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古人用什麼植物提取三原色

現在大家穿的五顏六色的衣服,很多是用染料染織的,古人大概還不知道化學工業為何物,那時的人們穿的花衣裳,又是用甚麼染織的呢?告訴你,很多是用天然植物當染料的。先用這些天然植物提取的紅、黃、藍三原色,然後又用這三原色調和出五顏六色!來,讓我們看看古人都是用甚麼植物來提取天然染料的。

 

紅色染料植物:

茜草

 

 

中國古代很早就懂得利用某些植物獲取不同層次的紅色。其中,茜草應該是最早走進人類生活的紅色染料植物了。所謂「茜色」 ,便是從茜草的根部提取出的顏色。在出土的大量絲織品文物中,茜草染色占了相當大的比重,如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出土的深紅絹就是用茜草浸染成的。

茜草生命力強健,常以草質攀緣籐本的姿態出現在山林荒地中,叫人過目不忘。因為茜草及其所在的茜草屬,都長得很有個性——細長柔韌的攀緣莖表面密生糙毛或小皮刺,如果你穿著短褲短袖從茜草叢中穿過,那茜草總喜歡給你的皮膚留下道道淺顯的刮痕。

紅花

古代另有一種同樣享負盛名的染料作物,能夠提供更為鮮豔的紅色,那便是菊科植物紅花屬的紅花。相比而言,紅花之紅確實比茜草之茜更接近我們通常說的「中國紅」 ,古人也認為前者是更加純正的紅,稱其為真紅。

但真紅的製取技術,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落後於茜紅,其價格也遠高於茜紅。因為從紅花中提取純正的紅色,是非常繁複、更耗人力的事情。

黃色染料植物:

梔子

梔子是茜草的表親,是茜草科梔子屬的成員。它有很多別稱, 如水橫枝、 山黃梔、 黃雞子、黃果樹等等。從這些俗名可看出,梔子的一個主要用途, 是跟黃色染料有關。

梔子剛進果期時,果實為綠色,成熟時變為黃色。黃色梔子果含有萜類的藏紅花素和黃酮類的梔子黃色素,其中藏紅花素和藏花酸能對羊毛纖維進行有效染色,梔子黃色素則對羊毛、蠶絲等蛋白質纖維有較好的染色效果,且梔子色素容易溶於水,這說明制取工藝比較簡單。

遺憾的是,取色容易,褪色也很容易。梔子色素抗日曬性較弱,所以用梔子染色最大的缺陷是不能 「曝光」。適合用來染制一些室內用品,也可作為其他染料的底染。

槐花

提到槐花, 也許在我們腦海中跳出來的是用槐花做成的應景美食……不過,這裡用作染色的槐花,和食用槐花可不是一碼事。食用槐花是舶來物種洋槐(又叫刺槐),來自美國東部地區; 而作為染料植物的槐花,則是地地道道的中國北方鄉土樹種——國槐。它和刺槐是表親關系, 同為豆科植物,但國槐是苦參屬成員,刺槐是刺槐屬成員。

國槐開黃白色的花簇,芬芳飄溢,樹形優美,常作行道樹和優良的蜜源植物。用來制備黃色染料的部位一般是含苞待放的花蕾,形似米粒,又叫「槐米」。槐米所含的主要色素屬於媒染性染料,需要加入媒染劑才能染色織物。煮過的槐花染液呈橙黃色,與梔子染液色度相近,但比梔子耐日曬,因此槐花染黃技術出現後, 梔子的「染黃」地位就大不如從前了。

藍色染料植物:

藍草

古代的藍色服裝往往是給平民穿戴的, 所以藍色染料的需求量極大。可用來提取藍色染料的植物也有多種,都被古人統稱為藍草,包括蓼科的蓼藍、十字花科的菘藍、爵牀科的馬藍、 豆科的槐藍等。

遠在石器時代,我們的祖先用手揉搓藍草的鮮葉時,發覺手上起初是青綠色,用水沖洗後逐漸變成經久不褪的藍色,由此啓示了他們利用藍草鮮葉來搓染紡織纖維品。後來,人們把「搓」逐步改造成「浸」,將藍草鮮葉置於容器內搗碎,加冷水浸漬,除去葉渣,把纖維製品扔進容器內浸泡,再取出風幹、水洗,若要取得深色效果,可反複浸染幾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