍跟他們說,媽媽是哪裡人,你們就是哪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