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彼岸求學記

北京大學中文系       碩士一年級     中文系小書蟲
今年已經是我在大陸求學的第五年了,從台中還沒縣市合併前的小外埔到了台中市的高中,再從小小的台中飛到了一個未知的、大大的福建,如今又從福建北上到了中國的首都——北京。

時常在夜深人靜時回望自己過去這幾年的變化,試著從身旁朋友的隻字片語捕捉著兩岸年輕人對於彼岸的嚮往與疑問。這些年,我回答過最多的問題莫過於「為什麼我會選擇離開台灣,到大陸來求學?」以及「為什麼這麼多選擇,而我的選擇正好是大陸?」

1.jpg

只要有光影,我就不孤獨

起初,只是高三時候的我處在獨立與依賴邊緣掙扎,想試著做點「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卻又被身旁種種價值觀念與好心建議給綑綁。高鍾時候的我是一個第三類組的學生,從小到大都信奉著好好讀書、認真考試,將來選了第三類組從事醫學相關的工作,人生就此是一片坦途。但是面對這些想像的康莊大道,我並未感覺到觀看未來時臉上的繽紛色彩是煙火綻放後的餘燼,而是街上的霓虹燈被雨滴打得不成樣子,模糊了視野的失落感。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我回望過去盡是徬徨與無助,當面對生涯選擇的時候,我一直在思考的是「我真正熱愛的東西是什麼?」以及「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但遺憾的是,無論是教科書還是學校裡的老師,都不會給我們一個完整且圓滿的答案,甚至大部分的家長也無法告訴我們尋找答案的方法。

當時我曾與媽媽徹夜長談,面對未來,我更希望自己思考的是我想變成什麼樣的一個人,而非我需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才能得到大家的喜歡。我開始覺得台灣太小、環境太嘈雜,我需要換一個截然不同的文化環境,把自己投入到未知中,去發掘自己內在的其他可能。當我發現我其實並不喜歡算數,一個天天夢想考清華數學系的人發現自己喜歡的是寫作,漫無目的與自己溝通、與紙本溝通的感覺,最終帶領我走向中文系的是我高中時候的國文老師,一手漂亮的小篆勾起了我對中國文字的無限喜愛,也勾起了我內心對中國文化的無限嚮往。

當時的QQ仍然是大陸主流的通信軟體,我因為父親長年在內地漂泊,所以在初中時就註冊了一個QQ,當時也在QQ上認識了許多同齡的朋友。對我而言,就像是發現一片未知領域,同樣年紀的朋友卻因為不同的文化背景與意識型態,造成了我們諸多觀點的不同,然而我們卻又心知肚明地知道很多事情並沒有絕對的對錯,大部分的觀點衝突都只不過是因為所在的立場不同。我嚮往一個更加多元廣闊的世界,渴望見到這個世界上更多與我想法不一樣的人們,想試著用別人的角度去看待一個自以為理所當然的問題,重新丈量過去我所熟知的觀念與地方,開始一段未知的旅途。

2.jpg

華僑大學的紫藤長廊,曾經是許多學子寄與夢想的地方。

在學測考完以後,我是倉促決定放棄繁星、放棄申請、放棄整理備審資料、放棄重新編寫自傳,然後開始認真搜集內地就學的相關資料,並自己打長途電話聯繫招生辦。記得當年我們高中只有一處仍然保留著傳統投幣式公用電話,常常是一到下課我就必須捏著一把五十塊硬幣跑到教官室旁邊打國際電話,在話筒的雜訊之中詢問各招生辦的招生辦法與必要材料。屈折婉轉加上當時家人的反對,使我開始用生涯跟家人賭氣,從我放棄在台升學的一系列舉動到後來半被迫參加指定科目考試卻不選擇考數學,到後來放著能上師範大學的成績選擇用學測成績申請內地學校,嗑嗑碰碰只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別人口中的新世代草莓族,也不是那種對家長唯命是從的溫室小花朵。後來,在家人的勸導下放棄了到北京求學的機會,折衷選擇了接受福建省國立華僑大學的獎學金與錄取通知書。

關於大陸求學,我有很多話想說,我曾經以為這就是我大陸求學的終點,而後卻又不顧家人希望我回台灣的心願選擇考北京大學的研究生。這一路有許多曲折坎坷,我也明白身旁人的勸說與阻擋無非是因為想保護我,擔心我自己一個人在外生活會受苦,但也因為自己一直懷拽著夢想,希望能夠不忘當時大費周折擁抱中文的初衷,繼續探尋我所不知道的中國文化與中文的奧妙。但願今後我還能帶著當時的傲骨走向更遠的遠方與更寬廣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