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夢瑩:台生為何熱衷於大陸求學就業

 

 隨著近年來兩岸交流交往的逐漸加深,越來越多的臺灣學子看好大陸,選擇大陸作為其學習及施展才華的平臺,赴大陸讀書已成為臺灣青年世代的新選擇。在大陸的學習生活面臨的問題,及取得了大陸學歷、學位後面臨的就業問題,成為兩岸民眾關注熱點。

隨著近年來兩岸交流交往的逐漸加深,越來越多的臺灣學子看好大陸。(資料圖)

大陸發展對臺生吸引力增大

隨著兩岸文教交流不斷深入發展,臺灣學子赴大陸高校求學已成為不可阻擋的趨勢。

兩岸關系和平發展。自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以來,在「九二共識」基礎上,兩岸關系持續穩定發展,互動漸趨頻繁,交流速度加快。從經貿領域逐漸擴展到社會、文化甚至政治領域,造就了兩岸大交流、大合作、大發展的良好局面,既順應歷史發展潮流,符合兩岸同胞的共同利益,也為兩岸同胞逐漸減少誤解、密切感情、增加認同創造條件、提供機會。越來越多的臺灣年輕人試圖透過各種方式了解大陸。在此情形下,「留陸」正漸漸取代「留美」,成為臺灣學子認識大陸的新選項。

兩岸綜合實力差距快速拉大。自上世紀90年代起,大陸經濟保持持續快速發展,逐漸成為世界經濟發展的焦點,其創造的無限機會吸引了全球的資金和人才,也為臺灣學子提供了充滿誘惑力的選擇和機會。反觀臺灣,在國際大環境不佳以及自身經濟結構問題日益突出的情形下,臺灣島內經濟持續低迷,薪資水平不斷倒退,最終造成資金人才的嚴重外流及產業空洞化。同時,臺灣自90年代以來的高等教育擴張使大學的錄取率逼近100%,教育資源的供過於求衍生出教育質量退步、文憑貶值和就業困難等後遺癥,越來越多的臺灣青年不得不離開臺灣尋找機會。根據臺灣TVBS於2015年3月公布的「臺灣青年西進大陸就業民調」結果,臺灣20至29歲年輕人中,高達56%認為「大陸的薪水比臺灣來的高」,約三分之一想到大陸發展。在海基會舉辦的臺生座談會上,也有不少臺生表示,「臺灣的『池塘』不夠大,享受『小確幸』的終點就是在家終老」,而大陸最吸引他們的地方便是,「同一行業,大陸的薪資待遇及發展空間都要遠高於臺灣」。

大陸不斷推出惠臺舉措。大陸早在1985年就已開放高等院校招收臺灣學生,自2005年起,大陸進一步推出多項臺生到大陸就讀的優惠政策:在大陸高校就讀的臺灣學生與大陸學生按照同等標準收費;對招收臺灣學生的大陸高校和科研院所給予專項補助;專門設立「臺灣學生獎學金」,對象包括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覆蓋率超過30%;2010年宣布「學測」成績達到頂標級的臺灣學生可免試申請大陸205所高校(含82所二本大學),2011年進一步放寬標準至前標級,大大簡化了臺生申請程序;2013年10月又宣布臺生可自願納入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並與大陸學生按同等標準繳費,由當地財政為臺生「醫保」提供支持,解決了臺生在陸就醫問題。

臺生在陸求學就業意願增強

近年來臺生在陸求學就業開始放眼大陸,臺生求學現狀較為平穩。

首先,人數不斷增加,生源質量提高。自1987年大陸高等院校首度招收臺灣學生以來到2000年止,赴陸就讀的臺灣學生約3000人。2000年以後,赴陸臺生數量逐漸增長,特別是2008年以來,每年大陸高校都會招收約2000名臺生,在陸就讀的臺生數量保持在7000人左右。據教育部統計,截至2014年6月,已有3萬多名臺生取得大陸學历。隨著赴大陸就讀的趨勢成型,大陸優質高校對臺生的學測標準要求也越來越高,生源質量明顯提升。2016年,北京大學、清華大學、複旦大學錄取臺生分數線為71級分,這個分數在臺灣幾乎可以念醫學系以外的所有專業;此外,以往許多大陸高校對臺商子女學校學生有降一級錄取的優惠,但由於越來越多的臺灣學生爭取申請大陸名校,不少學校已將這一優惠取消,例如自2016年起,浙江大學一律以頂標、廈門大學一律以前標錄取臺生。

其次,院校及專業較為集中。儘管大陸開放臺灣學生報考的高校及專業覆蓋面較廣,但絕大多數臺灣學生熱衷北京、上海、廣州及廈門等一線及沿海城市高校,到內陸和西部就讀的臺灣學生數量明顯偏少,主要因為發達城市及沿海地區具有經濟發展水平高、知名高校雲集以及臺商臺企集中等優勢。在擇校上,最受臺灣學生青睞的有廈門大學、復旦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上海交通大學、中山大學等「985工程」院校,各地的中醫藥大學更是連年吸引臺灣學子前來報考。近年來報考南京大學、浙江大學的臺生數量增多,上海外國語大學等「211工程」院校也逐漸吸引臺灣學子目光。在專業選擇方面,臺灣學生的志願基本上集中在應用型及傳統文史哲專業,如中醫學、市場營銷、工商管理、法學、語言、藝術等。其中,中醫學始終是臺生到大陸高校就讀的最熱門專業,很多臺灣學生看中大陸師資力量雄厚,實踐空間廣闊,大陸的中醫學历在歐美國家及地區的認可度也較高,因此,即使臺灣方面仍不承認大陸醫學專業文憑,每年仍有大量臺灣學子前來就讀,這些學生主要集中在北京中醫藥大學、上海中醫藥大學、南京中醫藥大學和廣州中醫藥大學。

第三,社團及校園活動積極性高,但多數認為學業壓力較大。臺灣學生思維活潑,較具創意,時常以各種學生社團的名義,舉辦豐富多彩的課餘活動,對學校組織的參觀旅游、考察交流以及聯歡晚會等活動,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在創新能力和團隊合作方面具有明顯優勢。另一方面,雖然臺灣學生在文化、習俗、語言等方面能很快融入大陸生活,但對大陸高校的高強度、高密度課程適應較慢,特別是數學科目較為吃力是臺生面臨的普遍問題。同時,在和大陸學生既競爭又互相學習的過程中,大陸學生的刻苦和勤奮也給臺生帶來不小的震撼和壓力,不少臺生直言,在大陸上學面臨激烈的競爭,「比在臺灣辛苦得多」,來到大陸「第一個感受就是我們輸了」,大陸學生早已擺脫填鴨式教學,學生思想變得快、學得快,「幾年後就可以遠遠把臺灣甩在背後」。

第四,對選擇在陸就業意願增強。許多臺生在陸就學生活後,逐漸顛覆了過去對於大陸的刻板印象,意識到大陸的繁榮與機會將為自身的提升提供更廣闊的空間。臺灣《聯合報》2014年8月的民調顯示,臺灣18至22歲人群中有意赴大陸工作者占比為50%,23至29歲人群中有意者占比為46%,30至39歲人群中為42%。另據2015年8月臺灣TVBS民調顯示,臺灣20至29歲青年中,有過半數認為,在大陸就業的薪水與發展較臺灣好,其中,53%認為在大陸工作比較有發展前途,34%具有赴陸工作的意願;即使是在30至39歲的青壯年,也有32%選擇西進大陸發展,顯示出大陸的就業市場對於臺灣年輕人確具吸引力。

持續深化兩岸文教交流

雖然臺生整體都能較好適應在陸生活,大陸也不斷出臺並完善惠臺舉措為臺生提供方便,但是目前臺生在陸求學仍面臨一系列問題。

一是相關資訊獲取管道有限。許多欲赴大陸求學的臺生表示,僅對大陸頂尖名校有一定了解,但不了解大陸各大高校的優勢專業。事實上,由大陸教育部主導的「2012學科評估結果」已出臺3年,涵蓋95個「國家一級重點學科」,既有排名,也有分數,可謂是詳盡的報考指南,但臺灣學生對此多不知情,只能依靠親戚朋友、學長學姐的經驗和建議擇校擇系。同時,以往學測成績公布之後,大陸高校都會在統一平臺上公布對臺招生簡章,但2016年有許多高校直接公布在學校官網,原先的平臺上只有4、5所學校更新,許多臺生因為對這一變化事先不知情而焦急等待。

二是臺生在大陸就業面臨問題正在逐步解決。近年來,大陸不斷出臺一系列政策,積極為臺生在大陸學習、就業和創業提供支持。如陸續向臺生開放醫師、律師等30餘項職業資格考試,福建等6省市還開放事業單位招收臺生,以增加臺生在大陸就業途徑。2015年5月的「習朱會」更進一步傳遞出兩岸交流將惠及臺灣青年的新走向,僅去年一年,已有21家海峽兩岸青年創業基地和1家海峽兩岸青年就業創業示範點掛牌,浙江、江蘇、福建、廣東等地專門出臺鼓勵臺灣青年創業就業的政策,在資金、住房、稅收、培訓等方面為臺生提供優惠,並在創業咨詢、證照辦理、融資信貸、項目扶持、社會保障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對引進臺灣青年創業企業和吸納臺灣青年就業的示範基地給與獎勵撥款,各地的孵化中心和創客空間也為臺灣青年提供了貼心的服務。雖然大陸不斷完善針對臺生在大陸就業的政策,但臺生在陸就業過程中仍可能會存在一些問題。例如大陸一些就業指導中心的服務只限於本地學生;在應聘過程中,幾乎所有網申過程都需要填寫身份證號碼(即便是知名外企也不例外),臺生因為沒有身份證只能放棄;又如大陸一些公司對相關涉臺政策不了解,面對臺生身份不知如何報備,索性看到臺灣人就跳過以圖省事。此外,雖然臺生熱衷赴大陸念醫學專業,但臺灣目前不承認大陸醫學學历,因此臺生畢業後無法返臺行醫,而盡管大陸去年已放寬臺灣人進大陸醫院工作的資格,但多數臺生認為大陸醫生的待遇及社會地位太低,因此或是回臺灣當密醫,或是轉行在養生館、中藥行工作,辛苦完成學業後卻無法實現做醫生的願望。

三是兩岸青年交友容易,但價值觀仍存在較大差異。雖然大陸和臺灣文化系出同源,血脈相連,但兩岸在經歷了長達60年的分隔之後,思想觀念差距很大。雖然不少臺生表示自己很喜歡中國文化,來大陸念書從未把大陸當成假想敵,「和大陸學生交朋友其實很開心」,但認為大陸學生在教育、文化背景甚至價值觀方面與臺灣學生皆有很大差異。目前在臺灣在讀大學生自中小學階段就接受了李登輝、陳水扁當政時期的「去中國化」教育,更加深了對大陸的疏離感。在身份認同上,民調數據顯示,越年輕的族群,認為「我是臺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比例越高,因此對臺生來說,身份認同問題需要通過深化兩岸文教交流逐步理清。

臺生赴大陸求學,不僅收獲知識,更是作為兩岸教育交流的體驗者、觀察者历經了對大陸了解與理解的過程,為兩岸青年一代的接觸溝通打開了一扇窗口,從而成為兩岸教育交流的使者和兩岸關系發展的推動者。兩岸應努力為在大陸求學的臺生進一步提供必要的幫助和支持,進一步推動兩岸文教交流持續深入發展和兩岸青年學子的接觸與融合,為兩岸關系創造出合作共贏的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