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揭秘失傳千年的中國古樂器為何能重新現身日本

 

《中日交通史》作者木官泰彥據史統計,唐朝264年間,日本一共19次向唐派遣使者。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學音樂的吉備真備和籐原貞敏。吉備等在唐學習17年後回國,唐朝皇帝將「尺八」等作為禮物送給他們。因此,中國千年前的古樂器重現日本並不奇怪。

 

尺八資料圖

本文摘自:光明網,作者:趙柒斤,原題:失傳千年的古樂器

樂曲平靜、淡定,既無忽緩忽急節奏,也沒跌宕起伏的旋律,只有風吹竹林之聲,輕盈而又神祕;其音色蒼涼遼闊,又能表現空靈、恬靜的意境。據說如此貼近自然的音樂,就是用我國古代樂器「尺八」吹奏出來的。

據傳「尺八」發源於東漢,但《爾雅·釋樂》卻無記載。最早記載「尺八」為樂器的文字見於《新唐書·列傳》卷三十二:「貞觀(627—649年)時,祖孝孫增損樂律,與音家王長通、白明達更質難,不能決。太宗詔侍臣舉善音者……侍中王珪、魏微盛稱才制尺八,凡十二枚,長短不同,與律諧契。」隋唐時為宮廷主要樂器,可獨奏、合奏或伴奏。由此可見,它是一種類似於簫或笛的竹制管樂器,因長一尺八寸,故名尺八。五代王定保《唐摭言》卷十記錄了江西历史上第一個狀元、時任徽州市長的盧肇與唐名相姚崇遠代子孫姚岩傑還拿「尺八」打趣之事:「會於江亭,時剻希逸在席,子發改令曰:『目前取一聯象(酒令),尾樂器之名。』令主曰:『遙望漁舟,不盈尺八。』岩傑遽飲酒一器,憑欄嘔噦,須臾,即席還肇令曰:『憑欄一吐,已覺空喉。』」姚岩傑用另一種皇宮樂器「箜篌」對盧肇的「尺八」,讓後人看到姚岩傑雖很傲慢但也確才思敏捷。這個故事也說明了晚唐時期,「尺八」這種樂器的確存在且名氣很大。

到了宋代,「尺八」物形,說法與唐差異很大。唐人眼裡的「尺八」非簫或笛,而宋人則普遍認為「尺八」乃簫、笛等樂器的另一種稱呼。北宋真宗年間隱士孫夷中所著《仙隱傳》曰:「房介然善吹竹笛,名曰尺八。將死,預將管打破,告諸人曰:『可以同將就壙(墳墓)』。」南宋洪邁《容齋隨筆·四筆》卷十五接過話茬:「尺八之為樂名,今不複有。」而北宋官至禮部侍郎的福建人陳暘編撰的我國最早一部音樂百科全書《樂書》說得更直接:「簫管(簫、尺八、中管、豎笛)之制,六孔,旁一孔加竹膜焉。足黃鐘一均聲。或謂之尺八管,或謂之豎笛,或謂之中管。尺八其長數也,後世宮懸用之。」北宋沈括《夢溪筆談》卷五「笛」條謂:「後漢馬融所賦長笛,空洞無底,剡其上,孔五孔,一孔出其背,正似今之尺八也。」與「考據嚴謹、史料翔實」的《容齋隨筆》、《夢溪筆談》並稱宋三大筆記的王應麟《困學紀聞》卷五「樂」條有關「尺八」的記載,與上述說法完全一致。看來,宋人對「簫、尺八、中管、笛實為一物」的認知很堅定。

果真如此?日本正倉院收藏有區別於簫、笛的「唐尺八」,似乎說明此樂器已失傳於宋。這完全有可能,唐末殺人魔王黃巢攻破洛陽、陷長安,皇宮都燒,一件樂器算甚麼。同時,唐末至宋初,戰火紛飛,各路軍閥「你方上場我登臺」,誰敢擔保「尺八」傳承人沒死於戰亂。故而,宋人未見過尺八、聽過其音合情合理。至於這件樂器如何傳到島國日本,中日史料均有記載。《中日交通史》作者木官泰彥據史統計,唐朝264年間,日本一共19次向唐派遣使者。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學音樂的吉備真備和籐原貞敏。吉備等在唐學習17年後回國,唐朝皇帝將「尺八」等作為禮物送給他們。因此,中國千年前的古樂器重現日本並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