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交流三十年·人物】專訪臺灣藝人淩峰:剪不斷的故土鄉愁 變遷中的兩岸交流

今年是海峽兩岸同胞打破隔絕狀態開啓交流交往30周年。30年來,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社會聯繫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為兩岸關係緩和、改善與和平發展奠定了基礎。兩岸同胞在30年的交流交往中,既共同見證了兩岸關係跌宕起伏的發展歷程,也發生了許許多多令人難忘的故事。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是過去30年來「兩岸一家親」的見證者、親歷者、參與者和推動者,仍在繼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祖國和平統一進程。

專訪臺灣藝人淩峰:剪不斷的故土鄉愁 變遷中的兩岸交

臺灣藝人淩峰。(臺胞之家網 林雪 供圖)

11月28日晚,北京,一臺紀念兩岸開放民間交流30周年的特別節目在中央電視臺錄制,眾多見證兩岸交流的重量級人物悉數到場,回顧兩岸開啓交流以來的一個個突破和珍貴瞬間,以及這個過程中的種種艱辛和跌宕起伏。作為第一位到大陸拍攝紀錄片的臺灣藝人,在這個重要歷史節點,淩峰勢必不能缺席。這位神採奕奕臺灣大哥,不僅擔任晚會的主持人,還演唱了數首閩南語歌曲。休憩間隙,淩峰接受記者採訪,分享了他這30多年來奔走兩岸的心路程,時代變遷之下的兩岸交流。

「我們是有家的人」

淺淺海峽剪不斷故土鄉愁

1945年,淩峰出生於山東青島。1949年,在尚且懵懂無知的年齡便跟隨父母去到臺灣。從記事兒起,淩峰就有了兩個「家鄉」的概念,一個是生活、長大的「家鄉」—— 臺灣,一個是從父母口中熟知的「家鄉」——大陸。

1949年後,兩岸陷入隔絕對峙狀態,「有家歸不得」成為分隔兩岸的親人們心中最深的痛。淩峰清晰記得小時候,父母每次提及大陸,提及青島的人和事,臉上的無限眷戀和思念神情。也因為父母的口口相傳,淩峰從小就對大陸有了糢糊的概念。

「我們家對『鄉愁』的認知和感受是和別人不一樣的」,淩峰說,這種故土鄉愁,是特定歷史時期的特殊產物,是那個時代裡分隔兩岸的人們共有的情懷,「這是一種地理鄉愁,血緣鄉愁,文化鄉愁,更是一種家國情懷的鄉愁」。

1979年,大陸發表《告臺灣同胞書》,率先倡議開啓兩岸交流,很快在兩岸社會產生強大的政策感召力。1983年,淩峰安排當時已經身患重病的老父親,經日本輾轉回山東探親,圓了父親最大心願。

「父親一向都是很矜持的,到了青島後,整個人一下就撲到了父母的墳頭,大喊著『爹』『娘』,泣不成聲。那種場景深深震撼了我和妹妹」。淩峰說,這次探親後,父親帶回臺灣很多家鄉的新消息,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也帶回了很多傷痛的記憶。

淩峰的父親無疑是幸運的,在有生之年還能再踏上故土,還有一些親人可團聚敘舊。但更多人卻只能在臺灣與大陸故土隔海相望。淩峰也因此立下志願,如果有機會回到大陸的話,一定要將家鄉的一切都記錄下來,記錄父親他們這一代人的鄉愁。

專訪臺灣藝人淩峰:剪不斷的故土鄉愁 變遷中的兩岸交

臺灣藝人淩峰。(臺胞之家網 林雪 供圖)

「給臺灣民眾一個新的大陸觀」

 跨越海峽拍攝《八千裡路雲和月》

1987年,兩岸文化交流終於呈現單向交流狀態,臺灣民眾可以來大陸,大陸民眾卻因臺灣當局阻撓而不能去臺灣。當時,臺灣民眾主要通過國民黨的喉舌了解大陸。

淩峰說,「不言而喻,臺灣民眾不可能了解真實的大陸,我希望給臺灣民眾一個新的大陸觀」。當時已是臺灣電視圈紅人的淩峰決意發揮電視傳播的優勢,連結海峽兩岸民眾的骨肉之情,拍攝一部記錄大陸風土人情的片子。

他說,「想讓封閉了38年的臺灣這些鄉親父老能一睹祖國山河」。

1987年,淩峰悄悄趕赴日本,與中國駐日本大使館接洽到大陸拍攝《八千裡路雲和月》事宜。豈料,消息被新加坡的報紙走漏,淩峰從日本一回到臺灣就被軟禁,被勒令不準上電視、不準表演,「過了一段苦日子」。

數月後,迫於海外媒體對此事報道的輿論壓力,臺灣當局不得已才允許淩峰出島。

1987年11月11日,淩峰終以探親名義踏上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開拍《八千裡路雲和月》電視系列片,並親自擔任主持,成為第一位到大陸拍片的臺灣藝人,也撞開了兩岸近40年的封凍。

淩峰的《八千裡路雲和月》將鏡頭對準大陸的山川雄姿、風土人情。淩峰每年花一半時間在大陸奔波拍攝,北至黑龍江,西至新疆伊犁,南至雲南邊境,無論是北京、廣州、南京、蘇州、桂林、成都、哈爾濱等城市還是內蒙古大草原,乃至福建的「寡婦邨」等偏遠的小鄉邨,都留下了他跋涉的腳步。

影片在臺的播出也經了一波三折,先是錄像帶被沒收,後臺灣當局阻撓節目播出。在淩峰不屈不撓抗爭2年後,1989年6月2日,片長1小時的《八千裡路雲和月》終於在臺灣播出,立即在全島引起轟動,片子陸續在臺播出了近6年。淩峰說,「節目播出後,很多朋友、觀眾紛紛給我打電話,詢問下一期節目播出時間,希望看到更多大陸的情況」。這也更堅定了淩峰繼續拍攝的決心。

淩峰的鏡頭不止對準了祖國的大山大河,也記錄了這段歷史中人物,同時也關注人的命運。例如,記錄了陳映真、林毅夫等很多帶著時代烙印的人物。淩峰說,雖然很多片斷無法在臺播出,但這些珍貴的資料是歷史的印記,值得珍藏。「感謝這個時代,讓我可以作為一名記錄者,成為這個特殊時代的見證人」。

淩峰介紹道,《八千裡路雲和月》共計拍攝了三百多集,部分影片同時也在日本、新加坡等地播出,同樣引起社會轟動。

專訪臺灣藝人淩峰:剪不斷的故土鄉愁 變遷中的兩岸交

  臺灣藝人淩峰(左)參加中央電視臺紀念兩岸開放民間交流30周年節目錄制。(臺胞之家網 林雪 供圖)

「年輕人用腳投票」

兩岸交流勢不可擋

自兩岸開啓民間交流以來,兩岸經濟合作日益密切,文化、體育等各領域交流逐漸深入,人員往來日趨頻繁。致力於兩岸文化交流的淩峰,不僅親眼見證了兩岸交流的從無到有,也見證了兩岸發展的時代變遷。

「30年來,大陸的經濟社會發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曾經的沙漠已遍布綠洲,曾經幹旱的小鎮已有了分明四季,南水北調工程令人震撼,眾多成就世界矚目……但是這些,很多臺灣民眾都不知道」。

淩峰提到,在臺灣,涉及大陸發展的節目常被打壓,電視上能看到的大陸節目只有旅游片,脫口秀。而民進黨的「去中國化」「改課綱」等行為,也在誤導臺灣民眾。「他們對大陸的印象還是停留在以前那個『貧窮』『落後』的大陸印象裡。」

因此,淩峰認為自己肩上的責任還很重大,希望做兩岸文化交流的「擺渡人」。「記錄歷史的變遷是我的理想和初心,我們的片子還在繼續拍攝,現在叫《新八千裡路雲和月》,希望片子可以把更多優秀的中華文化、大陸的發展變化傳遞給臺灣民眾,希望能給臺灣年青人一個全新的『大陸觀』」。

淩峰提到, 1987年到大陸拍片的時候,自己的助理工資為20000臺幣,30年過去了,臺灣的薪資水平基本保持不變,房價卻翻了好幾翻。而大陸的薪資水平卻與日俱增。兩岸經濟的巨大對比,也導致了兩岸交流的一些新變化。

淩峰說,大陸有一個「共贏」的姿態,「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要與周邊國家地區合作,一起建設,共同富裕,臺灣怎麼可以缺席呢?

「以前是大陸大學生想去臺灣讀書,現在是臺灣年輕人想到大陸讀書、工作、創業,這種對比就是對現實最有效的反映」。淩峰說,人們是用腳投票,順應歷史的發展,兩岸的交流將是「勢不可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