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世界/交換之旅遊記之一-西安古城夢回長安

冷冷的二月中旬來到南京,再稍微春暖回溫之際,來到了西安。

去西安的路上一直想著那位從台灣到南京找我的好友帶給我林懷民的一句話:「年輕的流浪會成為一生的養份。」

IMG_20170317_111456_HDR.jpg

涼爽的春季,伴隨著最後的南京櫻花前往西安

不禁讓我想著,年輕的我來到了西安,十年後,我還會記得曾經的西安嗎?
曾經,連走出家鄉-台灣雲林都覺得遙遠,連去到離雲林不遠只要車程一小時的都市台中或者車程五小時的台北都覺得難以辦到,沒想到鄉下孩子的我竟然獨自一人離開了台灣抵達了南京,如今從南京仙林校區到鼓樓校區上課的車程都可以讓我從雲林抵達雲林,短時間地大的大陸已經打破我在台灣對距離與時間的時空感,從不熟悉到稍微能夠掌握大陸生活的我,短短兩個月從獨自一人不安的踏上未有的交通工具到開始熟悉一切的我,去了有著驚天動地辛亥革命的武漢、吹著東方明珠塔伴著的黃埔江風、小橋流水的蘇州園林,隨著劃過第三次的劃過天際,我來到了千年文化底蘊城市-西安。

DSC03622.JPG

西安街景

走出機場已經凌晨,在附近的旅店休息了一下,便搭著車子來到了西安市區,隨手買了胡辣湯及包子,嘴中咬著沒有試過的味道,看著路中央的鐘樓喝著難以辨識內容物的胡辣湯,懷著難以詮釋的興奮心情,我前往了聞名世界的文化遺產-兵馬俑。

胡辣湯

水井的意外、農民的挖掘,秦朝繼二千二百年後,世人終於見到了忠心不變的兵馬俑,我踏進了,又或許是誤闖的秦始皇地下軍團,然而見了天日的俑們撐了二千年的孤單歲月卻撐不過新鮮空氣的氧化,褪色的俑是否意味著強盛的秦朝、秦始皇的年代終究過了?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中提到視死如視生,兵馬俑們是否又如同電影中所說,代表著一股向死而生的勇氣?否則,中國的帝皇們怎麼有勇氣於在世時修築自己的陵墓?秦始皇是否擁有那股向死而生的勇氣?秦始皇陵墓的發現,是否有著「重生」的意味?

兵馬俑內部

兵馬俑細圖

離陵墓不遠處,依舊驪山迤邐山旁,又再次的幾段歷史交疊,驪山長年流出溫泉,歷代皇帝至驪山下泡泉非奇事,就這樣挖掘出了一千兩百年的華清池,曾經唐玄宗帶著三千寵愛於一生的楊貴妃於此處泡澡,楊貴妃,一位足以代表唐朝盛世與衰敗關鍵的女人。

華清池內部

登上一千四百年的西安內城牆,騎了兩小時的腳踏車終於騎到城牆盡頭的自己,不禁問著自己這是何等的國力?看了夢長安,隨著戲曲被迎入牆中,唐代派出使者帶著誠意十足及最高敬意的態度迎接外族的到來,隨著翩翩飛舞、色彩豐富的胡旋舞,氣宇軒昂、氣勢十足的舞劍,多種樂器與層次的音樂搭配宏偉的城牆所產生的迴音效果,抬頭看想著有著九十三座坐落於牆上的敵樓,三重設計的甕城設計,這究竟是何等的盛世?號稱絲路開端的西安,看著大量的文物的博物館,除了漢人的文物更是有著各種外族進貢的文物,是一個族群如何豐富、擁有國際氣度的大城?究竟,如何讓一個不可一世的唐朝竟然一個楊貴妃作為一個結束點?

西安內城牆-1

西安內城牆-2


西安內城牆-3


從西安城牆窺視西安車站

DSC03356.JPG
夢回長安劇曲

提到楊貴妃,以驪山為背景,華清池為舞台,白居易長恨歌為劇情,我在驪山下看了一部動人的愛情、強盛與滅朝的故事。希望十年、二十年甚至百年後,我能記得這動容的一切,記得長恨歌以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為結尾的長恨歌,既使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唐太宗究竟有沒有在天堂遇上他的愛人楊貴妃,但我們能記得楊貴妃伴隨著唐代的強盛與消逝。

戲曲長恨歌


在天願為比翼鳥的唐太宗與楊貴妃走出捷運站,我印象深刻大雁塔走過的一千二百年的歲月,如今仍伴隨著北廣場的音樂噴泉與民同樂,大雁塔上的歷史痕跡就像一位一千兩百多歲的爺爺依舊隨著音樂噴泉與大家跳舞,不遠處的小雁塔雖沒有大雁塔的氣派,百年來卻也逆來順受承受了地震的三裂然後又三合,這樣的裂合被居民視為神蹟,看著修補過的痕跡心裡很激動,覺得如今的自己竟也能見證這樣的神蹟,既使這樣三裂三合並非因為神蹟降臨而是因為祖先智慧的建築設計,但仍屹立不搖的陪伴西安老城走過了許多世紀。

大雁塔北廣場與民同樂的噴水池


三裂三合的小雁塔

徜徉在千年古城之中,感嘆著果然,文化保存令人動容之處不僅是雄偉,而是它讓我與土地上的先人們有所共鳴,也許古代沒有地鐵,然而一千二百年後的我與一千二百年前的唐朝人卻能有所連結,一千二百年前的唐朝人曾看著大雁塔、小雁塔,今日的我也看著大雁塔與小雁塔,如果有機會穿越回到唐朝,相信我能夠辨識著大雁塔與小雁塔而不迷路。

在南京大學歷史學院上課時,有堂中國古建築課程的周老師,說著一口濃厚的江蘇音與江蘇話上課,時常我聽不懂老師在說些什麼,然而有一句話總讓我不能忘懷:『你真的覺得歷史離你很遠嗎?看,不就在你身邊嗎?』

2017/11/03

內容源自作者遊記本子中2017/04/17西安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