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談外國折扇畫

這個題目,本身有點奇怪,折扇並不是中國人的發明,只是我們將其「中國化」了,在國外很多中國餐館裡,我都看到牆上掛著巨大的折扇作裝飾,似乎折扇就是中國文化的「符號」之一。

 

北宋郭若虛《圖畫見聞志》說:「(高麗國)使人每至中國,或用折曡扇為覩物,其扇用鴉青紙為之,上畫本國豪貴雜以婦人鞍馬……謂之倭扇,本出於倭國也。」這是折扇出自日本的最早文獻證據。其中提到日本折扇從北韓傳入中國之後,上面都有繪畫,可見折扇上繪畫是日本人的首創。

折扇在宋元近三百年的過程中,並沒有留下任何一件名家作品,這是很值得註意的。我的推論是,日本人並不重視折扇,蓋在日本折扇是一種生活必需品而非觀賞品。折扇除了夏天遮陽扇風,日本人也將其作為一種儀仗,猶如晉人的揮麈,但不將其作為一種書畫的載體。宋人則開始註意到折扇上繪畫的妙處,元人鄭元祐有《題趙千裡聚扇上寫山次伯雨韻》詩,可見南宋人有折扇上畫山水,可惜實物今不存,流傳到今日的宋代扇形畫作,例如上海博物館有南宋《春游圖》,也不是真正的扇面,只是裁成折扇形的絹片而已。

折扇在中國的大行其道,是從明初的宮廷提倡有關系的,現存最早的折扇畫,是故宮所藏明宣宗朱瞻基禦筆《松下讀書圖》,這是一件成扇作品,扇骨仍保留日本扇的特色,細骨和尚頭,並且扇面占扇骨比例達三分之二。明人《在園雜志》記:「永樂年間,成祖喜折扇舒卷之便,命工如式為之,自內傳出,遂遍天下。」中國人素有上行下效的傳統,由皇帝提倡的這種扇面上作書畫,遂使整個士大夫階層投入到扇面創作之中,目前存世的大量明代折扇書畫作品,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的。

然而回到折扇的發明地日本,我們幾乎找不到明治之前的,由名家所創作的折扇書畫作品,筆者在日本多家博物館、美術館考查所得,能找得到的折扇畫作,以明治之後為多,如圓山應舉、柴田是真等有折扇作品留下。然而有趣的是,這些名家所畫的,並非真正的折扇上創作,而是將紙或絹裁成折扇形,在上面繪畫而已,像我國的「成扇名家書畫」,日本是幾乎見不到的。

這種現象似乎很少有學者提及,我的推論,是因為元之後,中國與日本的文化交流漸趨疏遠,明代的這種風氣並沒有影嚮到日本。中國的折扇從明代中期改良之後,又傳回日本,日本人稱之為「唐扇」,然而並沒有學習到中國文人喜歡在上面創作的癖好。所以目前所發現日本江戶時代前的折扇畫,大都是工匠作品。

有趣的是,明治時期的繪畫作品在十九世紀末傳到歐洲,即影響了當時的畫壇,比較有名的例子當然是對早期印象派畫家的啓蒙。當時歐洲畫家也將扇形這種獨特的體裁用於創作,今日所見,如莫奈、高更、塞尚等都畫過折扇形的油畫或水彩作品。高更似乎對折扇非常感興趣,他所畫的《馬丁尼克島風景》《沐浴者》等名作都是在扇形的畫布上畫的。

傳世歐洲和日本名家的折扇畫,都是利用了折扇的構圖而已,大概他們不喜歡真正折扇的皺褶痕,覺得難以處理。反觀中國明清兩代,極少有將紙絹裁成扇形作書畫,多數都是用真正的折扇去創作,無怪乎折扇確實是中國文化的符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