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影后片酬只有男星三分之一

針對前段時間好萊塢頭條新聞中出現的「性騷擾」事件,《好萊塢報道》組織了一場6位頂尖女演員的圓桌對話。這6位女演員分別是詹妮弗·勞倫斯、艾瑪·斯通、傑西卡·查斯坦、西爾莎·羅南、瑪麗·布萊姬,以及艾莉森·珍妮。她們圍在一起談論了一些危險的話題,探討了好萊塢長期對待女性的不公不義,很快引起了關於性別歧視、性騷擾以及好萊塢薪酬不平等問題交織在一起的坦率辯論。希望能借這次好萊塢一連串醜聞浮出水面引發的效應,扭轉長期以來這個行業裡的不平等待遇。

  女演員及其年度代表作(左起)

  ●瑪麗·布萊姬 《泥土之界》 ●詹尼弗·勞倫斯 《母親》 ●傑西卡·查斯坦 《茉莉牌局》 ●艾莉森·珍妮 《我,塔尼婭》 ●艾瑪·斯通 《性別之戰》 ●西爾莎·羅南 《伯德小姐》

扮「假小子」躲避性騷擾

如果你讀了秀蘭·鄧波兒的書,你會發現,當她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在她身上發生了甚麼事情。——傑西卡·查斯坦

記者:最近好萊塢的頭條新聞都是關於性騷擾事件,有人認為娛樂業永遠不可能再跟以前一樣了。

傑西卡·查斯坦:我希望娛樂行業永遠不要和以前一樣。如果你讀了秀蘭·鄧波兒的書,你會發現,當她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在她身上發生了甚麼事情。在我們這個行業,針對女性的性騷擾已經有很久的歷史了,但這種事從來沒有被強烈關註過。

艾莉森·珍妮:我很幸運,我從來沒有經歷過任何一種騷擾,我能想到的唯一原因是我身高一米九,我的職業生涯直到38歲才開始。

傑西卡·查斯坦:瑪麗·布萊姬的身份很有意思,之前在音樂圈,現在又在拍電影,我對她看待性騷擾的事情很感興趣。

瑪麗·布萊姬:在音樂界,我從來沒有經歷過性騷擾問題。我一直都像一個假小子。我為遭遇過這些事情的女人感到難過,但我也為她們感到高興,因為她們終於將壓在心裡多年的祕密說出來了,我相信事情會有所改變,因為這會引導其他女人說「我也是」,每天都有類似的事情被曝光,因為人們厭倦了囚禁她們的祕密。

傑西卡·查斯坦:你說你小時候像假小子,你是用這種方式來保護自己嗎?

瑪麗·布萊姬:是的。因為我在孩童和青年時期已經經歷了太多這種事情,所以我開始穿寬松牛仔褲,帽簷也轉向後面。後來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重新開始化妝,穿緊身的衣服。我經歷了這麼多,仍然需要處理這些祕密。我希望那些受害的女人都能敞開心扉,因為這些祕密都是有害的。

艾瑪·斯通:我是一個有很多祕密的人,一說這些就會很謹慎。我們必須認識到,還有那麼多的人沒有講述她們的故事,這些人不願意分享。對於那些仍然每天和施虐者起牀和上班的人,或者過去曾經遭受過虐待,而不願意說出這些事的人,我感到非常的同情。如果向這些女性施加壓力要求她們說出自己的故事,「如果你現在不說,那麼你就是在助紂為虐」,這也是不公平的。

每個女人都在經歷不平等與不公正

一個制作人對我講一些不禮貌的話,我說「真惡心」,然後就受到了懲罰。——詹尼弗·勞倫斯

瑪麗·布萊姬:當你年輕時,你想成為一名演員,總是會有人威脅你做某些事情。有時候你經歷性騷擾,但根本就沒意識到。

詹尼弗·勞倫斯:有時候的確如此,我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一個制作人對我講一些不禮貌的話,我說:「真惡心,你不能這樣跟我說話」,然後就受到了懲罰,甚至擔心自己再也不會被僱用。

艾瑪·斯通:是的,他們會認為你「很難搞」。

詹尼弗·勞倫斯:是的,被人說難搞是噩夢。我想很多人都不敢站出來,因為她們怕再也得不到工作的機會。

艾瑪·斯通:布裡特·馬靈寫過一篇非常了不起的文章,基本上是說,如果女性在每個行業都得到與男性同等的酬勞,那麼性騷擾事件發生的概率就會大大降低。如果發生性騷擾這種事情,女性將它公布於眾,那麼她們有可能被炒魷魚或被解僱,而擁有強勢地位的男人則不同。所以雖然這種事情已經在我們這個行業引起廣泛關註,但我更希望這成為一個轉折點,成為所有行業中的女性都能同工同酬的轉折點。

詹尼弗·勞倫斯:對我來說,現在比較容易得到公平的報酬。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索尼黑客透露我比美國男明星賺得少。我們所處的這個行業,每個人都在看著我們,如果我們正在經歷這個,世界上的每個女人也都會經歷這個。但真正的問題是它的規範化。這就是為甚麼你的經紀人同意你的酬勞只是男搭檔三分之一的原因,因為很長時間以來這種事情已經都正常化了。在每個行業,我們的薪水仍然低於男性。

女演員片酬,要看男演員的預算剩多少

如果有男演員在拍了兩個月的電影中只出現三個星期的時間,那麼他的片酬絕對不能比我高。——傑西卡·查斯坦

記者:在接演一個角色前,酬勞是你們提出來的嗎?

傑西卡·查斯坦:盡管就工資平等而言,有很多問題,但是在女性編劇和女導演方面也有很多問題,這問題從進機構就開始了。我現在有一家制作公司,我問我的經紀人:「你可以給我一份編劇名單嗎?」結果他們提交的全部都是男性編劇。我意識到他們會提交報價較高的編劇,因為經紀人會從報價中抽成,所以這也是我們這個行業中沒有太多女編劇的原因。

西爾莎·羅南:我演的電影基本都是男性編劇。

傑西卡·查斯坦:對演員來說,我不明白的是,如果你是一個非常成功的經紀機構,你怎麼能夠允許你代理的女演員酬勞僅僅是同一部電影中男演員的三分之一呢,在拍完《獵殺本·拉登》之後,我收到很多劇本,這些劇本講述的都是女主角的故事,但制作公司卻遲遲不肯跟我簽約,直到他們知道在片中跟我合作的這個男演員是誰,因為他們需要先跟這位男演員達成協議,然後再看看剩下了多少預算。

西爾莎·羅南:竟有這種事?

傑西卡·查斯坦:是的。我決定再也不能忍受了。所以從現在開始,如果某個公司給我送來一個劇本,那我們就先簽約吧,與此同時,如果有人在拍了兩個月的電影中只出現三個星期的時間,那麼他們的片酬絕對不能比我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