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懂中國的外國人,都起了甚麼中文名?

利瑪竇(Matteo Ricci),大概是「中國通」們的中文名之初代風貌了。學漢語的外國人越來越多了,給自己起中文名的外國人也越來越多了。可是,好多外國人的名字都是來搞笑的,有叫活雷鋒的,有叫好厲害的,還有一對情侶,男生叫司馬當,女生叫霍瑪伊,合起來就是「死馬當活馬醫」。

當然,外國人也有好聽的中文名,不僅和自己的本名讀音相近,寓意也很美好,出處也相當講究。

有些人的名字得到了「高人」指點。比如美國頭號中國通費正清,本名約翰·金·費爾班克(John King Fairbank),是美國哈佛大學終身教授、著名歷史學家。好多人上了好些年的歷史課,在課本上、資料上、考題上見了無數次費正清這三個字,都沒想過他原來不是中國人。費正清、費慰梅夫婦是梁思成、林徽因的好朋友,費正清的名字是梁思成起的,三個字分別對應本名中的Fairbank、John和King,意思是一個姓費的人正直而清廉。梁思成還告訴他:「使用這樣一個漢名,你真可算是一個中國人了。」遺憾的是,這樣一對好友,因為種種原因分別數十年,當1972年費正清隨美國訪華團再度來到中國時,梁思成、林徽因已雙雙去世,老友未能重逢。

有些人從中國古代典籍中找到了起名的靈感。美國漢學家宇文所安,本名斯特凡·歐文(Stephen Owen)。他是哈佛大學東亞系、比較文學系教授,專門研究中國的詩歌,特別是唐詩。在中國,姓宇文的也不過兩萬來人,宇文所安為甚麼選了這個姓?他的解釋是,自己是外國人,所以選擇古代中國少數民族的漢姓。至於所安呢,出自《論語》中「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這一句。宇文所安的妻子田曉菲筆名宇文秋水,宇文是隨夫姓,秋水則出自《莊子》。一儒一道,一唱一和,也是有趣。同樣從《論語》中找靈感的還有美國漢學家牟複禮,本名弗雷德裡克·摩特(Frederick Mote),出自《論語》中的「克己複禮為仁」。

德國漢學家何莫邪的名字則來自中國古代傳說。幹將和莫邪是傳說中的楚國夫妻,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鑄就的雌雄寶劍。何莫邪本名克裡斯托弗·哈布斯邁爾(Christoph Harbsmeier),中文名這三個字和本姓對應。不知道何莫邪是從哪裡讀到的幹將莫邪的故事?反正我是通過魯迅的《鑄劍》,小說中說劍鑄成的時候,「嘩拉拉地騰上一道白氣的時候,地面也覺得動搖。那白氣到天半便變成白雲,罩住了這處所,漸漸現出緋紅顏色,映得一切都如桃花。」這情景真讓人難忘。現在,幹將莫邪成了著名行動電話遊戲《王者榮燿》中的角色,玩遊戲的人們熟知這個名字,卻未必了解背後的故事。

有些人的名字和中國名人有關。活躍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漢學家衞禮賢,禮賢是他的字,希聖才是他的名。無論是名還是字,都表達了他對中國古代聖賢的仰慕。本名約翰遜·斯賓塞(Jonathan Spence)的中國史研究專家則給自己起名史景遷,這個名字也頗為巧妙,雖然他主要研究清史,但是漢朝的司馬遷是他最崇拜的歷史學家。景遷的意思是景仰司馬遷。史這個姓氏既和本姓讀音相近,又和他的研究領域歷史有關。崇拜中國名人的,還有一直研究中國文學的金介甫,他本名傑弗瑞·金克利(Jeffrey Kinkley)。對外介紹自己的名字來历時,他說,「金」是金聖嘆的「金」,「介」是蔣介石的「介」,「甫」是杜甫的「甫」,一個名字囊括了中國三位名人。

翻譯講究「信達雅」,人名地名的翻譯卻很難做到這一點。符合這個標準的人名,恐怕只有施舟人了。施舟人是歐洲三大漢學家之一,他的姓氏Schipper在荷蘭語中是船長的意思,按照讀音則翻譯成席佩爾。施舟人這個名字,施的發音和本姓相近,舟人的意思則和本姓吻合,而且漢語中,舟人還蘊含著以舟渡人的美好含義,和他作為貫通中西的漢學家的身份角色不謀而合。信達雅三者兼具,這個中文名取得實在太巧妙了。

還有些人的中文名,純粹表達了對中國的熱愛。比如瑞典最著名的漢學家高本漢,本名貝恩哈德·卡爾格倫(Bernhard Karlgren),本漢對應貝恩哈德,同時也有「本是漢人」的意思。確實,如果論對漢語的了解深入程度,高本漢估計比絕大多數中國人強得多。

今年初,中國首份姓名報告出爐,2016年男寶寶最流行的名字是浩然、子軒和皓軒,女寶寶最流行的名字則是梓萱、梓涵和詩涵。比起滿大街的梓、軒、宇、涵,反倒是這些外國人的名字更有傳統中國味。