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交流三十年】聯發科技章維力:希望與大陸產業共同成長

今年是海峽兩岸同胞打破隔絕狀態開啓交流交往30周年。30年來,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社會聯繫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為兩岸關係緩和、改善與和平發展奠定了基礎。兩岸同胞在30年的交流交往中,既共同見證了兩岸關係跌宕起伏的發展歷程,也發生了許許多多令人難忘的故事。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是過去30年來兩岸關係發展中的親歷者、推動者和見證者,仍在續寫「兩岸一家親」的同胞親情。

  2015年9月,工信部副部長懷進鵬見證聯發科技與工信部軟體與集成電路促進中心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副本。(中國臺灣網發 聯發科技供圖)

【人物小傳】 章維力:聯發科技中國大陸區首席代表,在半導體及行動電話芯片設計產業擁有25年經驗,在聯發科技歷經不同職務, 曾負責大陸行動電話營運商相關合作工作及政府相關事務,和中國大陸標準行動電話芯片產品的研發、運營、管理等工作。在加入聯發科技之前,曾先後在美國硅穀及國內多家公司擔任高管職務,包括巨積電子、飛利浦半導體、威盛電子等,主要從事 CDMA、GSM及WCDMA 行動電話芯片等相關工作。

中國臺灣網:兩岸開放交流30周年,兩岸經濟交流合作也有了相當長的時間,臺商群體在兩岸經濟交流合作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作為一名長期在大陸工作的臺幹,請談談在大陸這十幾年您感受最深的事情。

章維力:過去我對媒體的採訪,主要是代表公司,談談公司的產品和在大陸的發展規劃,今天我要感謝中國臺灣網給我這樣一個機會,可以讓我談談在大陸這些年的親身感受。我2001年來大陸工作,至今已16年,期間令我最難忘的是,我能夠有機會與兩岸傑出的高科技人才共同推動大陸3G, TD-SCDMA標準芯片的研發,對大陸通信產業產生沖擊,這對我來說非常有意義。

大陸行動電話通訊標準從2G、3G、4G發展,並在未來很快就將進入5G,十幾年來發展迅速。聯發科技2005年從2G產業進入大陸市場,2008年,我得到公司任命開始在北京組建團隊,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發展大陸3G TD-SCDMA標準芯片業務。當時的產業背景是這樣的, 2000年大陸決定投入3G TD-SCDMA自有知識產權行動電話標準的發展,因為當時絕大部分行動電話標準都是歐美制定的,經由標準中的知識產權, 歐美公司得以收取高額的權利金,所以大陸希望能夠有一個自有知識產權的標準來做發展。由於這是大陸第一次從事移動通訊自主標準知識產權的研發, 因此產業鏈亟待提升,所以雖然大陸於2008年宣布3G商用化,開始發放3G牌照,但是TD-SCDMA行動電話的質量仍有待提升,其中絕大部分原因也主要是芯片的質量有待提升,芯片質量跟整個產業鏈有關係,包括當初的測試儀表也不太完全。

我們進入這一領域後跟大陸產業界展開了緊密地合作, 並針對質量問題與儀表廠商及中國移動展開了深度合作,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研發團隊很多同事是從臺灣來到大陸,和大陸的同事一起工作,大家不分彼此一起為共同的目標而努力,很高興我們在2012年成為全世界第一個通過中國移動高規格測試的芯片廠商。 並且採用我們芯片的行動電話, 也被中國移動選為當年性價比最高的產品。之後中國移動在2013年, 3G行動電話的銷售量就突破了1.2億。由於中國移動在3G TD-SCDMA取得的成功,也促使大陸於2014年開放了4G的牌照,以加速大陸無線通訊的發展。現在回想起來大陸透過TD-SCDMA的成功商用化, 完善了人才培育和整個產業煉,也為後來4G乃至5G的發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我能夠親身參與其中,並且與兩岸高科技人才共同合作,共同經歷了產業的變革,的確令我印象深刻。

中國臺灣網:中共十九大報告提出「將擴大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實現互利互惠,逐步為臺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增進臺灣同胞福祉。我們將推動兩岸同胞共同弘揚中華文化,促進心靈契合」,您比較關註報告中哪些部分?

章維力: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提到創新,「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支撐」。創新對企業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企業想要在大陸長久地生存發展,要不斷地尋求創新,要能不斷地提升自己。

其次,中共十九大報告規劃了大陸未來幾年發展方向,從臺商角度來講,要了解大陸的政策發展方向,這樣才能更好地和產業需求結合,我認為臺商在這裡面會有很多機遇,但是機遇的把握有賴於對大陸市場的了解。大陸這幾年發展規劃非常清晰,包括「一帶一路」「中國制造2025」「互聯網+」,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發展方向,所以臺商如何能以創新的思維,積極參與到這些規劃中來,這是非常重要。

報告中還提到「為臺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這對臺胞來說是一個好消息,可以讓大家在大陸生活得更方便,在大陸獲得更好的福利,我樂觀其成。

中國臺灣網:您2001年來大陸發展,這其中有著怎樣的軌跡?當初是甚麼機緣促使您來到北京?

章維力:當初到大陸來純粹是因為工作關係,我早年由臺灣到美國念書,然後留在硅穀工作,我主要從事行動電話芯片行業,二十年前,這個行業基本上都是歐美的高科技公司在做,當時有一家亞洲公司、它同時還是一家兩岸企業開始投身這一領域做困難的科技研發,我很感興趣,也表示願意參與其中,於是就從硅穀來到北京。對我來講,參與一件事情,它能夠對中華民族的產業產生推動,是很有意義的事情。

來之前我對大陸很陌生,我祖籍江西,父親很小的時候就隨爺爺到了臺灣,雖然爺爺是由大陸到臺灣的,但是我對大陸的認知很少,只是內心有些期待,覺得我們是炎黃子孫,大陸是我們根的所在,所以也希望能來這塊土地看看,想要了解它過去的發展軌跡,尤其是改革開放以後的變化。

剛來大陸的時候純粹是過客心態,覺得北京就是一個工作的地方,但是在這邊工作了一段時間後,我慢慢喜歡上這裡,對我來講,最有趣的是去了解北京的歷史文化,我很喜歡去潘家園淘古董,我還會通過其他一些方式,比如閱讀來了解中華文化,我很喜歡讀《紅樓夢》。當然我也結交了不少大陸的好朋友,透過和他們的交流, 我對大陸也有了更深的認識。

中國臺灣網:我們註意到公開報道提及您是在2013年擔任聯發科中國(大陸)區總經理,您能否分享一下這些年您個人和企業的發展歷程?

章維力:我這些年的發展歷程是伴隨公司一起成長,我印象較深的是,以前我在硅穀所參與的是一個比較成熟的產業環境,而且在硅穀的工作管理相對簡單容易,但是在北京,我所接觸到的是一個高速成長的、不斷求變求新的一個環境,就是因為不斷求變求新,所以有很多系統、制度都亟待完善,當然對高科技管理技能的要求也比較高,對個人而言是挑戰也是提升。

從我所服務的企業來講,在這個過程中,聯發科技也不斷地和大陸的產業環境磨合。聯發科技在幾年前還只是一個20億美元左右的公司,到今天已成長為一個80億美元的公司,聯發科技絕大部分的營收都是來自大陸市場,可以說,聯發科技的發展軌跡就是大陸的發展軌跡,聯發科技是伴隨大陸的經濟發展不斷成長。

聯發科技最主要的領域是在無線通訊領域,這些年大陸的互聯網快速發展,互聯網的發展離不開行動電話,從我們所從事的工作來講,能夠讓大陸的互聯網在我們所建構的行動電話平臺上迅速發展,改變和服務人們的生活、工作,作為臺商企業來講很高興。也因為聯發科技在大陸通信產業的努力,從而使大陸老百姓人人都能用得起行動電話,企業也因為大陸這個市場獲得成長壯大。

中國臺灣網:您如何預判您所從事的這個行業接下來幾年在大陸的發展形勢?您覺得臺企在其中能有哪些機遇?

章維力: 大陸未來在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將會向好,大陸的芯片需求市場非常大,2013年、2014年,大陸的芯片進口已經超越石油成為第一大進口產品, 但自制率偏低。從2014年開始,大陸每年在半導體產業投入約1500億,連續投10年來扶植這個產業,就是希望能夠把芯片自制率提高。臺企如何能夠結合大陸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機遇形成互惠共贏的局面,這是要認真思考的一個問題。

這對臺企來講是挑戰也是機遇,所謂挑戰,是臺企將會遇到競爭的壓力。所謂機遇,是如何能夠把這個挑戰化為轉機,從而更好地把握住這個機會創造雙贏局面,這是一個比較重要的課題。

2013年以前大陸的芯片產業在市占率和競爭力方面相對較弱,因為大陸的芯片產業發展相對較晚,歐美企業和臺灣企業投入時間早、積累多,顯然技術積累比較深的企業就會比較有優勢,市場占有率也會比較大,但是我相信伴隨大陸經濟發展,尤其大陸大力扶植半導體產業,產業競爭力也將會逐漸提升。

中國臺灣網:您如何理解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現在很多臺灣青年來大陸工作,對於他們融入大陸職場您有甚麼建議?對來大陸創業的臺灣青年有甚麼建議?

章維力:兩岸社會融合的確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從社會來講,它是一大群體,從公司來講,它是個小社會,這個小社會裡有大陸員工和臺灣員工,大陸員工來自不同的省份,每個省的生活方式、風俗習慣、地方方言都不一樣,再加上每個人的成長背景、做事方式、思維方式也都有不同,從臺灣來的員工也同樣如此。兩岸精英匯集在一起工作,如何能更好地融合,我認為彼此的溝通了解、信任尊重、求同存異非常重要。

臺灣籍員工在大陸工作首先要有一個基本的心態,就是要以謙虛、學習、包容,和互相尊重的心態,來了解兩岸在上述各方面的差異性,然後要能傾聽大陸員工的想法和建議,要能從他們身上吸取對自己有利的方面。

創業的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99%的創業者都是失敗的,我想創業者最重要的是要有創新思維,要用不同的想法、不同的做事方式有別於現在市場上的競爭者。其次就是要有永遠不怕失敗的精神。對那些在大陸創業的臺灣的青年,我的一個建議就是,一定要去了解大陸社會的需求,以及大陸產業的政策方向和變化,這對一個創業者來講非常重要。

中國臺灣網:有沒有設想過,假如當初沒來大陸,而是繼續留在硅穀,或是回臺灣發展,現在的人生會不會更精彩?

章維力:這的確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我並不知道,假如當初我沒有來大陸我的人生會是怎樣的。但是我想最重要的,是如何好好把握當下、展望未來。

我在大陸這些年的發展至關重要,能夠實際參與到大陸的經濟發展過程當中來,伴隨這樣一個高速發展的經濟體,我也感到機會不斷。目前大陸的發展勢頭良好,尤其科技強國的目標對像我這樣從事科技產業的人來說是未來的發展方向,也是機遇。其次,從我個人來講,我更願意撇開政治因素去思考,如何讓兩岸交流更順暢,讓更多臺灣的老百姓能夠參與到大陸的經濟發展中來,讓他們也能享受到大陸的經濟發展給予人民所創造的福祉。從臺商群體來講,臺商在大陸投資興業,為大陸的經濟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在兩岸交流的過程中,臺商應在自己的本職崗位上發揮好溝通交流的橋梁角色,只有兩岸民眾彼此之間有了更多解,彼此之間的差距和誤解的才會越來越小。

【相關背景】聯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TWSE:2454)是一家全球無晶圓廠半導體公司,在智能手持設備、智能家庭應用、無線連接技術及物聯網產品等市場位居領先地位,一年約有15億臺內建聯發科技芯片的終端產品在全球各地上市。聯發科技力求技術創新,為智能行動電話、平板電腦、智能電視與OTT 盒子、可穿戴設備與車用電子等產品,提供具備高效能、低功耗的移動運算技術與先進的多媒體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