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南京大屠殺,我們不能忘記的事

80年前,日本侵略者制造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慘案。這是人類文明史的悲劇,也是中華民族永遠的傷痕。

3年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確立,以國之名悼念死難同胞,緬懷英靈,以史為鏡。

忘記歷史就意味著背叛。1937年的12月,有憤怒,有屈辱,有血淚,有感動,有我們不能忘記的事。

六周暴行,30萬人遇難

1937年12月13日,南京淪陷後,日軍在南京地區進行長達六周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的大屠殺和姦淫、放火、搶劫等血腥暴行:

洗劫銀行、倉庫、商店,掠走文物文獻,將大量建築付之一炬;

在城市各個角落肆無忌憚地屠殺平民;

在幕府山、下關碼頭、八卦洲等地集體屠殺平民和繳械的士兵、戰俘,將他們的屍體焚燒、活埋或拋入長江,毀屍滅跡;

強暴成千上萬的婦女;

兩位日本少尉軍官進行「百人斬」殺人競賽;

……

日軍泯滅人性的罪行罄竹難書,根據戰後軍事法庭的統計和埋屍記錄,南京大屠殺期間,遇難人數超過30萬。

拉貝和南京安全區

大屠殺期間,留駐南京的二十幾位國際友人不顧警告,挺身而出,建立包括25處難民收容所的南京安全區,為受困於戰火的中國平民提供避難場所,拯救了二三十萬中國人的生命,他們的英雄事跡不勝枚舉。

德國商人約翰·拉貝是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主席,也是南京人心中的「活菩薩」。對南京的難民而言,拉貝是拯救女兒免於淪為性奴隸、拯救兒子免遭機關槍射殺的大救星。

拉貝不僅拯救了數十萬中國人的生命,其日記更為人們了解當時的歷史、控訴日本罪行提供了一手資料。通過對拉貝生平的調查和日記的研究,美國華裔作家、《南京大屠殺》一書的作者張純如稱拉貝是「中國的辛德勒」。

倖存者,用餘生等待道歉

戰爭結束後,許多在南京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軍人逃脫了審判和制裁,過著優渥生活的同時,成千上萬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卻默默忍受著貧困、屈辱的生活,或長期承受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

與德國政府不斷反省,不僅承認納粹分子個人有罪,而且承認戰時政府應對戰爭期間的罪行負責,支付巨額的補償金和戰爭賠款相比,日本政府不僅幾乎沒有對其戰爭罪行支付任何賠償,甚至通過學術界、媒體界的掩飾,篡改教科書,迫害站出來說真話的老兵等方式否認這段歷史。

目前,登記在冊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不足百人。但,照片、信件、日記、親历者的口述是日本暴行的鐵證,歷史永存,不容抵賴。

銘記歷史傷痛,致力民族復興

讓人欣慰的是,隨著海內外人士的共同努力,這段歷史逐漸被國際社會所熟知,日本政府的態度只會遭到一致反對:

14年來,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佘子清一直在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擔任志願講解員,結合親身經历,向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觀者講述當年日軍的暴行;

在華裔女議員黃素梅的持續推動下,加拿大安大略省將每年12月13日設為「南京大屠殺紀念日」;

南京大屠殺唯一影像記錄者約翰·馬吉之孫克裡斯·馬吉將重走、重拍祖父之路,紀念過去,緬懷歷史;

30年來,日本學者松岡環一直致力於研究南京大屠殺,追訪老兵,探尋真相,向公眾傳播南京大屠殺史實;

13日上午10時,179個海外華僑社團將同步悼念南京大屠殺死難者;

……

牢記歷史,吾輩當自強。追悼緬懷死難同胞的同時,也是對中華圓夢、民族復興、守護和平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