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在大陸/禾花雀已「極危」評論:畸形的養生文化該收手

「養生」惡趣味不改,像禾花雀這類被賦予養生滋補想象的動物的命運,是顯而易見的。

近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將俗稱禾花雀的黃胸鵐的評級,從「瀕危「升級為「極危」,意味著其生存危機已遠超大熊貓。(大熊貓去年已從「瀕危」降為「易危」)。

短短13年時間內,黃胸鵐從「無危」連升四級到「極危」,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稱,中國部分地區為食用而過度捕獵黃胸鵐,是其數量迅速減少的主因。這與此前穿山甲越來越少,被指是「吃光了」,有著驚人的相似。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進一步地,沒有口慾,也就沒有捕獵和買賣。黃胸鵐之所以被賦予如此大的食用價值,據說一個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在我國一些地區,它被稱為「天上人參」,對應的療效便是「補腎壯陽」。

1997年,黃胸鵐被列為國家保護動物,禁止買賣,但私下的違法交易並未根絕。 2000年到2013年,僅媒體報導的查獲捕殺黃胸鵐的案例就有28宗,最多時,廣州和韶關查獲的被捕殺黃胸鵐數量達到10萬多只–足見市場需求之大。

在今天,一般一隻禾花雀在餐桌上可以賣到60多元錢,而為了掩人耳目,部分酒樓出售野生黃胸鵐,菜單上只以「荷葉」來代替。

由此,似乎形成了一種奇怪的循環,越是被保護的對象,越是受「饕客」歡迎。這種邏輯,直接暗示了野味偏好者在追求營養之外,對附著在野味之上的身份、消費象徵的迷戀。而黃胸鵐的生存處境每況愈下,說明在傳統養生文化與現代動保之間的博弈中,後者仍顯得力有不逮。

去年修訂的《野生動物保護法》,明確禁止食用非法購買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及其製品,意味著不僅捕殺和交易野生動物將受到法律處罰,「吃野味」也將面臨法律追責。這一點能否落實,對於像黃胸鵐這類被賦予養生滋補想像的動物的命運,極其重要。

而在法律之外,改造社會的養生觀、剔除社會對野味的執念,更是一個涉及文化的深層次問題。就拿黃胸鵐來說,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學院副教授朱毅稱,所謂的「天上人參」,只是傳說而已,沒有任何科學依據。其營養價值與鵪鶉、鴿子差不多。

在某對話節目中,許知遠和蔡瀾一起進餐。蔡瀾邀請許「吃點魚春」,許戲謔問道:「吃這個能壯陽嗎?」

「不能。」蔡瀾斬釘截鐵地說,「胡說八道了,哪裡有壯陽的東西,壯陽這回事根本不是吃的嘛,是兩個耳朵中間的事情,是你的腦子想出來的嘛。」

是的,挽救黃胸鵐、穿山甲……也是需要「動腦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