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熊貓是熊?百年無定論

大熊貓被譽為中國的「國寶」。說起大熊貓似乎每個人都耳熟能詳,然而背後的故事,很多人卻並不一定了解得那麼清楚。

中國古代對大熊貓有多種稱呼

「大熊貓」其實是近代西方人給起的名字。學過英語的人都知道,熊貓在英語中叫Panda,英語中它還有一個名字叫Cat Bear,中文譯為貓熊,因為它的臉像貓,體似熊。當1944年12月大熊貓首次在重慶北碚的中國西部科學博物館裡展出時,展板說明文字的標題採用橫書,名為「貓熊」。但當時漢字一般採用直書,從右往左讀。這樣一來,前來參觀的群眾憑習慣將橫書的「貓熊」讀成了「熊貓」,於是只好隨俗,將錯就錯了。只有在我國臺灣地區還叫「貓熊」。

而在中國古代歷史上,對於熊貓的叫法有很多,比如貔貅(píxiū)、貘(mò)、白熊等等,當地的藏族同胞叫它杜洞尕(gǎ),彝族同胞叫它峨曲。在史籍中也有很多關於它的記載。

據我國古代博物學著作《山海經》記載,它很像熊,但毛色是黑白的,產於邛崍山嚴道縣(今四川滎經縣,並仍有熊貓分布)。還說它吃的東西很特殊,專吃銅和鐵。因此,把它稱作食鐵獸。

兩千多年前的漢代初期,我國出現了一部解釋詞義的專著叫《爾雅》。這本書裡對貘的解釋是像熊,出產在四川,它的毛皮很厚,坐臥時墊上,可以防止濕氣侵入人的軀體。

早在公元前二世紀,秦代曾遺留了一個古宮苑叫上林苑(今西安市西及周至、戶縣界),至漢初曾荒廢,到漢武帝時又收為宮苑,周圍有200多裡,苑內放了很多禽獸,供皇帝射獵。漢代文學家司馬相如在《上林賦》中列舉眾多異獸時,貘也名列前茅。

從自然歷史來看,早在三四百萬年前,大熊貓曾生活在雲南和廣西等地的潮濕熱帶森林裡。在四五十萬年前,當人類還處於猿人時期時,它們曾得到過蓬勃的發展。在我國江南一帶所發掘的化石數量之多,分布之廣,是世界範圍之內也少見的。可是自人類進入智人以後,從新石器時期開始,隨著人類與生產的發展,生活領域不斷向縱深伸延,它們開始走下坡路,分布範圍越來越狹窄,數量與日遞減,人們都稱它為老壽星、活化石。它們現在大多生活在四川盆地西緣高山峽穀向青藏高原過渡的狹窄地帶。

法國傳教士在科學上首次發現大熊貓

雖然古代中國人很早就認識大熊貓,但是由於沒有近代在西方發展起來的物種分類知識,因此一直沒有對於大熊貓的科學研究和認識。

在科學上發現大熊貓,是19世紀由一位在中國傳教的法國神父,同時也是一位博物學家,皮埃爾·阿曼·戴維來完成的。

戴維是法國比利牛斯山區的巴斯克人,生於1826年。他從小愛好動植物,長大後熱衷於研究博物學,對神奇的東方文化尤其感興趣。他22歲入拉撒路教會,1851年獲授神職,26歲時向法國「聖方濟會」提出到中國傳教,但一直等到1862年36歲時才圓了到中國的夢。

戴維來到中國後,傳教之餘熱衷於動植物考察。大熊貓不是他「發現」的第一個新物種,1865年1月,也就是清同治四年,戴維到北京南郊做動植物考察時,在皇帝專用的獵苑裡見到了一種長相奇特的鹿——「四不像」,後來就被認定是一種新發現的麋鹿物種。

1869年3月,戴維輾轉來到四川穆平(今寶興縣)東河鄧池溝天主教堂,擔任這裡的第四代神甫(即神父)。

戴維在當年的日記中寫道:「1869年3月11日,在返回教堂途中,這條山穀中的主要土地占有者,一個姓李的人邀請我們到他家裡去用茶點。在這個異教徒家裡,我看到一張展開的那種著名的黑白熊皮,這張皮非常奇特。獵人告訴我,我很快就會見到這種動物,獵人們明天就出發去獵殺這種食肉動物。它可能成為科學上一個有趣的新種!」

在1869年3月23日的日記中,戴維寫道:「獵人在離開10天之後,今天回來了,他帶給我一只年幼的白熊,捕到時是活的,為了攜帶方便,它被殺死了……他們以很高的價格把這個年幼的白熊賣給了我,它除了四肢、耳朵、眼睛周圍為黑色外,其餘全為白色。它的體色同我以前看到的成年個體毛皮的顏色是一樣的,因此,這一定是熊屬的一個新種。」戴維初步將它定名為「黑白熊」。

戴維將這個標本寄給巴黎自然博物館主任米勒·愛德華。愛德華認真研究毛皮和骨骼後,在1870年發表的論文中指出:「在外部形態上,它確實同熊非常相似,但它的骨骼特徵和牙齒明顯與熊不同,卻與小熊貓和浣熊很相近,它肯定構成一個新屬。」戴維收集的第一具大熊貓糢式標本,至今還在法國巴黎自然博物館珍藏著。

西方「熊貓熱」帶來了獵奇與獵殺

戴維發現新物種大熊貓的消息很快傳播開來,西方國家也掀起了一股「熊貓熱」。許多動物學家、探險家、狩獵家、旅行家紛紛進入中國,想捕捉到這種唯獨中國才有的珍奇動物。而那時的中國積貧積弱,只能聽任西方的一些獵奇者掠奪大熊貓這種寶貴的資源。

1891-1894年,俄國的波丹寧和貝雷佐夫斯基在四川的平武和松潘一帶考察,收集到一張大熊貓皮。英國人、美國人、德國人也紛紛加入收集或獵殺大熊貓標本的競賽。

美國最早到我國獵取大熊貓的是羅斯福總統的兩個兒子——西奧多·羅斯福和克米特·羅斯福。1928年,他們先後經寶興、康定、瀘定轉到越西、冕寧的冶勒鄉,尋找到機會,兩兄弟同時開槍獵殺了1只成年雌體大熊貓。此外,還得到另一張大熊貓皮一起帶回美國。這些標本現存於芝加哥自然博物館。

現代第一個把活體大熊貓帶出中國的人,是美國一位叫露絲·哈克尼斯的女服裝設計師。她的丈夫威廉·哈克尼斯是一位動物學家和探險家,新婚不久便進入中國尋覓大熊貓,尚未進入大熊貓產區即病逝於上海。哈克尼斯夫人「繼承丈夫遺志」,通過艱苦的尋找終於在夾金山海拔約2000米的山林竹叢中,發現一只體重不到3磅重,出生約30天的大熊貓幼仔。露絲給它取名為「蘇琳」。在朋友的幫助下,露絲花了兩美元,用柳條筐裝著「蘇琳」,海關登記上寫著「隨身攜帶哈巴狗一只」,登上麥金萊總統號海輪,混出了中國。

1936年聖誕節前夜,「蘇琳」到達舊金山,紐約探險家俱樂部為它舉行了盛大的歡迎會。1937年春,「蘇琳」在芝加哥動物園展出,第一天觀眾即達4萬多人。

據統計,1869-1946年間,國外有200多人次前來中國大熊貓分布區調查、收集、捕捉大熊貓。僅1936年至1946年的10年間,從中國運出的活體大熊貓計有16只,另外至少有70具大熊貓標本進入外國的博物館。

大熊貓物種分類爭論了一百多年

1869年,法國傳教士戴維最早獲得大熊貓標本以後,把它視作熊科成員並命名為黑白熊。次年,巴黎自然博物館主任米勒·愛德華重新研究了這個標本的牙齒和骨骼後,得出了一個新的結論,認為它們只是在形態上與熊相似,而在結構上與小熊貓和浣熊相同。因此認為它們不是黑白熊,而是浣熊科的一種。

20世紀80年代中期,西方學者奧巴林根據大熊貓、小熊貓、浣熊和幾種熊的蛋白質及DNA序列比較,認為浣熊是從熊科的共同祖先第一次分離出來的類群。之後不久,他又將小熊貓從浣熊科主支中分出,認為大熊貓更接近熊而遠離浣熊。因此,迄今多數西方學者認為,大熊貓起源於熊類,將其歸入熊科。

我國一些學者根據血清免疫學比較,用大熊貓、黑熊、馬來熊、小熊貓、狗、貓等的血清做免疫實驗,或進一步做免疫擴散和微量免疫電泳實驗,分離出免疫距離,也認為大熊貓應並入熊科。另有學者對大熊貓、小熊貓、馬來熊、浣熊等做了分子生物學的分析,結果也主張將大熊貓劃入熊科。

1980年,西方學者武斯特·希爾等通過對大熊貓、雜交熊和其他食肉動物染色體的研究,認為大熊貓與熊幾乎沒有同源的染色體臂,與小熊貓、浣熊的相似程度也很低。故應將大熊貓另立一科。

有人認為,從行為生態學上看,大熊貓的生態位狹窄,食物單一,而熊類生活領域和食物都很廣闊。大熊貓不冬眠,糞便形態特殊,交配方式也與熊類不同,發情時間在春季,為單發情,並發出特殊的咩叫聲和哼聲;而熊發情多在夏季,屬多發情,發情期常發出吼叫聲。

1993年,我國學者黃萬波通過對熊貓、小熊貓及熊類化石和現在種的材料進行綜合分析,用電子顯微鏡掃描技術對大熊貓、小熊貓及熊類的顱骨、下頜骨的形態及牙齒結構進行比較研究,認為大熊貓與始熊貓的原始特徵不同於熊科成員,應獨立為大熊貓科。

雖然大熊貓的科學發現已經有一百多年過去了,但大熊貓的物種分類,仍然沒有定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