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交流三十年·講述】「昔日老對手」相隔一甲子的握手

【題記】今年是海峽兩岸同胞打破隔絕狀態開啓交流交往30周年。30年來,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社會聯繫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為兩岸關係緩和、改善與和平發展奠定了基礎。兩岸同胞在30年的交流交往中,既共同見證了兩岸關系跌宕起伏的發展歷程,也發生了許許多多令人難忘的故事。一段文字講述感人故事,一張照片記錄精彩瞬間,一段視頻珍藏難忘記憶。回顧過去,展望未來,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是過去30年來兩岸關系發展中的親歷者、推動者和見證者,以及關心和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海內外同胞。他們通過講述自己或身邊人所經历的真實故事,續寫「兩岸一家親」同胞親情。

作者:陳曉蘭,武進區統戰部原工作人員

2005年8月5日,89歲高齡的臺胞羊宗達,終於在南京西康賓館,見到了「昔日的老對手」,81歲的錢夢梧。兩雙布滿皺折的手久久握著,這一握手相隔了整整60年。

羊宗達和錢夢梧,他們同鄉同根,都是江蘇武進人。羊宗達是國民黨黨員,錢夢梧是共產黨黨員,政治信仰不同,走的路也各不相同。

羊宗達1934年加入國民黨,抗戰爆發後流亡內地,在長沙參加由徐特立同志領導的抗日救亡宣傳隊。後被編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戰時工作幹部一團,後「戰幹團」改為陸軍軍官學校,故羊宗達可被視為黃埔16期學員。之後在國民黨軍中任職,親身經歷了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抗戰結束,羊宗達複員回鄉,參加接收日本憲兵隊和搜查敵偽人員工作,之後相繼擔任武進縣軍事科科長、二區區長、前黃區署署長,1949年隨國民黨軍隊赴臺灣。

錢夢梧17歲在上海蘇州中學高中讀書時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42年被派到蘇南抗日游擊區工作,先後擔任武南縣丁舍區區長、區委書記。解放後曾擔任過武進縣縣委書記、淮陰地委副書記、江蘇省政府祕書長等領導職務。

解放戰爭時期,羊宗達與錢夢梧同在武進縣,同時擔任當地國共兩黨的主要負責人,一時敵我對立,涇渭分明,展開血腥的鬥爭,成了真正的對手和敵人。「那是兄弟之間的廝殺呀!」事隔60年,回憶往事,兩老長嘆了一聲。

「少小離家老大回,飽經憂患始歸來。」這是羊老在八十五歲高齡時寫下的詩句,淋灕盡致地表現出他對家鄉的思念和熱愛。現在的羊老一年中有半年時間住在武進,他的情感與家鄉水乳交融,早年的他以為自己將終老他鄉,而現在能回歸故鄉,他是幸福的。

但他的回歸卻經歷了一個曲折的過程。自從1949年赴臺,羊宗達無時無刻不在思念故鄉,越到晚年,這種思念就更加強烈,更何況大陸還有兩個使他牽腸掛肚的女兒,這是無法割舍的骨肉親情。1987年11月,臺灣當局開放島內民眾赴大陸探親,武進籍去臺人員紛紛返鄉,羊宗達頻頻向探親歸來的同鄉打聽家鄉情況,密切注意兩岸關係動態和大陸對臺方針政策。

他盼望能回故鄉,但內心中又充滿疑慮,他在想他過去所做的一切,共產黨真的會既往不咎嗎?真的能保證來去自由嗎?他心中沒底。

但他又太渴望能見到他的女兒,因此在1989年4月,約兩個女兒在香港見面,當兩個女兒雙雙出現在父親面前叫一聲「爸爸」時,羊宗達激動得老淚縱橫,那是四十多年沒見的女兒。作為父親,他沒有親自撫育她們,沒有親眼看著她們一天天成長,四十多年的相思之苦無法言說。父女交談中,羊宗達得知她們生活不錯,非常欣慰,得知祖國實行改革開放,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臺屬也享有了「一視同仁,不得歧視」的政策,更是感慨萬千,他佩服中共的英明和偉大。

女兒嘴裡講的一切,在羊宗達心中引起了衝擊波,「有生之年一定要回家鄉看看」的想法與日俱增,在得到武進臺辦肯定他回來安全的保證後,立即辦理了回鄉探親手續,他帶著興奮又忐忑不安的心情踏上了故土,武進臺辦按政策做了大量細致周密的接待工作,一個月的探親時間,他盡量多走多看,感受到了家鄉人的誠懇和熱忱。打那以後,羊宗達因公因私已回鄉11次,直至2006年,每年有相當長的時間住在家鄉。

羊宗達積極參加兩岸的民間交流,早在1967年,他便在臺北籌組「武進同鄉會」,歷任理事、青年輔導委員會主任、常務理事、顧問;1993年,他組織青年「認識故鄉」訪問團,回故鄉尋根,增進了他們對故鄉的了解和熱愛;2004年再度組織武進同鄉會青年回鄉參觀,以增強他們對家鄉的認同感。多年來他為兩岸架起溝通的橋梁,促進祖國和平統一大業堅持不懈地默默耕耘。這位愛國愛鄉、關心桑梓的老人做了許多好事:把終身積蓄的50萬元人民幣捐贈給家鄉盧家巷小學,捐贈4萬美金設立「武進大羊家村羊氏獎學金」,甚至還立下遺囑要捐獻遺體。

回了故鄉的羊宗達一直有一個心願,就是見見長達60年未曾謀面的老鄉親、當年的「老對手」錢夢梧,但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未能圓這個夢。當年4月,國民黨前主席連戰先生的破冰之旅,表明國共兩黨面對現實,為開辟未來共同邁出了歷史性的一步,這種良好的政治氛圍無疑為羊老圓夢起來很大的促進作用。在地方臺辦和江蘇省臺辦的共同努力下,他們的手終於握到了一起。

在陣陣掌聲中,羊老先生和錢夢梧、錢夫人以及雙方親友共同拍下具有歷史意義的「合家歡」。昔日的老對手成了今日的老朋友!「今天我們的見面是歷史的必然,是雙贏、是好事、是大事,我要讓下一代知道,上一代是如何相逢一笑泯恩仇的。」羊宗達先生這樣說。

2006年12月18日,羊宗達滿足了他最後的心願,帶著對故鄉的一片深情,離我們而去了。但他的靈魂卻永遠留在了這片生於斯、長於斯、愛於斯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